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先鋒集團網信平台爆雷距今已經近一年,董事長據稱八個月前在倫敦「離奇死亡」,17萬投資者迄今討債無門。

先鋒集團及其旗下的「網信」互聯網金融平台,是一個擁有全金融牌照、歷次檢查合規,並多次獲獎的大型金融企業和互聯網金融平台。

先鋒集團及其旗下的「網信」互聯網金融平台,是曾多次獲獎的大型金融企業和互聯網金融平台。(投資受害人提供)
先鋒集團及其旗下的「網信」互聯網金融平台,是曾多次獲獎的大型金融企業和互聯網金融平台。(投資受害人提供)

一家中外合資企業的中層管理人員周先生是先鋒「網信」的投資者,他5月20日告訴大紀元,他2015年5月在上海市中心看到網信集團的一家門店,專門推銷互聯網P2P,還擺出中央領導為其站台的資料。

「我們一開始是非常相信政府的,因為先鋒集團這麼大的一個公司,而且網信公司的老總包括先鋒的很多人,都有政府部門站台,頒發了無數的證書,而且在一帶一路的溝通會議上,都是作為金融行業的典型獎勵的。而且習近平訪問英國的時候,(先鋒集團)也是帶領手下介紹中國金融的創新,你說這個事情我們能不相信嗎?」他說。

2019年6月28日,周先生發現投資平台帳戶裏的錢提出來很慢。7月2日,他發現帳戶通道關閉,所有投入的資金全部消失。這時先鋒集團董事長、網信集團實際控制人張振新出來保證說:「網信的事情我們全都兜底的,你們不要慌。」

但是當年的10月5日晚,網信官微發佈訃告說,張振新因多臟器衰竭、酒精依賴、急性胰腺炎搶救無效,於2019年9月18日在英國倫敦切爾西和威斯敏斯特醫院去世,終年48歲。

訃告稱,張振新家人在倫敦取得由切爾西和威斯敏斯特醫院出具的死因報告,以及由切爾西和肯辛頓區政府出具的死亡證明。

但是在投資者群中流傳著張振新是自殺的說法,還有人懷疑他是詐死。

大使館拒出具張振新死亡證書

周先生說,投資者聯繫在英國的一些親戚到倫敦去調查,要求中共駐英國大使能夠出一份死亡證明,但是大使館迄今沒有出具。

他說:「其實這個死的事情裏面,政府應該完全知道,這麼大的一個人物死亡,它怎麼可能不知道呢?而且涉及到香港上市公司的老總。張振新是先鋒集團的老總,中新控股是他在香港的子公司,中新控股還出了一個公告,說張振新死亡了。但是我們要求雙重的死亡證明,現在都沒有。」

周先生一共投入409萬。周先生估計,全國總共有17萬投資者,投資金額大概在700億左右。

周先生說,離譜的是,先鋒網信吞掉的不僅僅是投資額,而且連充值帳戶上的錢也吞掉了。

周先生介紹說,網信APP綁定客戶銀行卡。去買理財產品的時候,要把銀行卡裏面的錢轉到APP充值帳戶裏面去。轉進去之後,投資者可能不會馬上投資項目。「這裏面的錢可以提現,提到你的綁定的銀行卡裏面去,你要投資也可以充值,充到這個帳戶裏面去。」

周先生的充值帳戶裏面有5萬多塊錢。在網信爆雷了以後,這5萬塊錢也沒有了。「這完全不應該的,我沒投資,我就是放在你這個帳戶上,你為甚麼不給我錢?」他說。

疫情爆發機關關閉 投資者投訴無門

據悉,先鋒網信投資者當中,少的投入幾十萬,多的投入上千萬。在投資金額上千萬的人當中,有一種情況是整個家族湊錢投資,因為投資金額高,利率就高。大家把結婚錢、買房錢、養老錢拿出來投資。

投資者向政府監管部門申訴,政府承諾過完年有一個對付方案,但隨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各地各機關全部都封閉。投資者只好給各部門打電話、發郵件,包括寫信給處非辦(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北京市金融局、深圳金融局、北京朝陽金偵、北京政府、國家信訪辦、中紀委、監察委,北京市金融局。

但是,各政府部門都不作為,互相推諉。國家信訪局推到金融局,金融局回答投資者說:「這個事情我們正在處理,你耐心等待。」

周先生說:「沒有一個準確的回答,都是推三阻四,踢皮球。所以我們寫信就是一直不停,一直寫信寫到最高級的國家信訪局,甚至我們還寫到現在劉鶴組織的金融委。寫信都寫過去了,也不知道他收到沒有,也從來沒有回覆。」

先鋒網信平台的杭州投資者集體維權。(微博截圖)
先鋒網信平台的杭州投資者集體維權。(微博截圖)

3月25日,廣州難友32人到廣東省公安廳信訪辦,無奈信訪辦因疫情拒不開門接待。(推特截圖)
3月25日,廣州難友32人到廣東省公安廳信訪辦,無奈信訪辦因疫情拒不開門接待。(推特截圖)

北京的網信平台投資者討債。(投資受害人提供)
北京的網信平台投資者討債。(投資受害人提供)

投資者在奔走於各部門的過程中,遭遇各種推諉。有的工作人員放話說,這是黨讓他們這樣做的。黨指向哪兒,他們就打到哪兒。有的官員甚至說:「你認為這是詐騙的,你可以自己去法院投訴。」

周先生氣憤地說:「這甚麼話呢?你是監管部門呀,我們不是硬要說你詐騙,你現在政府不回答,就是你的監管責任。你當時站台的時候,說是為了扶持中小企業,搞金融創新,讓我們老百姓拿點錢出來,我們獲得一點利息,是這麼個說法,我們才投進去的。而且這個利息並不高,9%,比銀行好一點。」

周先生說,先鋒網信當時有國家站台,有共產黨撐腰,但現在卻一地雞毛,誰都不作聲。當時大力提倡互聯網金融的是習近平、李克強、國家金融委和金融局那幫人,現在誰都不吱聲。

嚴密監控下 投資者難舉行大型抗議

中共當局對解決還債的事情遲遲沒有動作,但對投資者討債維權的行動卻反應迅速。

周先生說:「凡是你三五成群的人,一說要討還錢,不管是走到經偵也好,派出所也好,還是儲非辦也好,客氣一點的,跟你調解一下,說:你們回去,耐心等待;不客氣的,把你趕走,把你抓起來。你稍微口氣響一點,馬上把你抓走。你說這個政府還在講道理嗎?」

3月25日,廣州難友32人到廣東省公安廳信訪辦上訪,信訪辦因疫情拒不開門接待,但當局卻出動派出所警察驅趕。(推特圖片)
3月25日,廣州難友32人到廣東省公安廳信訪辦上訪,信訪辦因疫情拒不開門接待,但當局卻出動派出所警察驅趕。(推特圖片)

投資受害人也很難舉行大型抗議活動。周先生說,「只要有組織者,他馬上把你抓到警車裏帶走。在微信裏面,如果有甚麼聯絡,敏感詞、敏感話都不敢提,你只要一說是集會,他馬上在一、兩個小時之後,派出所(的人)就到你家裏來。」

他介紹,由於火車票也實行實名制,投資者一買去北京的火車票,警方馬上提早截住,並通過各種方式施壓,阻止投資者上訪、抗議,包括找當事人的單位領導或子女單位的領導,逼迫子女去勸父母不要去做這個事。而詐騙的事他半字都不提。

周先生還說:「現在是不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是甚麼世道?簡直顛倒黑白。」

網信投資者在5月14日寫給習近平和李克強的信中說:「中國政府的相關部門甚麼時候成了詐騙犯的幫兇?我泱泱大國何時成了騙子的樂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