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是現在全世界最受關注的事件。越來越多的消息說,這是中共生物戰研究洩露出來的病毒。這場災難的天災成份很低,人禍成份很重,遠遠不是三七開。

最近我做了一個推特上的測試,引用了一段給中共洗地的外國專家的話;故意不加評論,看看大家的真實反映。結果得出兩個結論,一個是憤怒,極端的憤怒,連五毛都跟大家一樣憤怒。另一個就是一面倒,大家都看出來這次的病毒事件不是天災,而是人禍。

就連那個被中共收買的法國專家都承認,這次的病毒不可能是自然變異,只能是實驗室裏拼接出來的。換句話說就是只能是做生物戰研究,才有動機製造出這樣不可能自然變異產生的病毒;才能夠具有幾種不同病毒的特點,危害極其巨大。

武漢病毒研究所立刻成為國際關注的目標。從幾十年前開始,國際社會就在關注中共的生物戰研究。只不過沒有確鑿的證據,又不敢得罪中共,所以沒有國家出來正式譴責。但有小說都提到了毀滅人類的致命病毒,來自武漢。

小說當然不可全信,但也不可全不信。因為有些證據不足但又相當可靠的事情,正式的場合不能說,非正式的小說反倒可以說。就像中國的謠言,不可全信,但也不可全不信。特別是在沒有言論自由,也沒有信息透明的國家裏,謠言和小說的可信度比官方消息更可靠。

現在,四十年前關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小說,為甚麼被事實證明了呢?就是因為當時西方的情報機構,已經得到了中共研究生物戰的確切消息,並且知道了武漢實驗室是研究的重點單位。只是大家都沒有想到,中共的內鬥和管理混亂,會有意無意地造成致命病毒的洩漏,在自己的國家裏造成這場巨大的災難。

最近的另一個新聞,是負責製造這種病毒的女科學家出面否認,而且說要用她的生命擔保,這個病毒和武漢實驗室沒有關係。還像潑婦罵街一樣,讓造謠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反應為甚麼如此強烈,為甚麼如此失態?連裝一裝文雅都不會了呢?

因為她知道事態的發展,按照中共的習慣一定會找一些替罪羊出來,她自己的小命休矣。何況她自己在西方科學刊物上發表的論文,證明了他們做過病毒基因拼接的工作,而且還就是在中共病毒上做的拼接。那時候西方不敢得罪中國,所以他們非常囂張,無所顧忌,也沒想到會有今天的災難。

那個女科學家敢於站出來罵人,可能還有一種僥倖的心理。如果可能,中共會繼續保密,試圖掩蓋進行生物戰研究的罪行。那就會努力證明這些科學家無罪,一切純屬意外。從一開始中共就掩蓋了疫情,並且東拉西扯地企圖掩蓋事實。這次的最高當局疫病領導小組,也都是一幫宣傳幹部。其掩蓋事實的企圖非常明顯。利用中共掩蓋事實的企圖保住自己的小命,不是沒有可能。

既然公眾對病毒的來源越來越清楚,既然中共自己更清楚病毒的來源,那麼就應該從源頭開始組織疫苗的研究,而不是搶注別人的專利,繼續做缺德的事情。開展國際合作,及早研製出控制病情蔓延的疫苗,是解決這次災難繼續擴大的不二法門。

希望共產黨和習近平多少還有一點兒良心,把力氣花在解決疫情蔓延上。否則在事情越來越無法掩蓋的形勢下,你們傳統的大忽悠法寶這次肯定過不了關。
——RF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