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訪台掀起「重新發現捷克」旋風,但他更想從台捷的歷史經驗與當代課題角度,跟台灣說這個真心話:「沒有承擔痛苦與困難的決心,就無法享有自由民主。」

中央社報道,中共外長王毅8月31日在訪歐期間公開恫嚇維特齊(Miloš Vystrčil),要他為訪台「付出沉重代價」,引發捷克、歐洲與美國向中國表達不滿;而同一天,維特齊在台灣政治大學的演講題目「行動是最好的語言」,不啻為面對極權威脅最佳的回應。

維特齊:甘於屈辱與妥協 無法讓「老大哥」心軟

在台期間,維特齊曾對捷克媒體透露,他對中方威脅早有心理準備,想過各種可能情況,也曾和家人深談過。

不過,維特齊結縭35年的妻子知道他「本性難移」,且早在1989年捷克絲絨革命期間,他就打定主意,絕對要讓自己「回不去」,不再當一個輕易妥協、被噤聲、順服於強權的人。

多數台灣民眾對維特齊最深的印象,可能是9月1日他在立法院演說結尾以中文說出「我是台灣人」。不過,維特齊4日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他在政大的演說更為重要,內容包含他想對台灣傳達的所有訊息,以及對台灣和捷克都很重要的當代課題與歷史經驗。

他在那場演講中提到,沒有承擔痛苦與困難的決心、缺乏勇氣,就無法享有自由、民主;而選擇綏靖、甘於屈辱與妥協,並無法讓「老大哥」心軟。

維特齊接受專訪時也指出,王毅逾越外交尺度的發言,確實讓他感到恐懼、擔憂,但勇氣不在於害不害怕,而在於克服恐懼。

台灣與捷克同樣從威權走向民主,如今仍面對強權的威脅,兩個國家的共同點或許超出許多人的認知。

出於一時利益及苟安心態 向強權妥協很危險

政治大學捷克籍講師蓋伯特(Ondrej Geppert)告訴記者,維特齊此行除了讓台灣民眾重新發現捷克,最重要的是展現捷克本質上是具有民主傳統的正常歐洲國家。

蓋伯特指出,多數捷克民眾從未真心認同與中國(中共)交好的必要性,甚至對此感到「可恥」;不過,若中方確實帶來投資,讓捷克經濟增長,則或許還可以忍耐,但事實證明,這不過是個泡影。

他也肯定維特齊的用心良苦與智慧。他說,維特齊結合政治高度與實質的經貿、技術等合作議題,不僅將訪台層次拉高,也點出自由、民主等價值其實不抽象,而是關乎具體利益。

一名不願具名、在兩岸經商的旅台捷克人指出,捷克有數十年受制於外部共產集權強權的歷史,因此對王毅這類恫嚇性發言特別敏感,王毅簡直觸動了捷克人的敏感神經。

這位捷克人也提醒,維特齊在政大的演講別具深意,希望台灣人仔細領會,包括短視近利、出於一時利益及苟安心態向強權妥協的危險性。

維特齊8月初透露,希望自己的台灣之行能啟發其它歐盟國家。記者詢問,是否認為此次來台有助實質改變歐洲及捷克行政部門對北京當局和台灣的態度。維特齊說,這是他的願望,但他清楚現實困難之處。

歐美國家對他訪台的高調支持確實令他意外。維特齊說,這讓他不失希望,覺得「或許可以找到道路」。他說,他總是試著讓自己的想法和想像趨於溫和、不要有過度期待,但種種跡象顯示,或許他的願望有可能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