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聽說許由很有才德,就到處去尋訪,後來在沛澤找到了許由。

堯說:「十個太陽出來了,我還拚命的把火燒旺嫌光線不夠,不是太辛苦了嗎?你能當天子,那麼天下就可以治理好了,請讓我把天下交給你。」

許由推辭說:「你這樣做是因為怕天下治理不好嗎?既然你已經治理得很好了,這又是為了甚麼呢?小鳥在樹林裏築巢,只用一根樹枝;鼴鼠在河裏喝水,只不過滿腹。還是把天下留給你自己吧!我要天下有甚麼用?」後來就跑到箕山山下、穎水的南面,過著自耕自食的生活,終生也沒有過問天下大事。

所以聖賢的君王對於聖賢的人是很尊重的,即使習慣、愛好、志向和自己完全不同,也不會去加害他。也正是這樣,才會更多聖賢的人輔佐。

「鼴鼠飲河」,比喻無關緊要或所取有限。(出自《呂氏春秋‧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