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Miloš Vystrčil)到訪台灣,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恫嚇稱維特齊要為訪台「付出沉重代價」,捷克外交部長佩特里切克(Tomaš Petřiček)於8月31日發推表達對王毅的威脅言論的強烈不滿。他反批王毅的措辭「太過份」,不應該是兩個主權國家交往下應有的表述且充滿情緒性,他要求中共解釋並克制。

據美國之音報道,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率領89人的訪問團8月31日在台灣展開了首日的拜會行程。對此王毅做出評論聲稱「一定要讓維特齊為自己的短視行為和政治投機付出沉重代價」。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共一再的霸權行徑將讓捷克人民對其更加反感。

王毅的「代價說」立即引發捷克政府的反彈。正在國外訪問的捷克外長佩特里切克第一時間通過推特回應:「我不想等到從斯洛文尼亞返國再說,所以,我的副部長特拉帕(Tlapa)已經召見了中共大使。王毅部長的措辭太過份,這類強硬用語不應出現在兩個主權國家的關係中。」

佩特里切克說:「我要求中方解釋,並呼籲中方展開基於事實和務實的合作,拋卻不屬於外交層面、過於情緒性的用語。」

奉佩特里切克之命,捷克副外長特拉帕(Martin Tlapa)在召見中共駐捷克大使張健敏時轉達說,中方對於維特齊訪問團出訪台灣所做出的種種回應,捷克外交部無法認同。

維特齊:做對的事

針對王毅的「代價說」,維特齊8月31日在台灣政治大學的公開演講中表示,他和訪問團的所有成員都是「志願訪台,做正確的事,短期來看,也許不是有利的,但長期而言,肯定會帶來利益。」

他表示,捷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尋求與所有國家保持良好的關係,不管中共說甚麼。他也重申,訪台絕不是要在政治上與任何人對抗。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維特齊還是以奧威爾《1984》小說中的「老大哥」反諷王毅和中共,他說,捷克民眾了解背後有「老大哥」是甚麼感覺,「老大哥」絕對不會心軟,這是捷克與台灣民主經驗的另一個相通處,「捷克將站在台灣這邊」。

台北唯一一家捷克餐酒館「捷克公寓(Divadlo)」的捷克籍老闆皮哈(Karel Picha)也對王毅的威脅嗤之以鼻。

在台捷克人:無懼報復

皮哈表示,他認為,大部份的捷克人應該(對王毅)說「go to hell(去死吧)」。皮哈說:「蘇聯共產黨在捷克長達30年的佔領對捷克人造成的傷害太深、太鮮明,因此,捷克的平民百姓只要再聽到任何一個共產國家威脅我們,我們就會恨得咬牙切齒。」

他說,雖然捷克政府和總統並未公開支持維特齊訪台,但官方也絕對不喜歡被威脅或捷克主權被侵害。大部份捷克人民也不會害怕中共報復,特別是捷克的經濟其實並不依賴中共,「坦白說,只有我們的總統和總理會擔心(跟中共交惡),因為他們是捷克首富之一Peter Kellner的好朋友,Peter Kellner通過他的私人信貸公司Home Credit(捷信),在中國有很多投資」,皮哈說。

事實上,8月中,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出訪捷克時,捷克總理巴比什(Andrej Babis)也曾當面向蓬佩奧抱怨,中共承諾的投資並未如他所預期地到位,似乎暗示,他的親共立場已有所鬆動,甚至轉向親美,而中捷間的投資關係和進展也沒想像的緊密。

台灣立委:國際受夠了中共霸權  

自今年以來,中共對捷克的脅迫外交已經證明不管用,但王毅還是故伎重施,對此,兩位分析人士說,中共的霸權行徑是過去各國姑息出來的,但現在大家都受夠了。

台灣立委羅致政說,中共就是軟土深掘,因為別的國家或企業願意配合,它越強勢,「但總是到了大家都受夠了的時候……中共現在這麼無理的作為,某個角度是一段時間以來西方國家或一些團體對它容忍的結果。」

羅致政表示,中共既然公開威脅捷克,後續必然會採取報復,但這些報復可能只會帶來反效果和捷克人的反彈,特別是捷克的歷史充滿了對霸權行徑的嫌惡,尤其中共的言行已經構成了對捷克內政的干涉。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科學院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說,中共會讓捷克付出點代價,就是要殺雞儆猴,以免其它國家倣傚。只是捷克的經濟也不一定需要中共,美、德、法國跟捷克的地緣政治和經濟關係都更密切。因此,中共會對捷克採取哪些經濟報復,又會達到甚麼效果,還有待觀察。

高敬文推崇捷克人無懼中共壓力的勇氣,他說:「捷克必然已經考慮過這些代價,也願意付此代價來交換訪台的後果。」

他還說,捷克代表的是部份歐洲國家轉向對抗中共的態勢。近期在王毅的訪歐行程中就可以看出,歐洲國家除了經貿外,更勇於表達對香港和新疆議題的關切。因此,中共想和歐盟簽投資協議,難度可能有待克服;而歐洲雖然離南中國海和台灣很遠,但高敬文說,歐洲各國對此區域可能爆發的軍事衝突也是高度關切,很難再置身事外。

高敬文指出,歐洲民眾近年對中共的好感度持續下降,各國政府對中共頻頻使出「戰狼外交」也是日益反感,他認為,王毅這趟的歐洲行其實是在幫中共的「戰狼外交」停損(damage control),但成效可能不高,特別是中國人在歐洲的公眾形象很難在短期內好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