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發文批評習近平被調查的北京地產大亨任志強,有了新消息。23日深夜,中共宣佈開除任志強黨籍,並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外界分析,北京當局選擇在北戴河會議前的敏感時刻,對任志強定罪,意在警告反習集團。任的好友透露,任志強沒有向當局妥協,才被判罪。早前有消息稱,習本想放任志強一馬,只要任寫下「保證書」可放人,但遭拒絕,習為此怒砸九雲杯。

中共北京紀檢監察網23日深夜通報,對北京市華遠集團原黨委副書記、董事長任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調查。

通報稱,任志強在重大原則問題上不同黨中央保持一致,公開發表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文章,對黨不忠誠、不老實,對抗組織審查,夥同子女大肆斂財等,經研究,決定給予任志強開除黨籍處分,取消他享受的待遇,並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這則只有500字的公告,是在當地時間晚10時26分發佈的,公告中沒有交代任志強的下落,也沒有提及他那篇批評習近平是個「小丑」的檄文。而當局羅列的罪名讓一些網民感到不可思議。

有海外華人評論:「土共能不能上點枱面?要栽贓也要多做一點功課——公款買高爾夫球卡,比起富可敵國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們是不是很廉潔,是不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任志強的好友:任志強沒有低頭,沒有屈服

任志強的好友、女企業家王瑛24日早上在朋友圈中發帖質問,「就憑下面那幾條要把這老哥入刑?!這是明目張膽的政治迫害!」

王瑛告訴美國之音說,對於這樣的結果,自己並非毫無心理準備。「因為我們陸陸續續也會聽到一些消息,任志強始終是保持了他自己的一個立場,一個態度,應該是沒有低頭,沒有屈服,所以就一定會有這樣的後果。」

王瑛表示,任志強作為中共黨員,與他的黨之間有了衝突,毫不避諱地對這個黨和黨的領袖提了意見。黨不能容忍開除了他,可是黨解決這個衝突,竟然帶了這樣的一個尾巴,開除你黨籍還羅織罪名把你入刑,這不是政治迫害是甚麼?

從這些罪名看,任何一個有經驗的律師都可以做出無罪辯護,王瑛說,她會密切關注此案的後續,因為刑事審判程序和法庭「是個公地」,中國老百姓有資格關注。

王瑛是任志強失蹤後罕見地為其公開發聲的中國商界人士。她批評當局處理任志強的目的就是為了恐嚇他人。

「這樣的一個政治迫害是否能夠成功,如果說我們現在誰都不吭聲了,誰都不再做反應了,那我想他已經成功一大半了。」王瑛說。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傳任志強拒寫保證書 習近平怒砸「九雲杯」

3月初,任志強撰文批評習近平處置中共病毒疫情不利,是個「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文章發出不久,任志強失聯,他的多位友人證實,他於3月12日被帶走,中共將此事定為國安「重案」。

4月16日,異己作家老燈在推特發消息說:習近平在「南巡」前指示,任志強寫下保證書,即可放了他。但是任很倔強,不屑於這個要求。習「南巡」回京後得知任未寫保證書,頓時大怒,甚至砸了他專用的「九雲杯」(杯上有九朵祥雲),並指示查辦任志強。

同月19日,老燈再次透露,任志強的問題非常嚴重,沒人可以出面疏通。因為是習近平欽定辦案,他的那篇文章,深深激怒了習近平。任志強案已經定性為敵我矛盾,恐獲刑不低於15年。

北戴河會議在即 警告反習集團

4月7日,中共宣佈對任志強進行審查。隨後,網上流傳出一份4月8日習近平主持政治局常委會議時的講話紀要。習談到任志強案,習說:「有沒有反習集團?可能有。有沒有反習疫情?我看有。」

接著習威脅:對反習疫情要像對病毒一樣,實施檢測和隔離。並稱任志強背後肯定有人,紀委正在查。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現年69歲的任志強是中國知名房產界大亨,也是中共「太子黨」,綽號「任大炮」,一向以「敢言」著稱。4年前,他因譏諷「央媒姓黨」遭「留黨察看一年」的中共黨紀處分。

任志強此次被審查後。有澳媒引述學者分析說,任志強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有道義和輿論的支持,有知識份子階層、黨內改革派和企業家群體在觀戰,這就是習近平最害怕的地方。

北京時政評論人士華頗也分析認為,習近平不會輕易釋放任志強。因為習要站穩腳跟,這時候習更要顯示強硬的一面,如果退一步,有可能一退千里,潰不成軍。所以習不會輕易讓步。

中共紅二代、陽光衞視集團主席陳平也於3月22日轉發一封建議書,呼籲緊急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去留的問題。

如今中共北戴河會議在即,北京當局選擇此時定罪任志強,引發外界猜測。有分析認為,習近平此舉意在警告反習集團以及中共元老,不要在北戴河期間找習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