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內蒙古政府教育廳發文,從9月1日新學期開始,所有中、小學開始接受漢語《語文》教材。中共此舉被指是實行民族文化滅絕政策。

中共內蒙古教育廳近日下發的一份內部文件稱,按照中共中央統一部署,內蒙古、甘肅、吉林、遼寧、青海、四川等六省民族地區,將於今年秋季開始在語文、政治、歷史三科目中,使用國家統編的國語教材。

今年秋季起,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先使用統編《語文》教材,2021年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統編《道德與法治》(政治)教材,2022年初中一年級使用統編《歷史》教材,並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授課。

自由亞洲電台8月25日援引現旅居美國的蒙古人諾民的話說,很多蒙古族家長不滿中共政府取消母語教學的做法。

諾民說,在民族學校,蒙語文曾被稱為語文,但現在被稱為「蒙語文課」。

█ 內蒙古大楊樹火車站,站名及宣傳標語都是漢字,未附有蒙文。 (Tao Zhang/Getty Images)
█ 內蒙古大楊樹火車站,站名及宣傳標語都是漢字,未附有蒙文。 (Tao Zhang/Getty Images)

█ 圖為西藏日喀則一間學校牆上 的中文宣傳標語。(China Photos/ Getty Images)
█ 圖為西藏日喀則一間學校牆上 的中文宣傳標語。(China Photos/ Getty Images)

各國蒙古人組織活動抗議

他說:「這一次在小學一年級開始教漢語和增加漢語社會科目的行為,確實在海外蒙古人當中引起強烈的反對,他們(中共)觸碰了蒙古人的底線,也低估了蒙古人保護自己文化的決心。現在不管是在日本的內蒙古人,還是在其它國家生活的內蒙古人,他們積極參與了蒐集關於此次行為的文件和報道。同時也在組織各種活動抵抗政府的愚蠢行為。」

報道指,內蒙古官方除了在民族學校推行漢語授課外,教育廳還下達《關於建立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工作日報告、零報告制度的通知》,要求各盟市教育局及時掌握各地各學校工作推進情況,設立信息報告聯絡員,增強政治敏銳性和信息反應能力,堅持早發現早報告,加強一線信息反映實況、匯總和上報。包括每日報告、每季報告,並且要經過主要領導簽字後逐級上報。

近期,內蒙古微信群有人熱議有關停止蒙古語授課,被公安封群拘捕。忽必斯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家長們組成了三個家長群,都在討論此事。結果今天早晨,公安將這個群主抓走。一個群有500個人,三個群有1,500人。」

8月23日晚上,用戶大約有40萬的中國境內唯一的一個蒙語社交平台Bainu也因為網民發表反對「雙語教學」的言論後被北京當局封掉。

海外蒙古人籲國際社會 勿坐視一民族文化被消滅

旅居德國的南蒙古議會主席席海明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中共政府此舉明顯是要對蒙古民族實行文化滅絕政策:「它是要同化和消滅其他民族的文化,這是對人類文明的挑戰和踐踏,我們蒙古人一定會反抗到底。我們希望國際社會關注,不要坐視一個民族古老的文化被消亡這種情況,在21世紀的世界發生。」

海外的蒙古人權活動人士通常將中共政權稱為「內蒙古自治區」的區域稱作「南蒙古」,將北面的蒙古國視為「北蒙古」。「南蒙古」也包括遼寧、黑龍江、吉林等地的數十萬蒙古人居住地區。

另據美國之音引述內蒙古牧民達古拉看法指,當地小學在過去是從三年級開始學漢語,現在二年級就開始要學漢語課,而且除蒙語課以外全部用漢語講課,令家長們不滿。一些家長致電中國教育部信訪辦,表達他們的訴求。

內蒙古大學蒙古語教授特古斯巴雅爾於上個月發表的文章指,雙語教育恐會導致母語教育和漢語教育的分離和對立,並有犧牲、拋棄和忽略蒙古語言文字教育的傾向。

另據美國之音報道,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24日發佈的新聞稿指,最近,南蒙古社會各界的抗議活動正在升級。該社團曾披露北京當局的秘密計劃:數十年的文化滅絕運動的最後階段要消滅南蒙古的蒙文教育。

內蒙人擬9.1辦示威遊行

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主任恩赫巴圖說,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在南蒙古推行消滅蒙古語教育的政策。對於9月1日要推行的語言政策,蒙語教育的學校當局早於今年6月初就口頭向老師傳達指示。現在幾乎所有南蒙古社會各階層民眾都在抗議,甚至有的準備要在9月1日進行大規模的示威遊行。

旅居日本的蒙古族忽必斯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中國(中共)在內蒙古自治區實行的所謂民族語言教育的改革。對於蒙古人的衝擊很大。蒙古人在網上紛紛譴責中共的這種做法,都在表示抗議,甚至有蒙古人表示,如果從小學一年級對孩子實行中文教育,他們可以選擇拒絕送孩子們去上學。」

中國社會科學網於2016年11月25日發表的一篇題為〈語言認知與民族身份構建〉的文章中指:「語言作為一種文化遺產不僅承載了一個民族的文化歷史傳統,也在民族與國家意識形成過程中幫助構建這個國家和民族的整體身份。因此,在這個意義上,語言和文化是等同的,語言如果不能承載相應的文化,勢必導致學習者身份的迷失。」

而中共政權在消滅少數族裔的語言前,早就在中國大地把中國文字蹂躪得體無完膚。據本報社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寫道:「在文化傳統深厚的中國,為了切斷中國人和傳統文化的聯繫,早在共產黨成立之前,共產主義就操縱了『新文化運動』,對傳統思想道德、語言文學進行惡毒的攻擊。『白話文運動』、『簡化漢字運動』切斷了中國人和傳統文化的聯繫。中共建政之後,迅速完成了教育的國有化,把共產黨文化作為教科書的基本內容,把幾代中國人培養成了好勇鬥狠的狼崽子。」◇

香港地 廣東話與普通話之爭

廣東話是香港的母語,過去曾經在不同時期出現過市民捍衛廣東話的事件。根據網站「港識多史」以篇名為〈【廣東話】保衛母語 三十年代的粵語片救亡運動〉文章中說,1930年代,香港及廣州便爆發了一場「粵語片救亡運動」。

中華民國建立初期,政府將「北京官話」提升為「國語」,開始「國語統一」活動。由教育等相關法例入手,指定要用國語教學。與此同時,粵語片因聲畫技術在30年代傳來香港而越來越受注目。

由於粵語片大熱,「國語統一」活動對廣東話的打壓也延伸到電影業。1931年國民政府成立了「中央檢查委員會」,先規定在電影放映前要播放一段介紹國語音標錄音,又故意刁難粵語片。

1937年初,政府宣佈禁拍令於同年7月1日開始實施。後得廣東省省長吳鐵成及孫中山之子孫科等人向國民政府求請,成功將禁令推遲3年。同年中,日軍入侵上海,「中央檢查委員會」也遷到香港,香港為英殖民地,國民政府的禁拍令在本港失效,禁令之事就不了了之。

2010年,廣州於7月25日及8月1日,兩次發生民眾上街撐粵語的運動。2018年10月7日,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對廣東話的言論也引來社會的批評。他在一個港台節目中表示,全世界學中文,以普通話為主,只有香港700萬人社會用廣東話學中文,將來或會失去優勢。他又說廣東話很難代表全部港人母語,如少數族裔、潮州人等。據指,全球有一億人講廣東話。

在日常生活中撐粵語

區議員譚凱邦於2018年5月在獨立媒體發表文章《保衛廣東話 絕不能心軟》,指香港人的母語必定是廣東話,絕對毋庸置疑,卻因教育局網頁胡亂引用沒有研究過廣東話的大陸學者之文章,引起軒然大波。

他提到,著名獨裁者納粹德國的希特拉曾說:「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

譚凱邦並認為,要應付這個長期戰爭,就要在日常生活做起,不能因一時心軟就說普通話,「因為語言就是戰爭,而戰場就在我們生活當中」。

他指出,在很多小學生學習的詞語中,都是用了普通話的用詞,例如「魚蛋變成『魚丸子』、番茄變成『西紅柿』」。他認為,每位家長及老師都有責任扭轉這個局面,「家長們可先由自己家庭教育做起,向子女說明哪一些是廣東話的正確用詞,應多說;以及哪一些是大陸用語,應停止使用」。

他建議可以再進一步,向家教會及校長提出意見,將「普教中」轉回廣東話教中文。

最後他說:「語言就是戰爭,普通話已攻下我方多個城池,如今是靠每一位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以鐵石心腸,堅決捍衛廣東話,才可以收復失地。最後,容我大大聲、引以為傲地說一句:『我的母語係廣東話﹗』在這場語言戰爭,筆者一定是香港人的同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