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4日,中共商務部印發《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總體方案》,突然公佈了一個爆炸性新聞:中共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及中西部28個政經發達城市進行央行數碼貨幣試點。

與此同時,各類官宣、專家齊上陣為數碼貨幣試點高唱讚歌,新浪財經微博官方帳號稱其為「人民幣史詩級變革」,更有媒體將「數碼貨幣試行」與「大國戰疫」並稱成為2020年,中共兩大世紀性戰略攻堅勝利。

諸多小粉紅跟進,又開始鼓吹「厲害了我的國」、「人民幣國際化」、「人民幣挑戰美元將取代美元霸權結算地位」。很多國內的百姓不明真相,感覺科技改變生活,也真的使國家變得強大了。

真的是這樣嗎?中共歷來的宣傳口徑,往往是放大它想要你知道的,卻極力掩蓋它不想讓你知道的,但它掩蓋的恰恰是事物的本質和原貌。本文就來淺析一下中共的數碼貨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中共急推央行數碼貨幣的背後究竟是甚麼用意。

甚麼是數碼貨幣?

按照中共自己的解釋,數碼貨幣就是電子紙幣(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央行數碼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此前表示,數字人民幣的功能屬性與紙幣完全一樣,只不過是數字化形態而已。換言之,它是具有價值特徵的數字支付工具。

拿到百姓生活層面就是,以後紙幣將不存在了,手機裏面只要下載一個數碼貨幣的APP,裏面的電子紙幣就如同實物紙幣一樣,消費時拿它支付就行了。

中共鼓吹的數碼貨幣好處

對於普通百姓,它的好處是:

1. 便捷性,不像紙幣一樣佔空間,且無磨損和消耗;

2. 可雙向離線支付。目前在大陸,因為微信和支付寶支付功能的普及,紙幣流通已經大量減少,而數碼貨幣比微信和支付寶要更便捷,前兩者需要網絡在線,而數碼貨幣只要手機有電就行,兩個手機一碰,就可完成貨幣權利轉移;

3. 安全性,微信和支付寶的支付功能是屬於第三方支付,用戶最終劃走的是商業銀行帳戶裏面的錢,就是銀行卡裏的錢,商業銀行業存在破產問題,但數碼貨幣不同,數碼貨幣是雙層營運體系,央行DC/EP給商業銀行,商業銀行再發給用戶,用國家信用做擔保,不存在破產問題;

4. 數碼貨幣防偽、防盜,環保等;

5. 數碼貨幣匿名,但可控。就是你使用的時候,像紙幣一樣,能實現個人私隱保護,國家不知道你在買啥。但國家要追查貪官洗錢,是可以追查到數碼貨幣流通全程痕跡的。

對於國家來說,數碼貨幣可大大減少交易成本,因為印鈔、押運、庫存是要花成本的,數碼貨幣統統省了;同時增強貨幣的流通性,刺激經濟;反洗錢反避稅;再一個就是有利於人民幣國際化,衝擊美元地位,反制美國制裁。

中共數碼貨幣與西方數碼貨幣的不同

一般百姓看完中共上述的解釋,當然會拍手稱讚,於國於民的大好事。中共早在2014年,就由當時的央行行長周小川提出建立數碼貨幣的設想,後國務院下令開始研發,2019年下半年央行要求加快推進研發,僅一年不到的時間,就大規模試點。速度之快,情勢之急令外界訝異。

其實數碼貨幣本身並不是新鮮事,西方國家早就在研發和使用,比如比特幣和面書的天秤幣,所不同的是,西方使用數碼貨幣的是民間性的,且是去中心化,就是用戶完全可以保護消費私隱。比特幣是有發行總量上限,超出一定數量就不再發行了,這樣不會造成貨幣貶值和通貨膨脹問題。

而中共的做法,同西方完全相反,首先是央行中心化,國家發行,無上限,且具法償性,就是法律規定必須用,不能拒絕使用,拒絕就是違法。想發行多少就發行多少,還不用成本,鍵盤敲數字就行,百姓和一般層級的人根本不知道到底發行了多少,利用通貨膨脹來洗劫草民割韭菜變得輕而易舉了。

另一個不同點就是,中共央行的數碼貨幣一旦全面使用,用戶的私隱權將完全消失,你買根牙籤,它都知道,就會運用大數據分析你是要剔牙,還是要幹嘛,假如你家的房子剛被強拆了,它要是假想你將用牙籤戳村長的眼睛,10分鐘之內你就被捕了。

中共的數碼貨幣,說白了,某種意義上是「老大哥」的電子眼,時時刻刻盯著你,實際上危害遠不止如此。

中共急推數碼貨幣的背後

2020年對中共來說,並不是它表面描述的那麼平靜與淡定,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所引發的經濟大幅下滑和國際追討,港版國安法的強行落地所導致的美國制裁與西方譴責,中共長年在美國經營的黃紅藍計劃,在今年大規模遭遇滑鐵盧慘案,華為、抖音、微信、千人計劃、孔子學院,這些打著文化與科技交流旗號進行的國家性間諜活動讓西方洞徹了中共滲透全球的野心與張狂,同時,美國等國家不再姑息,發起各種制裁,強勢斬斷中共黑手。

中共內外交困,日子過得並不舒坦,甚至岌岌可危,洪災蝗災產生的糧荒、二波疫情威脅,國際情勢的被動與急轉直下,這些都動搖到了中共統治的根基,政治維穩、保政權變成了中共的頭等大事。

中共急推數碼貨幣是打著為百姓謀福祉、為國家謀發展的幌子,目的是為中共續命。其背後的原因不可告人。

1. 央行數碼貨幣變相推進消滅私有制

財產不可公有,權力不可私有,否則人類將打開災難之門。共產主義反其道而行之,中共近年來時不時地就要拋出「不忘初心」:共產主義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消滅私有制。從2018年至今,民營企業不斷遭到擠壓割韭菜,公私合營悄然進行。

有人說,我是個打工的,也不想當老闆,政府割不了我的韭菜。其實不然,這兩天,大陸有按揭壓力的朋友肯定注意到了一個問題,8月12日,中共五家商業銀行發佈了強行把個人商業按揭利率符合轉換條件的轉換成貸款基礎利率LPR的通告。中國人買房幾乎把三代的工資都提前預支了,有專家預判,如果民眾選擇LPR利率償還按揭,越是經濟泡沫、通貨膨脹,個人按揭將越沉重。換句話說,中共的這一花招,很可能使你長年負債於中共。

數碼貨幣則更意味著,你的貨幣財產變相掌控在中共手中。舉個簡單的例子,以前,你把自己的錢活期存在銀行,銀行給你個折子,這個折子是銀行欠你錢的憑證。同理,現金是你勞動所得,手裏有現金,意味著國家對你負債的憑證或契約。現在「老大哥」要對你說:「喂,哥們,我欠你的那個欠條,現在你給我吧,我替你保管!」而且這「老大哥」有權有勢有槍,你覺得你的錢安全嗎?

有人可能還有疑問,反正我數碼貨幣錢包裏的錢,我自己能花就行,那就是我的。對,一般情況下可能是那樣,但某些情況下就不行了。比如,發生糧荒,你要想多買點米,政府在你的錢包裏鎖定一人每月只能買15斤,你錢再多也沒用。那有人說,這好啊,免得社會發生紊亂。但是,你別忘了,它能鎖住你的錢包支付功能,也能增強它的甚麼權貴、二代的錢包支付功能。這就是為甚麼「財產不能共有,權力不能私有」的根本原因。

數碼貨幣使得民眾的錢看似在你自己的口袋裏,其實並不在你自己的口袋裏,你是否能自由支配你自己的勞動所得,已經不單純取決於你的消費偏好與支付能力了,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府的意志了。從這個意義上講,私有制的權限在數碼貨幣中變相減弱直至消失。

中共目前宣稱的是數碼貨幣只取代M0,就是紙鈔和硬幣,不包括M1和M2的活期存款與定期存款,並宣稱並不取代微信與支付寶的第三方互聯網支付功能。但這仍有待觀察。因為現實生活中,大陸百姓用紙幣支付的體量越來越少,中共大肆炒作數碼貨幣意義何在?它取代微信與支付寶支付的方式有多種,可強制性完全取消,也可以借「民意」漸次取消,當工資都用數碼貨幣來支付的時候,人們為了消費方便,自然呼籲數碼貨幣介入網購,逐漸再蔓延到所有支付。那個時候,數碼貨幣就不只是傳統意義上的M0的貨幣體量了。

可以這麼說,隨著央行數碼貨幣越來越普及和適用體量越來越大,公民私有制消亡的可能性與可操作性越來越增強。

2. 為閉關鎖國、計劃經濟做準備

中共強調央行數碼貨幣是主權貨幣。這在全世界是第一家。自由亞洲電台8月17日發表題為「中國四大銀行測試數碼貨幣 學者稱為重回計劃經濟作準備」的文章。文章引述山西商人董永琪說:「對於老百姓來說,肯定是弊大於利。大多數人看宣傳,並不了解數碼貨幣對於個人私隱的侵犯。所以數碼貨幣就是回到票據時代,回到計劃經濟之前的準備。」

海外自媒體「財經冷眼」8月15日發表評論說,「數碼貨幣就是為計劃經濟作準備!其特徵是對貨幣使用和物資分配的控制。可以把數碼貨幣理解為數字時代的糧票、肉票、出門通行證、交通旅行介紹信、大型購買許可證」。

金融學者司令認為:「如果數碼貨幣大力推行,有可能是21世紀的公私合營,也就說國民的財富,如果政府失去信用,他完全可以一夜之間變成公有制。」

2019年4月,大陸著名經濟學家向松祚表示,中共最高決策層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很多企業家開始憂慮恐慌。因為誰都知道,《共產黨宣言》的核心主張就是消滅私有制。據天風證券(TF Securities)2019年1月份數據,中共從2018年10月開始,地方政府及所屬實體迅速籌集了大約1,000億美元的「紓困資金」,主要用於國企參與入股民營企業。

近期,中共高調宣唱「經濟內循環」,被指重回計劃經濟意味濃厚。

3. 數碼貨幣是全民監控幫兇、國家維穩工具

中共一味強調央行數碼貨幣的匿名性,但同時又說是可控的。本身就自相矛盾。中國經濟學者胡星斗表示:「它應當被稱之為電子貨幣,它就是貨幣的電子化。它與數碼貨幣的私密性,可監督可回溯等等具有很大的差別,也就是說數碼貨幣具有個人私密性,其他人是不能夠知道的,甚至政府也不能夠知道,數碼貨幣只有參與的本人才能知道。」

比特幣實際上是真正意義上的數碼貨幣,使用完全是自由和私密的。而央行數碼貨幣是電子貨幣,點對點的電子貨幣。你在你的數字錢包裏消費了多少錢,國家知道、你知道,第三者不知道,國家又並非民主國家,如果國家想制裁你的話,你是百口莫辯,無旁證。

美國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表示,中共數碼貨幣的一個功能是,加強對中國境內人員使用貨幣的監控,堵住資金外流,同時它覺得你讓它不高興了,它可能一下子就宣佈凍結,你的數碼貨幣錢包就不能用了。

大陸業內人士表示,數碼貨幣、健康碼、人臉識別、GPS、數字ID等綜合使用,使個人資產全數字化,完全掌控在政府手中。大陸金融分析師任中道認為:網格化管理範圍內的每個人都在一個格的範圍內活動,他一旦超越這個格後,就會觸發一個記錄,如果這個人是敏感人物,或者是公安國安盯上了,一旦在一個地方有交易,馬上就會觸發警報,3分鐘、5分鐘就可以被定位。

中共央行的數碼貨幣其目的完全是用來維穩百姓,控制民眾的。過去,一個人躲避政府的非法迫害還可以帶著現金消費,全面貨幣數字化後,逃亡幾乎是不可能的了,政府鎖住你的錢包,買瓶水喝都不可能了。

4. 反貪腐反洗錢是假,內鬥掌控權力是真

中共央行數碼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表示,數碼貨幣的可控性會加大政府反洗錢、反貪的力度。表面上看是這樣的,如果行賄受賄、洗錢、資金外逃的每一筆錢,都是有記錄的,那誰還敢幹呢?

但是,再稍往深處想,中共說的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官員財產公示制度為甚麼千呼萬喚不出台?美國對中港官員的經濟制裁和瑞士的公投計劃為甚麼讓中共那麼膽戰心驚?真想反貪,那就財產公示好了。

數碼貨幣藉口是反貪,目標卻是內鬥,打擊政治對手,根本目的還是維護中共政權。無論是當年周永康的900個億還是最近賴小民的17個億,沒有一分錢是流到了百姓的口袋裏,相反,中共還大肆宣傳「粒粒皆辛苦」,白巖松等文人們不知廉恥地懷念「飢餓改造」的美好。

還有一種情況,在政府信用逐漸消失、銀行面臨破產、國家將滅亡的這些較特殊情況下,傳統的紙幣,你趕個早,在銀行還能擠兌點出來備用,數碼貨幣使這一可能性完全消失。政府的銀行在倒閉之前,提前一天你都不可能知道。

數碼貨幣只是在為中共續命,哪裏是甚麼反洗錢!

5. 對抗SWIFT國際結算系統,癡人說夢

外界分析,原定三年推出的數碼貨幣,結果在今年就推出了,這麼著急的原因跟中共危機四伏的國際形勢有關,美國的制裁動了中共的芝士。中共為了擺脫以美元為核心的SWIFT國際結算系統,而打算另闢蹊徑,躲開美國制裁。在觀察家看來,中共是癡人說夢,但中共在國內吹得厲害,糊弄住了一些百姓。

8月7日,美國因中共港版國安法侵犯香港人權,破壞一國兩制,對中港11名官員實施經濟制裁,在港的中資銀行也不得不站在美國一邊,原因是這些中資銀行持有美元外匯,害怕美國的二級制裁。這使中共既恨又怕。

維基資料顯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英語: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縮寫:SWIFT),是一個國際合作組織,營運著世界級的金融報文網絡,銀行和其它金融機構通過該組織提供的安全、標準化的和可信的通道與同業交換報文(message),從而完成金融交易。SWIFT還向金融機構銷售軟件和服務,其中大部份的用戶都在使用SWIFT網絡。到2015年為止,SWIFT的服務已經遍及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1,000多家銀行和證券機構、市場基礎設施和公司客戶,每日處理的報文次數達到1,500萬。

因為美元是世界上國家信用最好的貨幣,因此國際金融結算和清算都以美元為核心地位,SWIFT系統也是為此而展開服務的。所以美國一旦對某國某人、某機構實施經濟制裁,影響非同小可。因此中共也一直想搞個獨立結算、清算系統,所謂的人民幣國際化。

但是,貨幣是以國家信譽為基礎,國家信譽得到業務往來國的一致承認才存在搞獨立系統的可能性,數字化貨幣只是從區塊鏈技術上提供了可能性,但在國家實力和國家信譽上,中共根本就不可能使人民幣走向國際化的,它最多只能找它的那些共產小兄弟們、還有一帶一路的非洲國家參與,但是那些國家也不可能甩開美國啊,委內瑞拉、北京,哪個獨裁國家的高官的錢沒放在美國,哪個國家的外匯結算能一直撇開美元呢,直接能撇開,間接也無法躲開。

從硬件上講,區塊鏈技術只是提供了可能,但由於世界對中共自身的邪惡認識得越來越清楚,美國的電信、社交軟件系統正在義無反顧地和中共脫鉤,會帶動更多國家這樣做,人民幣數碼貨幣如何在西方主流國家個人和企業用戶終端體現?中共的APP直接就被禁了。

對抗SWIFT國際結算系統,中共如同癡人說夢。

國家數碼貨幣本質是共產邪惡主義

現金持有和支付可以說是人類人權在經濟生活中的體現。現金的匿名和不可追蹤性,即使在高科技度的今天,也依然在各國保持相當比例的支付量。2000年至2016年間,美國的銀行卡支付額佔GDP的比例從15.8%上升至31.7%,歐元區、日本也有成倍的增長,但歐元區、日本現金的存量佔GDP的比例也有同等的增長,美國則保持穩定。

清華大學金融科技研究院「數碼貨幣與現代貨幣體系」研究課題系列文章中的〈央行數碼貨幣能讓現代貨幣理論(MMT)成為現實嗎〉一文披露:「(中共)央行數碼貨幣的某些主要倡導者也在學術思想上存在著與現代貨幣理論相同的淵源。……在他們的設計中,央行數碼貨幣、負利率和政府債務貨幣化可以成為應對長期經濟停滯的『三支箭』,這實際上已經具備了一些現代貨幣理論的核心主張。」

文章還指出:「現代貨幣理論則走得更遠,由於承認了政府債務和央行貨幣的共同信用支撐都是政府,因此它直接將二者視為同質的憑證,將政府財政赤字的貨幣化過程視為兩種債務的替換關係,在市場未達到充份就業的狀態之前,政府任何水平的財政赤字和債務規模都是可以接受的。新凱恩斯主義者對政府參與經濟活動的極限幾乎止步於量化寬鬆政策,現代貨幣理論則沒有紅線的概念,這正是典型的極左。」文章直言:「在現有的新凱恩斯主義為基礎的經濟運行框架下,現代貨幣理論無疑是近乎謬論的。」

上面的話,簡單一點說,就是政府可以打著發展經濟、促就業的名義,任意舉債投資,所造成的赤字,可以通過發行數碼貨幣、製造通脹,一波一波地割14億民眾韭菜來解決。最近中共又搞數碼貨幣,又搞甚麼未來連續15年,投資高鐵,修建翻一番的規模,達7萬公里,目前國鐵公司負債已達5.48萬億元,屆時債務也將翻一番,走的不正是這個套路嗎?

傳統文化講,人類個體的財產是自身的福分和福德所致,財產私有化本身不是自私,恰恰是對自身價值的肯定與鼓勵。孟子說「無恆產者無恆心」,即使是在皇權時期,幾千來的傳統經濟社會也是尊重保護民眾的私有財產。共產邪惡主義來了,通過暴力要剝奪他人財產充「公」,這個「公」是誰?誰給它掌控他人財富的權力?建立了政權以後,這套機制變得更加隱秘和專業化,名目更多,手段也更具規模化與國家威權特徵。

中共的數碼貨幣是以共產邪惡主義為理論基礎的,是建立在專制與極權基礎上的,而不是建立在國家信用基礎上的。在中共行將結束的今天,世人們不要再被它的謊言所欺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