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在拉薩,到工廠、學校、藏民家中實地考察,與各方人士接觸交談,聽取對西藏發展的各種意見。5月29日,在西藏自治區黨政幹部大會講話,提出了著名的「西藏六條」。

胡耀邦說:「當前西藏工作的總目標,是使西藏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水平比較快地提高起來,建設一個團結、富裕、文明的新西藏。為此要做好六件大事:

胡耀邦提出「西藏六條」

(一)在中央統一領導下,充份行使民族區域自治的自治權。

西藏自治區是一個相當特殊的大自治區。在我們這個多民族國家,沒有民族區域自治,就沒有全國人民的大團結。所謂自治,就是自主權。要在統一領導下,實行充份的、獨立的自主權。要根據自己的特點制定法規和條例,保護民族的自治權和民族的特殊利益。

(二)堅決實行休養生息的政策,大大減輕群眾的負擔。

要確定在幾年之內免除西藏人民的徵購任務。徵,肯定要免去;購,也不分配任務,取消一切形式的攤派任務。對農牧民的產品可以實行議購、換購,互相調劑,免除分配任務。這個政策可以促進農牧業發展。

(三)在所有經濟領域,實行特殊的、適合西藏的靈活政策。

西藏沒有甚麼純農業區,一個是農牧區,一個是林牧區,一個是純牧區。單單搞農業沒有出路。要多種經營,農牧結合,林牧結合,搞手工業,政策要放寬。充份調動農牧民積極性,農民願種甚麼就種甚麼,不要干涉。一戶養幾十隻羊、幾條牛,發展副業,困難的,國家可貸款。不要怕富,人民富了,國家才能富。政策要放寬,放寬,再放寬。

(四)把國家支援的經費,用到發展農牧業和藏族人民迫切需要上來。

國家給西藏的經費,比給其他省、區都要多。過去由於經驗不足,錢用得不得當,浪費很大。對國家支援的經費、物資、設備,要用得恰當,主要用在「一個發展,兩個提高」上,在發展西藏經濟的基礎上,提高西藏人民的物質生活和文化生活水平。每年一定要為西藏人民辦幾件好事。

(五)大力恢復和發展西藏的文化、教育、科學事業。

西藏有世界聞名的藏族古文化,有很好的佛教經學,優美的音樂、舞蹈,還有藏醫、藏戲等,值得研究和發展。現在西藏的教育事業發展不好,要考慮西藏的特點,辦大學、中學和小學教育。要尊重藏族人民的風俗習慣,尊重藏族人民的歷史文化。

(六)正確執行黨的民族幹部政策,加強藏、漢幹部親密團結。

兩、三年內,要使國家脫產幹部中的藏族幹部佔三分之二以上。醫生、教師、科研人員不受此限制,越多越好。在西藏工作的漢族幹部完成了歷史任務,走是光榮的。回去時,組織上絕對負責安排。」

胡耀邦說:「提出這六件大事,目的為了在兩、三年內扭轉西藏貧困局面,五年到六年超過歷史最好生活水平,十年使西藏有比較大的發展,人民生活大幅度提高。期待在大有希望的八十年代,藏漢人民進一步加強團結,情同骨肉,永不分離。」

胡耀邦從西藏回來,六月的一天,邀請平措旺傑談話。胡耀邦的第一句話是:「你還活著,是一個大勝利」。這次談話的目的,胡耀邦提議派平措旺傑去擔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

這正是二十五年前(1955),年輕的達賴喇嘛向黨中央提出的建議。假如當時實現了,達賴會逃亡嗎?西藏的歷史會不同嗎?二十五年過去了。那時三十三歲的平措旺傑,已經五十八歲。平措在他的自傳裏說,他聽了胡耀邦的建議,「憑著強烈的直覺,謝絕了這個建議。」他對胡耀邦說:「繫獄多年,如今不熟悉西藏情況,此時不是一個合適的西藏領導人選。」

平措的「直覺」,其出自他的經歷和對西藏現狀的觀察。西藏已經有了一個龐大而嚴密的權力結構,而且直通中央的人脈。這個結構裏漢藏兩族的幹部,未必願意平措旺傑這樣的人物去改變現狀。

王震鄧力群向胡耀邦發難

1980年7月10日至14日,胡耀邦主持書記處會議討論新疆問題,提出對新疆工作的六條。胡耀邦認為,新疆不像西藏那麼複雜,沒有流亡宗教領袖和流亡政府,那時也還沒有外國支持的疆獨運動。新疆的經濟、文化、交通等條件也比西藏好,問題的解決似乎不難。

胡耀邦未料到的是,以王震、鄧力群為代表的大漢族主義舊勢力在中央發難,不但攻擊中央對西藏、新疆的新政策,還想翻他們五十年代初在新疆搞大漢族主義的案。鄧力群說:「胡耀邦闖了一個亂子,其傾向是壓漢族幹部,抬民族幹部。對帝國主義要分裂中國這樣的大問題,他沒有警惕,對民族地區民族分裂主義的危險,他沒有認識。對一百多年的歷史,英國、印度想把西藏搞過去,英國、美國、俄國要把新疆搞走,他完全忽視。在民族地區,反對民族分裂是頭等、特等的大事,一切內政都與此有關。」

在王震、鄧力群們的策動下,西藏和新疆的幹部思想陷於混亂。在新疆因有王震舊部在那裏遙相呼應,鬧得更兇。1981年秋胡耀邦要我多下去做調查研究,我從北疆到南疆走了兩個月,可以說走遍了整個新疆。那時執行《新疆六條》旳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汪鋒,已因王震在鄧小平面前「告狀」被調出新疆。鄧小平派了軍隊幹部谷景生去,實際上執行王震當年在新疆的大漢族主義路線。我們(我和中央黨校的兩位同事)到新疆時,那裏的漢族幹部已經公開攻擊胡耀邦,而民族幹部卻支持《新疆六條》,擔心「實行不了」。

經濟開發離不開民族自治

我們調查研究的主題,是新疆的經濟開發。但很快發現,新疆的經濟開發離不開民族自治與門戶開放。新疆有良好的自然環境和豐富的自然資源,當地民族的思想文化相當開放。為甚麼新疆還那麼窮呢?尤其是南疆,我們到居民家裏拜訪,真是「家徒四壁」。

根本原因,一個是長期封閉,連漢唐以來就已打通的國際貿易要道也關閉了;一個是新疆當地民族受到壓抑,得不到自由發展。所以當《新疆六條》傳到新疆時,新疆人民和民族幹部無不熱烈擁護。

漢族幹部的反應並不一致。一部份政治文化素質較高、思想比較開放的漢族幹部,贊同新疆實行充份民族自治,對自己調回內地也易於接受。另一部份在新疆已獲得超過自己能力、水平的特權與利益的漢族幹部,則不那麼想得通。但如果沒有上面的後台策動,他們也只能被動接受中央政策。

王震、鄧力群與胡耀邦在邊疆政策上的重大分歧,當時在北京還不為人知,在新疆就非常公開化。我們一到喀什,一位維吾爾族幹部找到我們住所,非常激動地說:「胡耀邦的六條我們擁護,現在為甚麼停止執行?漢族幹部說撤又不撤了。聽說反倒要把買買提(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維族領導人)調出新疆,這是怎麼回事?」他還說,「王震有一回來新疆講,他死後要葬到新疆的天山上。我們可不允許這個殺新疆人的異教徒骨頭弄髒天山的淨土。他要葬,我們就刨掉他!」

另一位維族幹部要我們向胡耀邦反映,派習仲勳來新疆。他說:「王震、鄧力群老早就鎮壓新疆民族幹部,是習仲勳來糾正的。習仲勳了解新疆人,他來才能把新疆搞好。」就我們所接觸到的最激進的新疆民族幹部,在當時也不反對漢人和漢族幹部,也不主張從中國獨立出走。

他們只是要求實現真正的自治,成為他們生存的這塊土地上的主人。他們反對的,是欺壓他們的王震、鄧力群那樣的大漢族主義份子。他們歡迎幫助他們的,像胡耀邦、習仲勳這樣的漢族朋友。

西藏的狀況稍有不同。自治區黨委書記陰法唐一開始就抵制《西藏六條》。最初是陽奉陰違,暗中支持堅持「左」傾路線的幹部阻撓《六條》的執行。後來看到新疆已經停止執行《新疆六條》,開始反右;於是化暗為明,在西藏也搞起了反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

胡耀邦在西藏問題不退卻

胡耀邦在西藏問題上沒有退卻。1984年2月,中央書記處在中南海召開第二次西藏工作座談會。胡耀邦指出:西藏近四年來農牧業生產徘徊不前,經濟文化發展緩慢,人民生活改善不快。從領導工作看,主要問題是對西藏的特殊性認識不夠深刻,思想不夠解放,對搞活經濟的措施不夠切實有力,「左」的思想還很嚴重。這次會議,就是中央書記處同志和你們(西藏領導幹部)一起,對西藏工作的方針、政策,來一次再認識。」

接著,胡耀邦指出西藏的「特殊性」是甚麼?一、處於世界屋脊,地理環境隔絕,二、長期封建農奴制,三、單一藏族聚居的自我團聚力,四、政教合一的喇嘛教,五、世界輿論高度關注。

胡耀邦認為西藏領導幹部對這五點特殊性沒有深刻認識,在工作上存在四個害怕:怕不是在搞社會主義,怕黨的領導會削弱,怕宗教影響越來越大,怕會出現大叛亂。

胡耀邦說,丟掉四個害怕,做好三方面的工作,西藏工作就能大進一步。

第一, 把西藏經濟因地制宜搞上去。第二, 做好上層人士的統戰工作和宗教工作。第三, 保持發揚西藏固有文化。

胡耀邦提出許多具體建議

(一) 能源建設。應發揮西藏自然資源優勢,開發水電、地熱、太陽能、風能。請沿海和內地各省支援包建,農牧業才能有所興革,擺脫落後狀態,不再燒林木、草、牛糞,保持生態平衡。

(二) 交通建設。同內地的交通,要靠空運,搞大飛機,把機場建設好。區內交通,多修一點骨幹公路,發展運輸專業戶,讓老百姓自己買汽車用汽車。

(三) 讓廣大農牧民富起來,西藏兩百萬人口,其中一百六十多萬是農牧民。西藏經濟建設的著眼點就是使農牧民富起來。農林牧結合,以牧為主,多種經營,發展商品生產,讓農牧民自己放手生產和經營。

(四) 對喇嘛教。西藏人普遍信教,地廣人稀,居住分散,為方便信教群眾,可以恢復一部份寺廟、經堂。宗教中妨礙生產和人民生活的東西,是精神枷鎖,應逐步加以適當改革,引進比較先進的科學技術幫助發展生產,改善生活。先改革滅害蟲即「殺生」、傾家蕩產佈施、頭破血流朝拜這三個問題,依靠藏族幹部帶頭、黨政幹部帶頭,改革陳規陋習。

(五) 做好上層愛國人士的統戰工作。真正交朋友,多接觸多談心,使他們了解全國形勢、全區形勢,重要問題徵求他們的意見。

(六) 培養藏族自己的專家幹部。西藏的繁榮發展,要靠西藏人民自己的努力奮鬥,要培養出一批自己的語言學家、歷史學家、教育家、法學家、醫學家、文學家、藝術家,一大批西藏自己的農業、牧業、電力、交通、航空、地質等方面的技術人員和經營管理幹部。

這種人才如果能在八十年代培養出兩萬人,就佔到人口的百分之一,西藏的面貌就會很不相同。這是個帶有戰略性質的重大問題,應該細緻安排,認真抓好。一要努力提高現有三萬民族幹部的思想政治水平和科學文化水平,二是要努力辦好西藏的小學、中學和大學,把西藏的教育文化事業搞上去,是西藏人民徹底翻身的基本措施之一。

會議開了八天,胡耀邦七次講話。但陰法唐回到西藏仍拒不執行,因在中央有後台(王震、鄧力群)支持他。1984年8月,黨中央和國務院派胡啟立(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田紀雲(國務院常務副總理)到西藏督促陰法唐執行中央政策,仍無效。終於在1985年6月派去新的自治區黨委書記伍精華,撤了陰法唐的職。(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