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2月15日,正月二十二。今天有很多關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消息,比如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被調查、3月1日或實施斷網、沒有症狀的感染者不屬於病例、絕望的人們採取極端手段等等。還有不少內容,不論是圖片還是影片,後面一一會展示給大家。

這裏先說兩件事,希望引起大家注意。一個是中共官媒新華社14日報道,習近平在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上表示,要「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這是武漢疫情爆發以來,習第一次在公開講話中提到「生物安全」。北京為甚麼突然宣佈推動生物安全立法呢?

另一件事,13日和14日,中國多個地區出現了非常罕見的天氣,北京先雨後雪,武漢雷電交加,湖北宜昌、秭歸、恩施等地下起了雞蛋大的冰雹。而內蒙古則出現了5個太陽,時間長達1個半小時。中共肺炎肆虐之下天呈異象,對習意味著甚麼呢?

高福被調查?

15日很多媒體都在報一個消息,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被調查了。大陸門戶網站新浪、163新聞,還有鳳凰網等都做了報道,但是很快刪除了消息,只剩下一個標題還在。

在貴州綜合廣播的官方微博截圖可以看到,「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紀律審查和國家監委委員會監察調查。」

不過貴州綜合廣播隨後又發了一段文字,說這個信息是「未經認真核實」的,對原文進行了刪改。

網友調侃貴州綜合廣播說,「一個成熟的官博,自己造謠自己闢,說不定還有續集。」

高福被調查這個消息是真是假呢?我們需要繼續觀察。但是看網友的留言,大多相信「無風不起浪」。有位網友說,「不出意外的話,馬上會實錘。各家稿子都準備好了,就差按一下『發佈』按鈕了。」

還有一位網友說,「實踐證明第一個發佈的消息都是真言,闢謠的才是謠言。」

我們13日已經說了,有跡象顯示,習近平掀起了一股追責風暴,多名官員已經被拿下。在網民編寫的打油詩中,高福的名字就在其中。在武漢疫情爆發初期,高福曾對外宣稱「沒有證據顯示人傳人」。

高福和中共其他官員隱瞞疫情真實情況,造成了如今的疫情蔓延全國。從這件事上可以看出,中共官員的話不可信。

說到中共官員的話不可信,順便說兩個15日的消息。第一個說國務院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共央行副行長范一飛表示,「央行保持穩健貨幣政策,中國絕對不會出現大規模通貨膨脹。」

范一飛的話中,暗示了一點,目前已經出現了「通貨膨脹」。「通貨膨脹」,用大白話說就是人民幣不值錢了。

但是范一飛說「絕對不會」出現「大規模」的通貨膨脹。對他這個「絕對」的說法,您還信嗎?中共專家組成員王廣發1月10日說中共肺炎疫情「可防可控」,結果21日自己承認他也被感染了。中共官員的話,有幾分可信度呢?不用我多說,您應該知道下一步幹甚麼了。

順便說一下,非洲正在鬧25年來最嚴重的蝗蟲災。影片中顯示,用鋪天蓋地來形容並不過份。《科技新報》報道,估計至少有4000億蝗蟲,以每天150公里的速度,已經達到了與中國接壤的印度,37萬公頃的農田遭殃。蝗蟲會不會蔓延中國呢?相當值得關注。

第二個消息是,中共國新辦在武漢舉行了新聞發佈會。新任湖北省委常委的王賀勝表示,防疫到了最關鍵階段,「確保不出現第二個武漢」。

對王賀勝的說法,我們就不再質疑真假了,只想知道武漢究竟是甚麼情況。

武漢六個「一律」

從15日開始,武漢實行「六個一律」了。網友爆料的內容顯示,武漢當局召開了緊急會議,除了有值班任務的中共官員和工作人員之外,全體居民「非必要,不外出」。

日期顯示為2月14日的通知說,「疫情非常嚴峻」,15日開始「糾察隊上街」,全市禁止私家車上路。要求嚴格執行「6個一律」:外來車輛一律不准進市;外來人員一律不准進市;人員一律不准出戶、戶外不准有人;除藥店和證照齊全的生活超市外,其它店舖、攤點一律關閉;除配有檢查證照和垃圾轉運車外,其它車輛一律不准外出;包村幹部、值班人員、網格化管理員一律配戴口罩、袖標和檢查證等明顯標誌。

當局下達這麼嚴格的指令,是怕人跑出去嗎?還是怕外面人看到甚麼呢?

之前我們在節目中有2次提到武漢可能要被斷網,目前的種種跡象顯示,武漢的局部已經被斷網了。但是有人跟我們留言,說她女朋友就在武漢,沒有斷網,言外之意說我的消息不準確。

網友發給我一張網絡截圖,是中共網信辦的官網截圖。內容是中共網信辦主任莊榮文在2019年12月15日簽發的第5號令,要對網絡信息內容生態進行治理。將要從2020年3月1日開始施行。

14日北京市政府也升級了管制,要求所有返回北京的人員先隔離14天。《北京日報》報道,為了控制中共肺炎的傳播,北京市政府要求所有返回北京的人實施為期14天的自我隔離。對拒絕隔離或不遵守規定的人,要進行嚴懲。而且還要求,返京人員回到北京前,必須提前向在北京的所在單位、居住的社區和村莊報告。

衛健委:無症狀感染者不屬於病例

14日,《北京日報》客戶端發出一個消息,引述中共國家衛健委的說法:「無症狀感染者不屬於病例,不需要對外公佈」。

這個消息意味著甚麼呢?是不是當局已經救治不過來了,死亡數字太大了,所以必須隱瞞實情呢?

14日有一段影片傳得很廣,是中共央視對武漢同濟醫院護理部主任汪暉的採訪。其中有這麼一段對話:

我們的影片下方,總有幾個人在質疑我們消息的真實性。但是我們的消息爆出後,基本都被一一證實了。而這段對話,更是從央視流出的,是同濟醫院汪暉主任的親口講述。還會有人質疑嗎?

不管是汪暉故意透露實情也好,還是她無意間洩露了秘密也好,大家可以自己計算一下這個數字。幾十萬的標本,每一個標本對應著一個人。這僅僅是同濟醫院一家的數字,其它醫院呢?武漢有二三十家醫院,這個數字有多龐大?

我們還收到另外一個爆料。影片中的對話顯示,只有住院的病人才給測試,門診不給測。由於殯葬部門忙不過來,導致急症室成了停屍房,而絕大部份患者是死在了家裏。

網友爆料:武漢醫護人員死數千人

有一位網友爆料,他的朋友是武漢一家三甲醫院的醫生。據他的朋友說,很多醫生被感染了。但是上面要求不准對外透露此類消息,後果很嚴重,照片和影片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最近很難了解到第一手消息。網友用了一個驚悚的表情:「傳消息出來會被槍決!!」

網友表示,國內的醫院把疫情當作是敏感話題,絕不向外透露半個字,「一切服務於政治」。

不過另一位網友披露的消息很驚人,僅武漢本地去世的醫護人員可能要超過5000人了。

這位網友是從北京支援武漢的一位呼吸科主任那裏得來的「小道消息」,一共是四點。

第一點就是武漢本地去世的醫護人員可能要超過5000人了;

二是感染的醫護人員家人一定超過10萬人;

三是很多是由於病毒引起的呼吸衰竭進而引發心肌炎或者其它合併症而去世,真正因為呼吸衰竭而憋死的不多;

四是那位呼吸科主任的原話:「醫院裏現在就是死人堆裏挖活人」。

14日中共官方還在對外通報,說截止到11日,全國確診染病的醫護人員有1716例。湖北染病的醫護人員共有1502例,武漢佔了1102例。

現在大家自己評斷,誰的更可信?

病毒不斷變異,無法根治

前不久,廣西南寧市紀委官網發了一份通告,說南寧衛健委辦一名官員在微信群,向自己的家族和老鄉發送了中共肺炎疫情防控的「不實信息」,被撤職了。通告沒有說這名官員發送的是甚麼信息,又是語焉不詳。

人們都有好奇心,這名官員究竟發送甚麼信息被撤職呢?

14日,一份南寧的內部通報開始在網絡上流傳。通報顯示:「此次確證的冠狀病毒為β型,也就是中共病毒的變異II號」。最後部份特別指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無法自癒、無法根治、會有後遺症」。

這個消息很讓人震驚,不知道那名廣西官員是不是傳播了這個消息。我們在14日節目中提到,加拿大已經發現,對2名康復者檢疫發現,他們的體內仍然攜帶著病毒。

大陸相關研究人員發現,中共病毒是一種RNA病毒,經常發生變異。但是多數變異不會改變胺基酸序列,對病毒影響很小。

但是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在《國家科學評論》發表的論文中表示,研究人員在分析廣東省一些家庭感染病例後發現,病毒在家庭中傳播時,胺基酸已發生改變。但不確定毒性是否增強。《第一財經》在報道這個消息時表示,病毒變異除了有加速傳染的風險,也可能讓防疫更加困難。

法國巴斯德研究所微生物互助平台(P2M)主任、國家流感中心副主任埃努夫(Vincent Enouf)表示,無人能預測病毒會突變到何種程度。

習近平首提「生物安全」不打自招?

14日世衛組織宣佈,國際專家組所有12名成員將在本周抵達中國,協助中方抗疫。但世衛組織專家是否可以獨立核實疫情值得懷疑。

喬治城大學法學院全球衛生法教授格斯汀(Lawrence Gostin)對BBC表示,中國(中共)是否會允許世衛組織專家獨立核實有關疫情發展軌跡的重要信息,「非常令人擔憂和不安」。

這樣一場危機全人類的大瘟疫,直到現在,中共病毒來源仍然沒有查清楚。很多媒體都質疑,病毒可能來自中共設在武漢的P4實驗室。

14日,習近平在深化改革委員會的會議上有一個講話,他特別提到了加速推動生物安全立法,要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安體系。

習在講話中連提5次「生物安全」,這讓外界產生各種猜測,是不是對外界分析的「病毒經過人工干預」不打自招了?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推文表示,根據習的講話推測,有關中共病毒來源,北京應該已經有內部調查的初步結論,武漢病毒研究所恐怕難逃其咎。

有網友跟帖說,「現在只剩一個問題未解:『有意投毒還是無意洩露?』」

中國實驗室「完全沒有制度性規範」,讓一位熟知P3實驗室運作模式的美國病毒博士非常吃驚。他匿名對自由亞洲表示,「很驚訝中國大陸還沒有這樣的法規。它們已經蓋了好幾個P3、P4實驗室,這是蠻恐怖的一件事情。」

「為甚麼要有法律?因為一個病毒要被帶出去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比如你今天處理檢體的時候,戳破了手套、沒有處理程序,你要不要通報主管?還是就回家到處走?」

美國伊利諾伊大學法學教授弗朗西斯·博伊爾(Francis Boyle)認為,武漢P4試驗所是病毒的來源。他猜測中共正在研究SARS,並通過功能突變獲得將其進一步武器化的特性。如今武漢疫情以大流行的方式爆發,確實是一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

這位哈佛大學博士指出,中共在P4病毒實驗室「研發、儲藏這種生物武器是極度危險的」。歷史上,這些實驗室都有洩露病毒的記錄。

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學院歐尼爾國際衛生法中心研究員、博思法律事務所資深律師劉汗曦表示,因為這次中共病毒疫情很有可能是來自於生物實驗室的管控不當,而這個問題其實應該存在於中國全國各地,包括醫院與大專院校等各種實驗室中。

博伊爾說,此次病毒已造成國際事件,呼籲應關閉所有的P4病毒實驗室。

習受挑戰 中共是最大病毒

博伊爾分析認為,從習近平的談話來看,代表他意識到生物安全問題的嚴重性,可能危及了他的政治地位。

中國問題專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對美國之音表示,隨著死亡人數的不斷增加,以及付出的代價越來越高,當局可能難以怪罪他人。中國民眾會把憤怒轉向北京現任最高領導人,這將損害習近平的信譽。

美國智囊外交關係協會會長哈斯(Richard Haass)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表示,中共病毒已經成了習近平的最大挑戰。因為習定於一尊,手上集中的權力是毛澤東以來所未見的,所以出了問題後,他很難讓別人承擔責任。

哈斯認為,除非當局能夠很快地遏制疫情,否則將是八九六四以來「最大的挑戰」,而且還可能成為「比天安門事件更為嚴重的危機」。

香港中文大學客座教授林和立也認為,中共病毒疫情是習近平上台以來「最嚴重的危機」,已經影響了習近平的權威和聲譽。

法國媒體表示,這場流行病造成的沉重代價,已經揭示出中共「體制的缺陷」,中共的掩蓋疫情和對真相的恐懼,推遲了衛生措施的實施,人民已經徹底憤怒,而中共官員仍然在擔心他們的國際形象受損。

知名漢學家裴敏欣認為,共產黨是造成這場病毒災難的主要責任者。1990年的河南愛滋病,2003年SARS,2006年的禽流感,最近幾個月的非洲豬瘟,每次都是中共造成的。

前不久,知名法學家許章潤發文,「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文章痛陳當權者「無恥之尤,民心喪盡」。

2月4日,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準備演講。演講開始前,一名中國男子突然站起來高喊:「習近平,下台!」

有網友表示,中共就是人類最大的病毒。中共不倒,中國不會好;中共不倒,世界不會好。

斷水、斷電、斷氣⋯⋯民眾怎麼活?

我的朋友曾錚轉發了一則影片,影片中顯示,很多人排著長長的隊伍等著領水。影片的字幕顯示:還是發生了,斷水、斷電、斷(天然)氣⋯⋯城市能夠存活多久?

另外我還想問一句:當局沒有想過嗎?這不又是人群聚集了嗎?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不會發生交叉感染嗎?

另一個影片顯示,居住在不同樓層的人們,在自家窗口紛紛用繩子放下塑料桶領水。下面的工作人員在一個一個地給各家分水。

國內外的專家都已經查驗出,病人的糞便中含有病毒。那麼斷水之下,抽水馬桶怎麼使用呢?有繩子的家庭,有力氣的人可以一點點地領水。那些沒有繩子的家庭怎麼領水?老年人的家庭,他們有力氣往上提嗎?

這是早晨看到的一則影片,這名男子的家門已經被封死了,根本出不去。絕望之下,他點燃了自己的衣物。

發聲為自己、武漢人民和中國同胞

收到一位網友轉來的影片,影片中的女子說自己的父母就在家等死,「有錢也買不到藥,買不到病房」。她說發聲很危險,但必須發聲,為自己,為武漢人民,為了全中國所有的同胞 。

【武漢女士發聲:同胞,因為武漢這個事情,武漢這事情,武漢這個瘟疫,都是有計謀、有計劃發出來這個瘟疫。因為是政黨裏面你搞我、我搞你的事情,犧牲的是我們貧民老百姓。我的家人、我的父母在家等死,沒有人關心我們貧民老百姓的性命。有錢也買不到藥,有錢也買不到病房。然後香港同胞,你們獨立我支持,台灣獨立我也支持,西藏、香港獨立都支持,擺脫共產黨的邪惡手爪。

腐敗的政權,邪惡的社會,沒有一個人可以自由發聲,沒有一個人。一個人自由發聲就進去警察局、喝茶、拘留、判刑,法律是他們辦的,不是我們來說的。他們說能判幾多年,就判幾多年,律師都沒有用的。有一個正義的律師,都會關起來,他不會真正地說話。因為他們有邪惡的政權壓迫下,不能真正地說話。

我要告訴你們,一個人犧牲、兩個人犧牲,革命肯定是有血有肉來犧牲。我想站出來,我暴露出來,我就要站出來,我就要犧牲,為我的父母、為我的家人,為我以後的後來可以自由的生活!

我發聲,我也很危險,我也知道。但是我已經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滿院子的人在醫院裏面,沒有病床,沒有醫藥。CCTV講的那個新聞全部都是假的!全部!

他們的吼聲、他們的叫聲我看到了,我要發聲,我要為我自己發聲,我要為我武漢的人民發聲,我要為中國同胞發聲!】

異象紛呈 天已怒

這場瘟疫,已經造成了生靈塗炭、民不聊生。不僅是民眾忍無可忍,似乎老天也已經憤怒了。接連兩天,中國大陸各地紛紛出現了各種非常罕見的天氣。

北京雨轉「雷打雪」

13日夜裏,北京突然下起了雨。但是到14日,又變成大範圍降雪。

北京南四環一位居民拍下的影片中顯示,漫天大雪紛紛落下,但是遠處卻有雷聲在響動。影片中,一道道閃電非常刺眼。

「雷打雪」,在我的記憶中還從沒見過,也很少聽說。但是正月裏打雷,按照中國的傳統民俗來說是不吉利的。中國有句話,「正月打雷,遍地是賊」。意思是,偷盜行為會多。

另外中國古代諺語中有另外的解讀,比如「正月打雷人骨堆,二月打雷牛骨堆,三月打雷稻穀堆」,「正月打雷墳鼓堆,二月打雷草鼓堆,三月打雷麥鼓堆」,「正月打雷屍骨堆」等等,都是指正月打雷不是好兆頭。

武漢「電閃雷鳴」

14日夜裏,武漢的夜空被一道道刺眼的閃電劃破,一聲聲炸雷接連不斷。看上去十分恐怖。當地民眾形容「簡直是天崩地裂」。

武漢市民劉先生14日晚上對《大紀元》表示,「武漢正在下暴雨,馬上要降溫,降16℃下去,15日要下大雪啊。都立春了,武漢卻要下雪了。湖北在大面積的下雨,風雨交加,雷聲滾滾!老天哭了。」

劉先生說:「天災也來了。四川、湖北野三關都發生了不好的天氣。冤情太大了,老天爺都不願意了。到處下暴雨啊,下冰雹啊!」

有武漢市民寫了一首詩《閃電說》:

撕吧,天空

這一次你不把黑暗的內褲撕光
打雷也沒有用
你乾脆也把頭上的天神拉下馬
降到民間認個錯吧

暴雨何為呀
還不如人間淚水
閃電在天上
人骨頭也在天上

他們在找那掛起來的巨大的肺嗎
天空,撕吧
撕吧!

2020年2月15日02:44

14日晚上,河南多個地方也出現了電閃雷鳴。網上有一段據稱是河南14日晚的影片,其中顯示,伴隨著天空中的巨響,一道道閃電似乎要把夜空撕成裂片。

上午地震 下午冰雹

14日下午,湖北宜昌秭歸縣多個地方突然下起了冰雹。雞蛋大的冰雹劈哩啪啦地砸下來,有的轎車被砸出了大大小小的坑,引起人們的陣陣驚呼。很短的時間,白花花的冰雹就覆蓋了地面。

當地很多村民拍下了很多影片和照片。網絡上有不少,我們也收到了網友的爆料。網友說,「我們太難了,上午地震,下午冰雹。」

據中國地震台網測定,14日上午11點05分,湖北宜昌市秭歸縣(北緯30.93度、東經110.8度)發生了2.4級地震,震源深度6公里。

五日同時現

與湖北、河南雷聲滾滾、冰雹滿地不同的是,內蒙古14日出現了更奇異的「五日同天」景象。當然,專家們把這種現象稱為是「幻日」。

當地民眾拍攝的影片顯示,天空中出現一個巨型圓圈,圓圈上有5個太陽彼此相連。其中一個太陽又自帶一個圓圈,這個圓圈和巨型圓圈交疊處,又各有一個太陽。

這個令人震撼的景象,持續了大約1個半小時。在內蒙古包頭市達茂旗、烏蘭察布四子王旗、錫林郭勒盟等地都可以看到這個奇異景觀,大陸媒體也做了相關報道。

中國古書中記載,這種異象,都是被朝廷中司職觀天象的官員用來預測吉凶,告誡當朝掌權者。比如《晉書.天文志》中記載:公元314年一月,有三個太陽自西向東運動;317年一月,又出現三個太陽,有白虹直通天頂。

占卜的人說:「白虹,預示有兵亂。三個太陽一起出現,不過三個月,諸侯要爭做皇帝。」結果到3月,江東的吳國稱帝,其他諸侯也相繼稱王,天下大亂。

那麼這次「五日同天」的異象,在中共肺炎大爆發之際出現,是不是也有甚麼含意呢?

15日有網友爆料,西寧勝利路口的龍門,不知甚麼原因,今天都向西的方向傾倒了。網友表示,「西」與「習」是諧音。

好,以上就是15日節目的完整內容,是否對您有一些幫助呢?如果您喜歡並希望繼續收看新聞看點,您可以點擊影片右下角的歡迎訂閱,這樣我們有新節目上傳,您就可以第一時間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聞看點分享給您周圍的人。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