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3日的美國總統大選越來越近了,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爭奪早已展開。他們一直在使用不同的競選策略,爭取選民的支持。瘟疫流行,兩人自然都更多地運用社交媒體,但最終的勝負不只在社交媒體。

拜登追趕特朗普的社交媒體優勢

特朗普每天的推特和面書,都可能成為媒體的焦點,也可能成為人們交談的熱點。

特朗普的推特帳戶有82,830,844個追隨者,拜登有6,635,961個;特朗普的面書賬戶有30,085,676個追隨者,拜登有2,274,115個;特朗普的instagram帳戶有20,813,018個追隨者,拜登有2,655,104個。如果在社交媒體上投票,特朗普將大獲全勝。

7月4日,霍士財經新聞(Fox Business News)報道,為了追趕特朗普在社交媒體上的巨大優勢,拜登6月份在Facebook廣告上的支出是特朗普的兩倍。拜登的團隊也正在招募Instagram支持者,舉行虛擬募捐活動。

同時,拜登團隊也在動員TikTok上的青年人支持者。據稱,這些拜登的支持者,曾故意假扮特朗普的支持者,預訂了特朗普最近在俄克拉荷馬州競選集會的門票,他們當然沒有現身,結果現場出現了很多空位。這或許會成為干擾特朗普競選集會的一個新方法。

但是短期內,特朗普在社交媒體的領先優勢仍將保持,拜登自然不會放棄社交媒體,但顯然不會只侷限在社交媒體。

拜登的地下室策略一度被稱讚

自從3月份美國發生瘟疫大流行後,大多數人被迫居家隔離,總統選戰被迫中止。特朗普曾每天出席白宮簡報會,不斷上升的確診和死亡病例,給特朗普團隊造成了巨大壓力。白宮團隊每天忙得團團轉,但並未博得媒體的稱讚聲,相反,質疑更多了。

拜登認真實施了自我居家隔離。《三藩市紀事報》5月份的報道認為,拜登避免與媒體見面,因為這可能會對他造成嚴重損害。報道甚至認為,拜登不是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或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拜登充其量只是阿爾·戈爾(Al Gore),這種類型的個性,並不能與選民保持一致。

6月24日,政治新聞(POLITICO)也報道,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基本上在他位於特拉華州的地下室舉行了競選活動。報道認為,瘟疫、經濟衰退、種族主義的抗議活動,令特朗普遭受了壓力和重創。

拜登頂級顧問安妮塔·鄧恩(Anita Dunn)的諮詢合夥人希拉莉·羅森(Hilary Rosen)評價這場競選活動說,「特朗普的競選正在針對特朗普自己,拜登不陷入其中是明智的。」

共和黨民意調查專家尼爾·紐豪斯(Neil Newhouse)也說,「一個沒有負擔,沒有缺點、弊端和障礙的真正民主黨人,會自動被認為是總統的可行替代方案。投票者還沒有更好地了解拜登,這對拜登來說是件好事。」

參議員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總統競選的民主黨顧問伊恩·薩姆斯(Ian Sams)還說,「政治上沒有規定說你必須無所不在。實際上,有時減少可見度,能使可見時更具影響力,這在戰略上更明智,也更有效。」

來自維珍尼亞州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委員雅思敏·塔博(Yasmine Taeb)說的更直接,「我感謝拜登擴大了自己的基地。我認為這主要是因為他玩得很安全。抗議活動後,他發表了一些公開聲明。但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利用了這一大流行病,並且保持低調。」

拜登碉堡策略的反對者

並非所有人都讚成拜登的碉堡策略。6月30日,國家評論雜誌(National Review)報道認為,拜登以病毒的敏感性為藉口,遠離競選活動。過去三個月中,隔離不應該阻止拜登進行日常的採訪、演講和會面活動。結果每一次在屏幕上現身,無論用甚麼腳本、排練和封閉式場合,都只能證明拜登顯然無法擔任總統或任何職務。

報道說,拜登常常無法完成一句話。在他的健忘之河中,名字是模糊的漩渦。他的精神狀態遠比身體衰竭嚴重得多。

美國新聞(US News)4月曾報道,資深民主黨顧問哈里森·希克曼說,「總統幾乎每次出現在公開場合,好像對拜登都有利。但站在一邊,讓某人自我毀滅,這是政治上最困難的事情之一。」

報道認為,拜登不能僅僅在場外等待,並希望特朗普逐步解決此事。共和黨顧問布賴恩·賴辛格(Brian Reisinger)說,「拜登必須做更多的事情才能進入駕駛席,你不能寄望於自己以外的其他人打敗對手,而不是你的競選擊敗了對手。威斯康辛州的人們確實需要與候選人保持清晰、密切的聯繫,並且表達真正突破性的信息。」

2016年民主黨失敗的教訓

5月20日,CNN分析了2016年選舉中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失敗教訓。作者丹·梅里卡(Dan Merica)認為,瘟疫對特朗普連任構成了最嚴重的威脅,特朗普已經表明計劃採用四年前當選的策略。作者警告拜登,可能重蹈克林頓的覆轍。

報道認為,2016年競選中,克林頓團隊花了太多時間,專注於將特朗普塑造成一個不道德的、危險的人物,還把特朗普與種族主義捆綁,暗示特朗普對國家安全是危險的,並把特朗普塑造成一個喜歡貶低女性的性別歧視者。但同時,克林頓卻在競選期間竭力避免接觸媒體。

報道稱,前克林頓的助手們擔心,拜登過份避開媒體,這是一個錯誤。儘管拜登的民意測驗相對穩定的領先特朗普,但對拜登而言,迫在眉睫的問題是,他能否在選舉日和正確的地方,得到正確的選民組合,為他投票。

特朗普在2016年贏得了搖擺州:密歇根州、賓夕凡尼亞州、威斯康辛州、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和北卡羅來納州。

5月20日,沃克斯新聞(Vox)報道,賓夕凡尼亞民主黨眾議員康納·蘭姆(Conor Lamb)說,「選民對聽到民主黨人抨擊特朗普的興趣不大」,「要談論我們是誰,我們要做甚麼,而不必提及總統,這一點很重要」,「人們想知道,你要為我做甚麼?」

6月19日,國會山報(The Hill)引用了一位民主黨戰略家的話,「選民投票支持某人,而不是反對某人」,「從邊線競選不是真正的競選」。

特朗普如何贏得2016年的選舉

特朗普今年74歲,拜登77歲。這兩位老人都對社交媒體很關注。從商界出身的特朗普,每天都與市場打交道,對市場學運用嫻熟,他的著名電視系列節目「學徒」(Apprentice)早已令他家喻戶曉。特朗普不缺名人效應,也懂得如何塑造個人品牌,這令他在2016年選舉中佔據了優勢。

2016年11月3日,特朗普完成了他一生中最大的一次營銷運作,成功的把自己推銷給了美國選民。CNN當日報出的民意調查顯示,希拉莉·克林頓領先唐納德·特朗普(46%-42%);CBS和《紐約時報》的民調,希拉莉·克林頓領先唐納德·特朗普(45%-42%);ABC News/Washington Post 民調,希拉莉·克林頓領先唐納德·特朗普(47%-45%)。

當晚的實際選舉結果,唐納德·特朗普在30個州獲勝,贏得304張選舉人票,希拉莉·克林頓在20個州獲勝,得到227張選舉人票。

2015年6月,特朗普正式宣佈參選。在這之前的兩年半內,他已經發了17,000多次推文。社交媒體改變了美國政治交流的方式。特朗普最看重的,應該是他不用花錢做廣告,他的直率、大膽獲得了最大的媒體關注度。

2017年10月,CNN的範·瓊斯(Van Jones)發表文章認為,特朗普可能是第一位社交媒體和現實電視的總統。

2016年11月選舉結束後,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道認為,特朗普的名人品牌和營銷策略是他獲勝的引爆點。他的競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與他想接觸的人群產生了共鳴,選民們有著相似的生活方式、世界觀、情緒以及對就業機會的擔憂。特朗普重新定位了競爭對手,以使對方看起來不那麼吸引人。

報道引用美國營銷協會行政總裁羅斯·克萊恩(Russ Klein)的話說,「特朗普對問題的根源有所了解,將其框起來,然後將自己並置為解決方案」。報道也認為,特朗普還利用他的多次集會,引起並保持媒體的關注。克林頓沒有參加那麼多集會,克林頓對社交媒體的使用,並沒有產生太多的交流熱議。

與傳統政客出身於法學院和律師相比,特朗普畢業於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商學院之一——賓夕凡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他懂得市場營銷的理念,並在商業領域大量應用。

2020年的總統選舉,能否獲得選民內心的真正認可,仍然是關鍵。特朗普和拜登,還會更多的利用社交媒體,但最終的勝負,不只在於社交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