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9日,數百名先鋒集團網信平台投資受害者聚集在上海市經偵總隊維權,要求立案。這是該平台爆雷一周年之際,受害者發動的又一次大規模的維權,一年來他們投訴無門。

投資受害者王女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現在正值爆雷一周年之際,現在由於疫情原因,北京是高風險區域,導致他們無法進京維權,為了維權能夠有影響力,因此選擇在上海。

「因為上海是出借人數最多(數萬人),出借金額最大(達到400多億元)的地區,而上海是華東區比較富裕的地方,所以周邊的浙江、江蘇,包括江西、山西、陜西、山東、安徽這些地方都有人趕過來。」王女士說。

到現場的李先生向記者表示,當天大約有500多名受害者到上海經偵總隊門前,投資者們手舉寫有訴求的傳單,有的投資者穿著印有「網信詐騙,要求立案」的馬夾,從上午一直維權到傍晚。

維權過程中,有十餘名警察到現場,還有一部份保安。有一名女投資者打著寫有「網信詐騙」的陽傘,警察讓其收起來,雙方發生爭執。一名警號036627的警察一把抓住該女士的頭髮,將其拖到了中間的空地上,女士倒在了地上,其他警察圍了上去,想徹底制服倒地的女士。

其他難友看不過去,一邊喊著「警察打人了」、「不許打人」,也衝了過去,雙方發生了肢體衝突,有的難友手被擦傷。

現場的難友崔女士表示,一名八十多歲的老人由於情緒激動,心臟病發作,被120送到醫院。

2020年7月9日,數百名先鋒集團網信平台投資受害者聚集在上海市經偵總隊維權,要求立案。(受訪者提供)
2020年7月9日,數百名先鋒集團網信平台投資受害者聚集在上海市經偵總隊維權,要求立案。(受訪者提供)

李先生說:「他們說我們上海權限不夠,為我們作主很難,讓我們到北京去。要北京立了案才行,是北京管他們上海。」

先鋒集團及其旗下的「網信」互聯網金融平台是一個擁有全金融牌照、歷次檢查合規,並多次獲獎的大型金融企業和互聯網金融平台。

網信公司的老總包括先鋒集團的許多人,都曾有政府部門站台,獲頒大批證書,而且在一帶一路的溝通會議上作為金融行業的典型。習近平訪問英國的時候,(先鋒集團)也帶領手下前往。

王女士表示,參與先鋒投資的基本都是中產階層,有的是企業高層、政府工作人員,而且上海市公安局也有人投資。投資金額基本上都是以百萬、千萬元計算。

有一名投資者是企業老闆,將4億元的進貨款全部砸進去,還有的拆遷戶將拆遷補償款以及親戚朋友的錢七千萬元投入,一去不返。

據悉,網信平台投資金額達750億元,受害者達到17萬人。

王女士表示,該平台是有政府背書,性質很硬的P2P龍頭企業,被打造成為一個最成功、最有信用、最有官府背景的企業,並且收益率也符合法律的規定不超過銀行利率的4倍。導致比較有理性,甚至有專業知識、有資歷的投資者都放心地去投這個平台。

「這些投資者已經屬於成功人士,都是站在中產階級高端的城市裏面,他們是會判斷的,這個平台是可靠的,才會去投的。把錢放在這個平台裏,因為你只要到期,幾秒鐘錢就到了銀行卡上,非常好的平台,全部是合理合法的,你不覺得有任何風險。」王女士說。

但沒想到,這個平台在去年7月4日一夜爆雷,投資者的美夢瞬間破滅。

王女士還透露:「幾千幾萬的項目全部都不能兌付,從這個角度來說已經不對了,從發生爆雷一年時間,我們已經不相信這個平台是正常營運的一個平台了。我們查了很多證據,查下去全部都是詐騙,他是用了別人的信息註冊了一些假公司,出現問題後,21個執行董事會一層的,全部跑光,只留下三個人。」

最讓投資者感覺蹊蹺的是,去年10月5日晚,網信官微發佈訃告說,先鋒集團董事長、網信集團實際控制人張振新因多臟器衰竭、酒精依賴、急性胰腺炎搶救無效,於2019年9月18日在英國倫敦切爾西和威斯敏斯特醫院去世,終年48歲。至今投資者未獲得大使館出具的正規死亡證明,因此投資者對於張振新的死亡表示質疑。

投資者通過維權發現網信平台完全是一個詐騙平台,依靠他們自己根本無法查清其中的黑幕,因此他們現在要求警方立案,但是這一訴求被推來推去,不予立案。警方對維權者只是一味地打壓,採用監控、跟蹤、半夜騷擾、傳喚等手段進行打壓、恐嚇,有一位維權者被他們折磨得已精神分裂。

「到現在維權,不是錢回不回(的問題),因為靠我們自己的力量根本鬥不過這個詐騙集團,所以我們請求政府幫助。但是(政府)不幫助我們,現在都沒立案,也不調查,告訴我們網信違規不違法。投入了幾千萬,幾個億的投資者對這個國家氣不氣?對這個國家的司法機構已經徹底失望。」王女士說。

「通過這件事讓老百姓看到更多的真相,我們已經死掉了五個人,病死的,自殺的,還有很多人重度抑鬱,整天靠吃藥,不能上班,你說我們老百姓還能信甚麼?我們現在根本沒權,我們只是要生存的基礎。」

李先生則感嘆:「我們就像韭菜一樣,割了以後還沒有聲音。我們只能當植物,連動物都不配,無聲無息地給你割掉,現在要割韭菜根了,要連根拔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