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康熙好私訪,是出了名的。傳說一天上午,他摘掉金龍冠,脫去黃龍袍,頭戴瓜皮小帽,上面還有個紅疙瘩揪儿,穿著長袍,罩馬褂,漫步在五台山台懷鎮楊林街上,真像一位有錢的大掌櫃。 

如懷鎮有三條街,楊林街是其中最繁華的一條,那時的楊林街,比現在的楊林街既窄又長,石子鋪路,兩旁盡是高低不等、大小不同的民房和店舖。左邊有道水溝,終年流水不絕,各家飲水、洗菜十分方便。街上,有騎毛驢的老年人,也有穿袈裟的和尚,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當康熙來到街的西頭,見路南一家小舖的門前圍著一大群人,「這些人是幹甚麼呢?」康熙緊走兩步來到跟前一看,原來是一個後生踩著高凳子在掛「酒望」(舊時酒店用布做成的幌子)。突然在人群中有人喊叫:「王兄,酒望掛低了!」顯然掛酒望者姓王。康熙見酒望是寫著「開市大吉」四個字,這字寫得好哇!柳體為骨,顏墨為肌,字須飛動,氣勢雄媚,把康熙喜愛得心花怒放,恨不得立刻就封這個寫字的當翰林。因為康熙喜好書法,又愛人文。 

看完了四個大字,康熙用眼又掃視了一下「酒望」,臉色「唰」地一下就變了,因為他看見「酒望」上的落款是「字王」,康熙打心眼裏不高興,心想:「憑這點工夫,就成『字王』了?別說你呀,就是王羲之也不敢自稱『字王』啊,簡直是狂妄到了極點。」

康熙存心想教訓教訓這個自稱「字王」的小後生,就進店要了點酒菜,邊吃邊和掌櫃的聊天。

「開市大吉幾個字,是不是掛酒望那個後生寫的?」

「是的。」

「他平日為人怎樣?」

「好啊!」

「怎麼個好法?」

「謙虛好學,不恥下問,所以他才練就一筆好字!」 

康熙不相信自稱「字王」的人,還能不恥下問。當即向掌櫃的要來筆、墨、布在上面龍飛鳳舞地寫上了「生意興隆」四個大字,落款「地王」。 

掌櫃一看,這字比「開市大吉」寫得還好,立刻讓伙計掛出去,和「開市大吉」對著挑在門前。圍觀的人立即齊聲喝彩:「好字!好字!真乃神筆也。」 

康熙聽了,心裏頭很愜意。猛一抬頭,透過玻璃,他看到那個自稱「字王」的後生,正羞慚滿面地往下摘自己寫的「酒望」。「看來,這個後生真是謙虛,那麼,為甚麼又自稱『字王』呢?令人費解!」康熙正在琢磨這件事,就見自稱「字王」的後生已來到他的眼前,態度誠懇,語言和藹,向康熙請教。 

康熙很喜歡這個眉清目秀的小伙子,但當他想到「字王」兩字,對他又冷淡了:「你不是字王嗎?字王怎能向人請教書法呢?」 

「我是字王?誰說的?」 

「看看酒望上的落款。」 

這後生立即展開「酒望」請康熙過目。康熙不看則已,一看傻了眼。原來落款寫的是「王字」,康熙把王字看成「字王」了。當康熙愣神的當兒,這個後生向康熙介紹「王字」的由來。他說:「鄙姓王,俺家祖祖輩輩沒有一個識字的,到了我這一輩,為了讓我識『字』起名叫『字』,所以,我的名字叫王字。」 

康熙為了表示歉意,告訴他一些書法要領,並囑咐他在家好好練字。最後說:「兩年後的今天,我們在京師棋盤街上見。」 

兩年後,王字來到京師棋盤街上賣字,又遇見了康熙,康熙看他寫的字大有進步,立即封他為翰林院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