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行動支付普及率獨步全球,卻牽涉金融、經濟、個資甚至人權議題。支付寶和微信APP一掃一過,生活軌跡都流入被收編的支付業者資料庫,進而能分析其人的「傾向」或「危險程度」,而在中共統治下,只要對空污、食安、強拆等「敏感議題」有想法,就可能成為被關注的對象。

行動支付在中國相當盛行。研調公司Forrester指出,2016年中國行動支付市場規模達9兆美元,是美國市場規模1,120億美元的90倍。

由於中國幅員遼闊、城鄉差距大,隨著手機普及與科技的創新發展,很快跳過信用卡階段,直接進入電子支付時代。但分析認為,這樣的趨勢卻暗藏危機。

例如,金流不進銀行,反而去了私人企業(支付寶、微信);封閉支付體系會壟斷外商,得透過阿里巴巴、騰訊才能販售商品;旅客若不在中國開戶,消費就變得非常困難。除此之外,個資外洩亦是嚴重的侵權行為。

此外,中國央行日前發佈通知,要求中國行動支付業者的業務處理必須透過網聯平台。外界解讀,此舉即是中共收編支付寶的訊號——中共要蒐集龐大的個人資料數據。

中國異議人士王中義(本名王睿)表示,中共要掌控人民,建構大數據是其中一環,「也許一個月下來,我的生活軌跡全都出來了,我可能去哪,都會被排出來。」

他說,如果人民的消費、旅遊、交通等生活都仰賴電子支付,這一連串的資訊記錄,就能勾勒出一個人的輪廓,包括民眾的喜好、和甚麼樣的人接觸、去了甚麼場所、思想傾向等,都能被中共掌控。

換言之,中共蒐集大數據絕對有「維穩」的成份,因為那是對社會的掌控,包括對每個人的分析、甚麼樣的人屬於共產黨劃分出來的「危險份子」。

中共建大數據蒐集個資 意在維穩

只是,現實生活不像電影《全民公敵》劇情般危機四伏。王中義也說,真正所謂的「危險份子」,根本不會使用洩露個資的東西,「我就完全不用!」

他表示,自己在淘寶網買東西都是請人代買,「首先,我對電子支付不太感興趣;其次是,要求填寫的資料太多了,信息資料都被暴露了。」但他也坦言,知情者才會這麼謹慎,多數使用電子支付的民眾,不太會牽扯政治,也不太在乎自己的個資外洩。

王中義說,假設想永遠當個平民老百姓,行動支付並沒有太大危險,除非有一天醒悟了,覺得應該站出來維護自身權益時,「比如,陰霾讓呼吸很困難,或毒食品開始讓身體衰弱」。

這樣的情況下,一旦這個人想發聲或反抗,就很危險。他說,「因為中共已經把你的所有數據掌握得很澈底,它知道你的所有習慣、所有動向。」若這個人被劃分成「危險份子」,他將無所遁形。

行動支付日益普及,本港街市有肉檔也導入了支付寶購物服務。(余鋼/大紀元)
行動支付日益普及,本港街市有肉檔也導入了支付寶購物服務。(余鋼/大紀元)

中共不重誠信 消費者權益沒保障

在當今的中國,幾乎人人離不開行動支付,難道全民都成了被監控的對象嗎?王中義認為,中共對大數據的蒐集、分析和實際應用,短期內很難完成這麼浩大的工程,他笑稱,「可能中共等不到真正能用,已經完蛋了。」

不過王中義指出,行動支付仍然存在顯而易見的風險,例如資產全部電子化,若中共政權發生變化,可能所有資產都會被盜竊。因為在中共的統治下,很多個人權益是沒有保障的,如果個資外洩或帳戶被盜,「到處去喊冤也沒人理你」。

「電子消費本身並不壞,很方便,但應該要在成熟的民主國家實施,政府講誠信,企業設有管控。」王中義說,很多中國人民並不知道這些,他們覺得,只要公家做保證就可以長久,但其實很多中共做保證的東西,說沒就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