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再次嚴重起來,筆者工作的長者中心服務再次停止了。本來我在這個周五有兩場講座,一場在長者中心,跟長者分享有關疫情下的情緒管理,可是中心的非緊急服務必須暫停,我的入職後處男作必須延期;另一場則和兩位拍檔在書展主講有關升小面試前的預備攻略,是的,今年我又有新書跟大家見面,可是在疫情變得如此嚴重的情況下,剎停書展絕對是明智的決定。

暫停兩場講座,對我來說算不上甚麼,收到通知後不到2分鐘,我已經着手準備網上講座預備工作了。畢竟,我還年輕,在職場上,只要我願意的話,還是有很多選擇。所以我在中心一點都不悶,每天都過得非常充實,但是跟進個案,已經忙得不可開交,結果這篇稿還是等到編輯大人催稿的時候才急急忙忙地動筆。

可是,一班長者的生活就絕不忙碌了,許多老友記每天只能待在家中望着電視機發呆,尤其是獨居的長者,間中收到社工打來的電話,就像是一個活在放到10年的人再次遇到其他人類般興奮。因為疫情的關係,他們不能去公園晨運、不能去飲茶、中心的活動又停止了、不熟悉智能手機怎樣操作、也不敢去見朋友,所以生活悶得發慌。

我們每個社工都有幾十個個案在手,但這些個案裏的長者就只有一個社工,我們打電話打得非常忙碌,但他們就只能和我們聊大約十幾分鐘。能夠為他們解一解悶,也是一件非常有價值的工作。但是,大家的心裏還是希望疫情快點過去,讓這些老友記盡快可以回復多姿多彩的退休生活。雖然,曾抱怨過在社工房內被出面活動室裏的大媽舞、二胡、中樂團的聲浪持續轟炸,但忽然要我待在冷清清的長者中心內,還我感到非常納悶,我開始掛念老友記的吵鬧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