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阿聯酋)的和平協議被認為是一項非常明智的協議,後者承認了中東猶太國的現實性和合法性。

該協議也表明了美國,作為該協議的中間人,對一個老問題所採取的新方法。

特朗普「世紀交易」的直接結果

有幾件事使這個和平協議對該地區至關重要。其一,它不是一個跨境協議。埃及和約旦都曾經在戰場上被強大的以色列國防軍打敗後簽署過和平協議,但是阿聯酋與兩國不同,離以色列很遠,也不面臨來自這個猶太國家的威脅。

創新思維是特朗普總統的「交易藝術」的核心,這表現在他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設計的所謂「世紀交易」的和平路線圖中。雖然該交易仍未簽署,但是至少已經與阿聯酋達成了一項協議,並且即將簽署。

作為海灣地區眾多伊斯蘭國家之一,阿聯酋不面臨被以色列地面部隊在衝突中橫掃領土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以色列的軍事策劃者從來沒有擔心過阿聯酋的軍隊會突然襲擊以色列。

事實上,阿聯酋不必非得要與以色列簽署任何形式的協議,而且也不是該地區的大玩家,這一點非常關鍵。但是他們還是這樣做了。這也正是一些人將其視為特朗普政府在地緣政治方面的純粹天才之舉的幾個原因之一。

給伊斯蘭世界的新信息

那麼,為甚麼阿聯酋,這個穆斯林國家會和以色列講和?

畢竟,大多數穆斯林國家都認為以色列是巴勒斯坦土地上的佔領軍。對以色列發動的所有戰爭和起義都是從這個角度出發的,即使在今天,巴勒斯坦人和其他民族都表示以消滅以色列為目標。

然而,巧合的是,那些曾經向以色列開戰的國家和實體,從埃及到約旦,到敘利亞和巴勒斯坦,都已經在經濟低迷中消沉了幾十年。

與此同時,以色列變得富裕起來,技術先進,在網絡安全、生物科學等許多其它領域都處於世界領先地位,還把以前荒涼的土地變成了翠綠的田野,成為水果、蔬菜甚至於美酒的主要出口國。

不難理解,阿聯酋最近發射了火星探測器,這是阿拉伯世界首次取得類似的成就,它與以色列的相似之處要多於巴勒斯坦當局或者伊朗。

顯然,阿聯酋對以色列的看法更為積極。既然以色列在該地區的經濟、軍事和科技實力等方面佔主導地位,他們怎麼能不想收穫和平可能會帶來的經濟以及科技方面的好處呢?

此外,以色列的醫生們正在接近完成一種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發。阿聯酋不可能指望巴勒斯坦當局、伊拉克、埃及、約旦或者也門給他們治病,對不對?

當然啦,有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

也是給巴勒斯坦人的信息

新的和平協議也向巴勒斯坦人發出了明確的信息。說白了,與以色列實現和平不再依賴於巴勒斯坦問題。在過去的幾十年裏,巴勒斯坦領導層一次又一次地放棄了兩個國家達成解決方案的機會。

憑甚麼整個地區都要被所謂的巴勒斯坦領導人的腐敗鬧劇挾持著?

這也不僅僅是阿聯酋的觀點,沙特阿拉伯領導人也在考慮同樣的事情。以色列對阿聯酋和沙特阿拉伯也沒有甚麼不滿。事實上,以色列一直在與幾個海灣國家就安全問題進行密切合作。

更重要的是,阿聯酋的行動給巴勒斯坦領導層帶來了巨大的壓力,無論如何,他們都要做一些事情來改善他們人民的未來。

「與以色列和解」是帳篷下面的駱駝鼻子嗎?

有趣的是,沙特阿拉伯尚未對該協議發表評論。他們還沒有批准它,但是肯定也沒有譴責它。如前面所述,他們仍繼續在安全問題上與以色列密切合作。他們也與阿聯酋關係密切,可能已經給予了默許。

有鑒於此,看到其它海灣國家與以色列簽署和平協議也就不足為奇了,尤其是那些在伊朗暗殺名單上名列前茅的國家。當然,這將包括沙特阿拉伯,但是也可能包括阿曼和巴林。甚至蘇丹也可能有興趣這樣做。

一個衰落而絕望的伊朗

與過去不同,貫穿所有討論的共同主線真的不是巴勒斯坦的事業,至少,不再是這樣了。如今,富裕的石油酋長國普遍擔心的是伊朗的侵略。

在這種情況下,以色列已經有效地削弱了伊朗的核能力,並且繼續通過對伊朗境內的設施進行軍事打擊來削弱伊朗的核能力,而且瓦解了伊朗在敘利亞和黎巴嫩的軍事地位。就海灣國家而言,正如古老的中東格言所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如果能帶來和平紅利,以色列會非常樂意扮演這一角色。

但是隨著這些關係的建立和發展,儘管伊朗在黎巴嫩、敘利亞、也門和以色列發動了代理人戰爭,但是它在中東和整個地區的威望和影響力可能會大幅下降。這樣的失敗將威脅到伊斯蘭教神職人員的權力,是他們在過去的40年裏將伊朗逼入絕境。

中東正在兩極分化

穆斯林國家與以色列公開和解的負面影響在於他們再也不能躲在模稜兩可的反對以色列的言辭的背後偷偷地與以色列親近合作了。通過簽署和平協議,他們等於是作出了非常公開的承諾。

如果有更多的國家簽署和平協議——我敢打賭有些國家會這麼做——親以色列和反伊朗的政治聯盟將會變得更加清晰。這肯定會加強所有簽署國之間的貿易與合作,但是也會使該地區公開地走向兩極分化。

歸根結底,這種兩極分化並不重要。伊朗已經領導並將繼續領導反以勢力。然而,德黑蘭很可能被迫將對抗升級。

迫使伊朗、俄羅斯和土耳其動手?

這是否意味著伊朗將比以往更加嚴重地依賴其邪惡的盟友俄羅斯和土耳其?或者意味著俄羅斯和土耳其將能夠從伊朗那裏獲得更多的影響力?兩者都很有可能。

從短期來看,俄羅斯正在爭奪敘利亞油田的控制權。從長遠來看,他們還想控制以色列在地中海東部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氣田。土耳其也是如此。

土耳其已經威脅要叫停以色列的途經塞浦路斯和希臘的輸油管道計劃,而且俄羅斯知道,以色列以低於俄羅斯的價格向西歐出口天然氣的行為正在使俄羅斯破產,實際上是加速其破產。

然而,即使是在一個充滿了兇惡的敵人的地區準備戰爭,一個明智的國家也會在條件合適的情況下儘可能地創造和平。

以色列必須全力以赴。#

原文UAE–Israel Peace Treaty Signals Big Changes on Horiz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詹姆斯·R·格利(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Wiley出版社2013出版)一書的作者;他的博文發表在https://thebananarepublican.com,居住在南加州。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