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院要求中國駐侯斯頓總領事館72小時內關閉,「以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和美國人的私人信息。」美國國務院7月22日在聲明中,譴責「(中共)在整個美國範圍內,對美國政府官員和美國公民進行大規模的間諜活動和影響行動」。

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22日也指出,中共駐侯斯頓總領事館根本不是外交機構,而是中共在美國大型間諜中心,早就應該被關閉。

前中情局(CIA)官員Dan Hoffman接受Fox電視台採訪表示,侯斯頓是美國的航空、能源、製造業的主要基地,中國公司GH America(註:新疆廣匯實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在侯斯頓購買了超過10萬英畝的土地,以監視附近勞克林空軍基地(Laughlin Air Force Base)的情報,FBI正在調查侯斯頓地區的多起中國間諜活動案。

駐侯斯頓中領館被美國勒令關閉,激起華人強烈反響,22日,他們紛紛在推特和網絡上留言,指出在美國從事間諜活動的又何止中共的領事館,孔子學院、大陸同鄉會、各類親共團體、中國學生聯誼會等組織及其負責人,都多多少少涉嫌在美國從事間諜活動,幫中共滲透美國,在美國輸出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扮演中共在海外「代理人」角色。

移民律師葉寧22日接受採訪表示,他對此驚訝在兩方面,一是中美建交41年來,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此嚴重的事情;美蘇冷戰時,美國曾經驅逐過蘇聯的外交官,受通俄門事件影響,2017年美國曾要求關閉俄羅斯駐三藩市的領事館,但下令關閉中國總領館還是第一次,關閉領館比驅逐外交官要嚴重得多;第二個是,美國要麼不做,但一旦付諸行動,動作幅度很大,就如美司法部在21日起訴兩名中國黑客,指其受僱於中國國安,攻擊世界各國的電腦設備超過10年,企圖盜竊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苗的機密,「其實美國為此做了很長時間的調查」。

葉寧表示,在美國的一些大陸同鄉會、親共團體、孔子學院涉嫌充當中共的「外國代理人」,他們接受中領館佈置的任務,為中共站台,美國政府一直在默默調查、掌握這些情況,只不過還沒有出手,一旦出手,會招招擊中要害。

葉寧指,親共團體受兩個法律的制約,一個是《外國代理人登記法》,他們如果進行外國代理人活動,但沒有向司法部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是要面對刑事責任的;另一個是1950年代的《共產主義控制法》,針對在美共產黨及反美勢力的舉報,FBI予以受理。他表示,在當前美國全面反擊中共,針對共產黨在美滲透、間諜活動進行清理門戶的時候,對親共人士的一舉一動也會非常留意。

共產黨在美國的滲透、間諜活動表現在方方面面,比如在社區遊行時,出錢僱傭大量人員舉紅旗佔領美國街頭,整個社區變「紅海洋」;攻擊法輪功;同鄉會搞「19大海外宣傳員」(如福建同鄉會),發「海外宣傳員上崗證」;在海外華人、留學生中搞「黨組織生活」、「入黨儀式」等。

據知情人透露,在法拉盛擺攤攻擊法輪功的X教聯盟負責人李華紅,接受大陸「610辦公室」(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和中領館的指使;「公款」接待來「考察工作」的大陸610人員,把他稱為「弟弟」,610人員來美時住在法拉盛喜來登飯店;她長年租賃檔口存放反法輪功資料,中共政法委通過天津同鄉會的個別人向她提供資金。

葉寧還表示,「共產黨的企業來美國上市,竟然可以享受特殊國民待遇,可以免受美國財政部和司法部的年檢,提供它自己請的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審計報告,就可以通過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審查,就可以在華爾街上市、圈錢了。」共產黨一方面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破壞美國的國防工業,另一方面卻瘋狂地在中國擴軍備戰,提高軍事技術,「這些都是非常嚴峻的問題,實際上就是美國作為自由世界領袖的生死存亡的問題。」

對於一些僑團負責人已經是美國公民,在美國的身份是否會因參與親共活動而受到影響?葉寧表示,如果這些人已引起了美國當局的注意,他們之前在考公民或辦綠卡時若隱瞞了共產黨員身份,他們的隱瞞可能會被重新挖出,涉嫌移民欺詐;如果他們不涉及隱瞞共產黨員身份,但他們在美的活動有可能被認為觸犯《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和《共產黨控制法》。

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7月7日在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譴責中共盜竊美國機密越發猖狂,透露FBI的5,000例反情報(間諜)案件近一半與中國(中共)有關,大約每10小時啟動一起與中共相關的反間諜案。

侯斯頓中領館被指是「間諜中心」的消息發出後,在推特上,推友要求美國擴大調查中共在美滲透和間諜活動,調查親共團體、組織的聲音高漲。

學者滕彪在推特指出,「關閉一個侯斯頓領館,根本阻止不了中共間諜的猖獗。甚麼同鄉會、商會、校友會、孔子學院、各個中共媒體……都多多少少有間諜功能。」

推友ohnny.R表示:「最重要的是從各種官方僑團開始排查,還有每次從國內來重要訪問人員時,站在街邊搖小旗歡迎的,都應該是重要審查的方向。」

推友「精神牛仔」表示,「很好。千人計劃有兩個,還有個青年版千人計劃。兩個版本加起來有兩、三萬人。孔子學院、僑團、同鄉會、商會、和平統一促進會、華人教堂、媒體、律師樓,都是重災區。」

時政評論員高峰表示,美國整體民意要求特朗普對中共狠狠反擊,特朗普執政四年的經濟成就被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摧毀,他的前國安顧問博爾頓揭露他與中國勾兌,「特朗普如果不對中共出手的話,博爾頓說的就會起作用;如果特朗普對中共出手的話,博爾頓說的就不起作用,所以特朗普已沒有退路」。

民主人士郭寶勝表示,自己在密西西比州傳教的時候,就親歷侯斯頓中領館通過僑團、孔子學院操縱華人,統戰、滲透,他22日在自媒體上奉勸親共人士「應該拋棄恐懼,與反共的人站在一邊,棄暗投明。」

針對親共人士如何擺脫嫌疑、確保能繼續在美國安身立命,葉寧表示,現在大形勢擺在面前,跑在前面的親共人士,今後最好不要再與中共走近,並應主動向美國政府揭露共產黨統戰陰謀,揭發共產黨在美國搞的間諜活動。

「為了他們和他們家人在美國的安全,應該趁早向聯邦調查局、美國司法部主動去交代問題,遲早會有親共人士被抓,他們為了脫罪,也會搶在前面去做FBI的污點證人,相信今後向FBI的舉報會大量增加」;另外,跟隨中共的小粉紅也應當機立斷斷絕參與親共僑團的任何活動,與中領館、親共僑團切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