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隔了若干時日,皇太極敘述時,耳邊彷彿還縈繞著那淒厲的詛咒。他並不相信,一個充滿仇恨的詛咒,會有甚麼後果。但,隱隱,總拂不去那一點恍惚的不安。

莽古思聽得驚心動魄,暗幸:自己未曾與建州結仇。否則這建立了「大金」國號的崑都倫汗,真是可怕的敵人!

定一定神,他問「布揚古呢?」 

「他和他的弟弟布爾杭古投降了。本來,汗父想恩養他們,但布揚古太桀驁無禮,見了汗父,也不肯下跪磕頭。汗父好心,用自己的金杯,給他喝酒,他也不肯喝。汗父認為他對不殺之恩,一點也不感激,將來一定會恩將仇報,所以殺了他。但把布爾杭古給代善哥哥恩養了。」

「那,德爾格勒呢?殺了,還是恩養了?」

莽古思貝勒的福晉問。到底是差點做了女婿的人,她不免關心。皇太極答道:

「恩養了。汗父說,父親的錯,不應算在兒子身上。」

當時,他押著德爾格勒往努爾哈赤大帳去時,真想殺了德爾格勒。但沒有汗父的命令,他不敢擅自做主。找來了繩索,要捆綁德爾格勒。德爾格勒冷然說:

「要殺,不過一死,何必捆綁?難道你還怕我嗎?」 說得皇太極慚愧起來,反而愛惜他的英雄氣概,丟掉繩索,帶他去見努爾哈赤,並把剛才一番話,說給努爾哈赤聽。

努爾哈赤一見他,就覺得這位內姪,真是一表人才。而且面貌舉止,酷似亡妻孟古姊姊。又聽說是寧可死,也不受捆綁之辱的好漢,不由心中愛惜,微笑道:

「你的父親,逆天行事,受到上天的處罰。你曾勸他下台投降,已盡了你做兒子的本份。父親有錯,是他自己的責任,不應算在兒子身上。而且你是我福晉的親姪子,也是皇太極的中表哥哥,我會把你當子姪一樣恩養。」

說著,命人給皇太極和德爾格勒設席,把自己的飯菜賞給他們吃。德爾格勒道了謝,據案大嚼,努爾哈赤越發高興:

「我給布揚古喝酒,他卻怕我想毒死他,不敢喝。你的勇敢,和對我的信任,使我很高興。從今以後,你和皇太極要和親兄弟一樣彼此相待,來安慰你姑姑的靈魂!」

莽古思福晉對這個結局十分高興,笑著對女兒說:

「哲哲,你當初選擇了四貝勒,真是有眼力!否則,嫁了德爾格勒,一定飽受驚嚇。」

她的媳婦,寨桑貝勒的福晉笑問:「哲哲妹妹,你可曾見到那德爾格勒?聽說,他是遼東第一美男子呢!」

皇太極聽在耳中,不大受用,卻又無可奈何。忽然聽見一個稚嫩悅耳的聲音響起:

「男人漂亮有甚麼用?英雄,才是真正的男子漢!」

他循聲望去,只見說話的,正是那方才跑去迎接他們的小女娃兒。不禁大為納罕。

「是呀!德爾格勒雖然俊美,到頭來,卻成了投降被恩養的人,連自己的妻子也保護不了!」

莽古思福晉道。皇太極不由嘴角上揚,露出了微笑。

第三章

「多爾袞!多爾袞哥哥......」多爾袞翻了個身,睜開了朦朧睡眼,一時不辨身在何處。這不是在他赫圖阿拉的屋子裏;他抬頭看見的是圓圓的穹頂,身下也不是炕,而是厚厚的駝毛氈子。

他記起來了,這是在蒙古科爾沁!昨晚,莽古思設了盛大的宴會,為女兒女婿接風。直到月亮都西斜了,才把他送到吳克善的帳幕裏。

席間,他原被安排和兄嫂一起坐在上座;這是莽古思對他的禮貌。可是,他並不高興。和那些年紀比他大許多的貝勒、台吉們在一起,喝酒,他不喜歡,談話,他又插不上嘴,感到乏味得很。

是布木布泰救了他!布木布泰跑過來,把他拉到小孩們的席次上。席上有比他大,也有比他小的男孩、女孩,大家圍著他問長問短。這些在廣漠大草原上生長的孩子,完全無法想像遼東的景色,蒼翠、高聳入雲的山峰;生長著肥美莊稼的沃原;深得無法量測的森林;湛藍如寶石的清澈河流;還有,赫圖阿拉那堅固、壯觀的城樓和殿宇。

他雖然才九歲,還沒有能像哥哥們一樣,各領一旗,東征西討。但女真子弟騎射之術是從小的必修課,當有誰出獵時,他總也跟著。遼東樹海中,有的是打不盡的飛禽走獸。有時,他也被允許和山民一道去挖人蔘......◇(節錄完)

——節錄自《玉玲瓏》/聯合文學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