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他解釋道。」「『Shut up』, he explained.」

美國體育新聞記者,幽默作家林・拉德納(Ring Lardner)的小說《年輕的移民》(The Young Immigrunts)中的這四個字的句子,對我而言,是所有文學作品中最搞笑的一句話。它獨樹一幟,本身就是喜劇,讓我每每想起都會心一笑。

在2020年的夏天,「『閉嘴』,他解釋道」,有了一個全新的、更刻毒的含義,它是那些試圖顛覆我們的文化、憲法以及雕像的人的哲學的一個簡單總結。

隨著理性和辯論被排除在公共廣場之外,我們正目睹著美國歷史上對言論自由的最惡毒和危險的攻擊,包括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在內戰期間關閉反對派報紙、伍德羅・威爾遜 (Woodrow Wilson)逮捕和監禁反對美國參加一戰的人。

借助於社交媒體,在有偏見的媒體的幫助下,左派日以繼夜地努力讓所有不同意他們激進想法的人閉嘴。

網絡暴徒

如果你在社交媒體上出格,就有可能被「人肉」或被封殺。「人肉」意味著有人會調查你,尋找關於你的負面資訊,比如你在網誌上10年前的貼子、你17歲時在面書上發表的言論、你在推特上發出的笑話,然後通過社交媒體廣為傳播他們的發現,以此羞辱你。你名譽掃地,儘管道歉了,但還是會被一些人,包括那些你認為是朋友的人所迴避,而且可能會面臨失業的危險。

「封殺」或「封殺文化」發生在公眾人物或公司越過左派的界限時,因為他們的評論而受到恐嚇或抵制。順便說一句,這條界限總是在改變。

《哈利波特》一書的作者羅琳(J.K.Rowling)在推特上留言,諷刺「來月經的人」的新聞標題,她用「女性才來月經」作為回覆,許多人包括她的粉絲猛烈抨擊她,認為她仇視變性人。

在戈雅食品公司(Goya Foods)行政總裁羅伯特・烏納努埃(Robert Unaunue)稱讚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之後,憤怒的暴民呼籲抵制戈雅食品,這是一種封殺文化的抗議活動,結果適得其反,因為烏納努埃的支持者發起了「買戈雅」運動,超市貨架上的戈雅食品被一掃而空。

一再繼續下去,「閉嘴」,他們解釋道。

虛假信息和欺騙

「第四權力(媒體)」經常充當民主黨的喉舌,而不是作為自由和獨立的實體報道事實和真相。例如,在過去四年中,各大電視網對特朗普總統的負面報道從未低於90%。由於這種和其它有偏見的報道,絕大多數美國人不再相信主流媒體。

公眾與新聞界的關係,讓人想起蘇聯的一個老笑話。

「一個小學生在作文本上寫道:『我的貓剛生了七隻小貓,它們都是共產黨人。』接下來的一周,他寫道,『我的貓有七隻小貓,它們都是資本家。』當老師提醒他,一周前他說小貓是共產黨員時,男孩回答說,『他們現在睜開了雙眼。』」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對媒體睜開了雙眼。

壓制真相

新聞媒體的記者,特別是電視記者,也可以通過他們不報道(事件)而蒙蔽觀眾。

例如,他們對美國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情有獨鍾,卻忽略了告訴我們中國和伊朗等地病毒的爆發病例,忽略了中共正在進行的軍事集結,也忽略了香港持續不斷的政治鬥爭。如果不是還有一些新聞機構,我們將很少聽到這些(事件)和其它重大(事件的)發展。

當美國人不能相信媒體時,真相就會消失。在Gen LaGreca關於新聞和政治的優秀小說《真相》(Just The Truth)中,一名記者對電視觀眾說:「新聞是暴政的解藥。沒有它,我們珍視的自由將消亡。」

現在這麼多的新聞機構都未能起到解藥的作用,社交媒體的暴徒們在叫囂著暴力,我們能做些甚麼來維護我們的言論自由並拯救我們的文化呢?

沉默的大多數

在《聯邦黨人》的《沉默的大多數在文化戰爭中還不夠好》一文中,艾米莉・賈辛斯基(EmilyJashinsky)談到了影響我們今天文化的恐懼,她寫道:「這就是左派如何通過恐嚇使人們保持沉默,以佔領我們的文化。」

禁止言論自由是一種屢試不爽的有效策略,德國納粹、俄羅斯、中國、北韓和其它國家的共產黨人都曾採用過。通過任何必要的手段讓對手閉嘴,製造恐懼,你就贏了。

賈辛斯基接著提醒我們反擊那些讓我們感到恐懼、剝奪我們權利的人的重要性:

「盡你所能阻止它。我們的沉默是文化戰爭中這些小戰役失利的原因。不要讓左派嚇得我們將削減警察的預算經費、給掙扎中的孩子開激素處方、視拉什莫爾山和國歌為白人至上主義的象徵,讓被剪接的喜劇、虛假的歷史、不可能的言論限制等正常化。

「即使是在看似微不足道的問題上,也要有勇氣和智慧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這將傳遞這樣一個信息:理性的人們不同意無理的要求——那些讓決策者們和他們狂熱的公關專業人士無法抗拒的要求。」

打破沉默

正如賈辛斯基告訴我們的那樣,我們可以通過理性的抗議來對抗封殺機器。然後,她列舉了幾個具體的例子,說明企業和大學校園裏的人們應如何有效地應對社交媒體上的暴民。

對於我們其他人,這裏有一些額外的建議。如果我們看主流電視新聞,應該帶著偏見去看。

當有朋友或熟人稱某政客為種族主義者,而我們不同意時,可以悄悄地要求他們提供支持他們指控的證據。

當年輕人鼓吹社會主義時,問他們一百個問題,以發現他們相信甚麼和為甚麼相信。這些問題,合理不帶敵意地提出來,可能會使他們重新考慮自己的立場。

如果你是一所壓制言論自由的大學的畢業生,請停止向他們捐款。相反,把錢捐給促進所有人的自由的大學和機構。

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了解並珍惜我們的第一修正案權利:「國會不得制定關於建立宗教或禁止自由行使宗教權利的法律;不得剝奪言論自由或新聞自由;不得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和向政府請願以申冤的權利。」

我們應該研究這45個單詞。更好的是,我們應該記住它們。他們是美國文化和自由的核心。

讓我們拒絕成為沉默的多數,因為這正是這個國家的敵人想要我們做的——沉默。

原文:Silent No More: Our Culture, the Left, and the Rest of U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傑夫・米尼克(Jeff Minick)育有四個孩子、多名孫輩, 二十年來,他在北卡羅萊納州阿什維爾(Asheville)為在家學習的學生教授歷史、文學與拉丁語,現居維珍尼亞州Front Royal生活和寫作。請訪問JeffMinick.com關注他的網誌。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