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1日,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協調下,以色列與巴林簽署將實現關係正常化的歷史性協議,中東和平進程再次出現重大突破。

特朗普中東政策見成效

到目前為止,由特朗普推動的中東和平進程,出現三個重要的具體成果:

第一、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關係正常化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斡旋下,以色列和阿聯酋,經過長達18個月的對話,終於達成協議,同意建立全面外交關係。白宮8月13日宣佈這一消息。這是以色列與埃及關係正常化26年後中東和平進程的一個重大里程碑。

特朗普總統將在9月15日主持一個歷史性的外交協議簽署儀式。屆時,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和阿聯酋外長納納揚將分別率領代表團出席,簽署兩國關係正常化協議。

阿聯酋將成為第一個與以色列建交的海灣阿拉伯國家,也將是繼埃及、約旦之後第三個與以色列建交的阿拉伯國家。

第二、科索沃、塞爾維亞與以色列關係大突破

9月4日,塞爾維亞和科索沃兩國領導人,在白宮,在特朗普總統見證下,簽署了兩國經濟關係正常化協議。協議還包括科索沃承認以色列,塞爾維亞將其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等。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當天表示,以色列和科索沃已同意建立外交關係。內塔尼亞胡之後還表示,科索沃已同意在耶路撒冷開設駐以色列大使館。這是第一個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做出這樣的舉動。科索沃95.6%的人口是穆斯林。

第三、以色列與巴林關係正常化

9月11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發表講話,宣佈巴林將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雙方也將在9月15日正式簽署關係正常化協定。

特朗普中東政策的「剛」與「柔」

美國總統特朗普中東政策的「剛」突出表現有三:

第一、斬首蘇萊曼尼

今年1月3日凌晨,在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美軍使用MQ-9無人機,發射「地獄火」導彈,將伊朗第二號人物、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炸得粉身碎骨。這是一次精準斬首行動,沒出動一個美軍士兵,沒有一個平民傷亡。

伊朗獨裁政權在中東通過恐怖襲擊來追求地區利益的策略中,蘇萊曼尼是最核心的策劃者,造成了數百名美國和盟軍成員死亡及數千人受傷。蘇萊曼尼被美國認定為中東最大的恐怖份子頭目。其所領導的「聖城旅」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最精銳的力量,主要在伊朗境外活動。

對敘利亞阿薩德政權、黎巴嫩真主黨、巴勒斯坦哈馬斯、加沙地帶的巴勒斯坦伊斯蘭極端組織(ISIS),以及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民兵組織提供全面支持。

這次精準斬首行動,對伊朗、中東乃至全球恐怖份子頭目,產生了極大的震懾作用。

第二、斬首巴格達迪

2019年10月2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美軍特種部隊成功執行一次「斬首」行動,將極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頭目巴格達迪斬首。

當天,美軍特種部隊搭乘8架直升機從伊拉克的基地起飛,突襲巴格達迪位於敘利亞西北部的住所。最後,無路可逃的巴格達迪在絕望中引爆身上的炸彈背心,炸死自己和三個孩子。美軍特戰隊無一傷亡。

特朗普上任後,對ISIS佔據的地方進行全面清剿。去年3月22日,白宮宣佈,美國支持的敘利亞民主力量,攻陷ISIS在敘利亞的最後一個據點巴格茲。至此,佔據伊拉克和敘利亞土地的ISIS所有據點被剷除。

第三、退出伊朗核協議 對伊朗實施最高級別的制裁

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理由是:該協議沒能阻止伊朗發展核武器(以色列獲得的伊朗儲存在183張光碟上的55,000份機密文件證明了這一點);沒有涉及伊朗資助的黎巴嫩真主黨輸出恐怖主義問題;沒有涉及伊朗的導彈計劃;不允許國際原子能機構對伊朗核設施進行及時核查。

2018年11月5日,美國宣佈,對伊朗能源和金融業等實施新的制裁。至此,美國對伊朗實施制裁的目標將近900個,包括50家伊朗銀行,200個航運和能源目標,250名個人。美國財政部長努欽說:「任何躲避制裁的金融機構、公司或個人,都將冒失去與美國金融系統的關係和與美國或美國公司做生意的風險。」新的制裁標誌美國對伊朗施加有史以來最強大的經濟壓力。

2019年5月8日,特朗普總統簽署行政令,批准對伊朗的鋼鐵鋁銅行業實施制裁。同年9月4日,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對伊朗的一個航運網絡實施制裁。該航運網絡由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操縱,向敘利亞銷售了數百萬桶石油,以支持敘利亞總統阿薩德。OFAC將涉嫌參與此類行動的16家實體、10名個人和11艘船隻列入制裁名單。

2019年11月4日,美國宣佈:制裁與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關係密切的9人和伊朗武裝部隊總參謀部。9人包括伊朗最高領袖辦公室主任戈爾帕耶加尼、哈梅內伊的得力助手哈加尼安、司法總監萊西、伊朗武裝部隊總參謀長巴蓋里。

今年1月10日,美國宣佈:對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沙姆哈尼、伊朗武裝部隊副總參謀長阿什蒂亞尼等8名高官實施制裁。制裁還涉及17家伊朗金屬生產商和礦業公司等。

美國對伊朗獨裁政權的強力制裁,斬首蘇萊曼尼,對伊朗獨裁者造成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7月18日,伊朗總統魯哈尼公開講,估計伊朗有2,500萬人感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制裁、斬首加大瘟疫,使伊朗獨裁政權被嚴重削弱。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中東的「柔」突出表現在:與沙特阿拉伯建立良好關係。

2017年5月20日,特朗普上任後首次外訪選擇的國家,不是傳統盟國英國等,而是沙特阿拉伯。中東和平是特朗普此訪的主要議題之一。

沙特是阿拉伯半島最大的國家,是唯一一個同時擁有紅海和波斯灣海岸線的國家,是世界上石油生產量、輸出量最高的國家,是中東最富裕的國家,是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伊斯蘭合作組織、石油輸出國組織中最重要的國家,是二十國集團中唯一的阿拉伯國家。

沙特的麥加和麥地那,是全世界伊斯蘭教徒朝聖的地方。伊斯蘭教有兩大教派,遜尼派和什葉派。中東有兩個伊斯蘭大國,沙特和伊朗。85-90%的沙特人是遜尼派。89%的伊朗人是什葉派。沙特與伊朗是宿敵。

特朗普認為,伊朗獨裁者是中東恐怖份子和極端分子最大的支持者,是中東動亂的根源之一。特朗普要剷除中東恐怖、極端勢力,改善其在中東最重要的盟友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實現中東和平,聯合沙特是最重要的選擇。

事實證明,這個選擇是正確的。特朗普到訪沙特的第一天,跟沙特國王簽署了3,500億美元的協議。這是美國對外關係史金額最高的一筆大生意。第二天,沙特國王召集全球55個穆斯林和中東國家首腦與特朗普會面。會上,特朗普發表關於中東問題的重要演講。

特朗普說:「這次峰會將標誌著,實行恐怖並傳播邪惡信條的人開始走向窮途末路。同時,我們祈禱:有朝一日,這次特別會議,將作為中東乃至全世界和平的開端,並永載史冊。」特朗普希望與穆斯林和中東國家合作,共同打擊ISIS和中東恐怖份子最大的支持者——伊朗獨裁者。特朗普稱,這是一場善與惡的鬥爭。

三年多來,特朗普在剷除ISIS、斬首伊朗恐怖頭目、協調改善阿以關係的過程中,得到了沙特的巨大支持。

不少分析人士認為,沒有沙特的默許甚至支持,阿聯酋與以色列無法打破堅冰,實現關係正常化。如果有沙特的默許,其它與以色列無直接地緣政治和邊境衝突的海灣阿拉伯國家,可能會出現多米諾骨牌效應,跟隨阿聯酋的步伐,與以色列建交。

特朗普的中東政策是順天而行

中東問題是老大難問題,幾十年一直無解。但是,特朗普上任僅三年多,卻出現重大歷史性突破。為甚麼?

特朗普找準了中東動亂的根源,確立了聯合和打擊的正確目標,聯合中東兩個最重要的國家——沙特和以色列,打擊中東最邪惡的兩股勢力——ISIS和伊朗獨裁政權。對ISIS是徹底剷除,對伊朗獨裁政權是最高級別的制裁和斬首行動,儘量避免戰爭。

結果是:ISIS佔領據點全部被拔除;伊朗獨裁政權在極限施壓下搖搖欲墜。這樣,給阿以關係的改善創造了條件。這是順天而行。

2020年,中共人禍導致的大瘟疫全球大流行,給全人類帶來一場最大的災難。中共已成為全人類的公敵。今年7月以來,美國已確立「滅共」戰略。要「滅共」,就不能讓中東再次成為轉移焦點的火藥桶。因此,特朗普現在更注重推動中東和平進程。

接下來,將有更多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實現關係正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