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茶果嶺村小巷中穿梭,醒目的「榮華冰室」招牌映入眼簾,鐵閘半掩,門口掛著「休息」二字,老闆歐陽偉鏡(鏡叔)站在門口和街坊們閒談。這間在茶果嶺村屹立逾半世紀的冰室,見證著茶果嶺村的興衰。健談的鏡叔年屆七十,大半生都在茶果嶺村度過,也不願離開:「茶果嶺村人情好,這是錢都買不到的,從街頭到街尾,個個都認識!」

榮華冰室負責人歐陽偉鏡(鏡叔),堅守經營半世紀的冰室。(陳仲明/大紀元)
榮華冰室負責人歐陽偉鏡(鏡叔),堅守經營半世紀的冰室。(陳仲明/大紀元)


踏入榮華,恍如步入了六十年代的冰室。(陳仲明/大紀元)
踏入榮華,恍如步入了六十年代的冰室。(陳仲明/大紀元)

吊扇慢悠悠地旋轉,古樸的木製卡座被磨得光滑,左邊的牆上掛著在白板上手寫的餐牌和密密麻麻褪了色的相片,對面則貼著民國時期的廣告海報,還有手寫的衛生宣傳打油詩。踏入榮華,恍如步入了六十年代的冰室。


冰室中古舊的卡座有約七、八十年歷史。(曾蓮/大紀元)
冰室中古舊的卡座有約七、八十年歷史。(曾蓮/大紀元)

鏡叔指著古舊的卡座說道:「這些家具都有七、八十年歷史了,我們都開業58年,當時開業用的都是別人二十多年前的二手家具。」半世紀以來,餐廳格局幾乎沒有改變,時光似乎在這一刻凝固。

最令鏡叔自豪的是招牌「榮華冰室」,他津津樂道:「這個招牌字是我叔叔寫的,他的字很漂亮,你能想到這是用報紙捲起來寫的嗎?」


「榮華冰室」的招牌是鏡叔的叔叔寫的。(陳仲明/大紀元)
「榮華冰室」的招牌是鏡叔的叔叔寫的。(陳仲明/大紀元)

承接父輩冰室 用心待客

「這間冰室是我父母開的,開業時間是1962年8月26日。」步入古稀之年的鏡叔依舊記性良好。在廣東出世,後隨著父母來港的他,一家四代人都居住在茶果嶺村。年青時他曾在外打工,後因父母退休,三十歲的他便和妻子一起接手這間冰室,一做就是大半輩子。「一直都是我們兩公婆在做,沒有請過夥計。」兩年前妻子離世,如今則由鏡叔一人主理冰室的事務。「能做幾多得幾多,搵兩餐食吧。」

餐牌中的食物種類不多,但每一款都能看出鏡叔的用心。從入貨到製作,多年來都由鏡叔打理廚房事務。用膠杯盛載、看似平平無奇的凍奶茶,香濃幼滑,入口後茶香令人回味。經典的西多士被切成九塊,蛋漿份量足,外脆內軟,淋上煉奶口感一流。鏡叔回憶,過去冰室的麵包都要過海到筲箕灣著名的「威利民餅家」訂購,堅持用最好的食材,可惜老店結業,如今改為到相熟的觀塘工場入貨。


冰室中經典的餐蛋麵、滷水雞翼尖和西多士、凍奶茶。(曾蓮/大紀元)
冰室中經典的餐蛋麵、滷水雞翼尖和西多士、凍奶茶。(曾蓮/大紀元)

餐蛋麵也是冰室的經典美食,鏡叔告知一般茶餐廳會批發餐廳專用的出前一丁麵餅,但是他認為零售的出前一丁雖然價錢貴一些,但味道更好,因此多年來他願意用質量較好的麵餅,給客人更好的口感。招牌美食滷水雞翼尖的滷水秘方,由鏡叔的父親所傳,多年來口味不變。鏡叔相信口碑才是經營之道:「我們貨真價實,做了幾十年,跟客人個個都熟,個個都知道我。」


冰室中的玻璃樽裝可樂。(陳仲明/大紀元)
冰室中的玻璃樽裝可樂。(陳仲明/大紀元)


冰室牆上的手寫餐牌。(陳仲明/大紀元)
冰室牆上的手寫餐牌。(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因疫情下的「限聚令」,鏡叔暫停營業約四個月,期間幾乎每天都有熟客詢問他何時重開。鏡叔的語氣無奈間又有一絲安慰:「客人們很關心我,有的客人幾代人都在我這裏用過餐,大家感情好!」


今年因疫情下的「限聚令」,鏡叔暫停冰室營業約四個月。(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因疫情下的「限聚令」,鏡叔暫停冰室營業約四個月。(陳仲明/大紀元)

見證茶果嶺村興衰

鏡叔指著屋後喃喃道:「以前我們舖的後面是海來的,離海很近,現在的地都是填海填出來的。」他回憶,八十年代以前,茶果嶺村附近的碼頭停泊很多大型船隻,有很多工人來消費,整條村的配套也很好:「那時候有茶樓、街市、服裝店、理髮店,甚麼都有。」

令鏡叔念念不忘的是茶果嶺村的一間茶樓:「那時候有一間知名的茶樓,叫『海天』,每天都有很多人,特別下午日日都等位。不過後來碼頭沒有船了,客人減少,海天也關門了。」他感嘆,時光如梭,一切都在改變,碼頭、油庫等關閉後,村內的店舖生意大減,街坊們也逐漸搬離,尋求更好的工作發展和居住條件,慢慢人去樓空,剩下長者守護舊屋。


冰室中貼著鏡叔和家人、客人的相片,滿載回憶。(曾蓮/大紀元)
冰室中貼著鏡叔和家人、客人的相片,滿載回憶。(曾蓮/大紀元)

人情味濃的小社區

鏡叔分享居住在茶果嶺村的生活,人情味濃是他不願意離開的重要原因:「在市區住,上下左右的鄰居都不認識,每天就顧著趕出去工作。在這裏不同,街坊個個相識,很放心,我們的治安很好的!」

在茶果嶺村,每年最熱鬧的節日當屬黃曆三月廿三日的天后誕,村內的花炮會舉辦花炮巡遊,在茶果嶺天后廟前廣場,還會上演神功戲。今年因疫情而停辦一年,但仍有在廟前舉辦的小型折子戲。在天后誕期間,不少村民即使已經搬到市區居住,都會在當日回來。鏡叔每逢節日都會非常繁忙:「很多老朋友在這一天回來賀誕,很熱鬧的。每年這個時候我們都會很忙,很多人幫襯。」今年是唯一鏡叔可以在天后誕正日前往天后廟看熱鬧的一年:「今年店沒有開,可以到天后廟走走。」


茶果嶺村每年最熱鬧的節日當屬黃曆三月廿三日的天后誕。(曾蓮/大紀元)
茶果嶺村每年最熱鬧的節日當屬黃曆三月廿三日的天后誕。(曾蓮/大紀元)


今年的神功戲因疫情而停辦一年,但仍有在廟前舉辦的小型折子戲。(曾蓮/大紀元)
今年的神功戲因疫情而停辦一年,但仍有在廟前舉辦的小型折子戲。(曾蓮/大紀元)

鏡叔特別提到,在茶果嶺還有一隊有30多年歷史的「防火隊」,因為茶果嶺村是寮屋村,村內的防火設施較為落後,而且家家都用石油氣,處理不當容易爆炸。在1978年,因港府推廣鄰舍層面社區發展計劃,村中成立了「茶果嶺防火隊」,透過鄰舍互助,幫助社區處理火災等緊急事件。每年「防火隊」都有演習,村民們都願意配合。在2016年底,村中發生二級大火,在消防員趕到前,「防火隊」已經發揮作用,幫助村中免受更多的損失。


茶果嶺村是寮屋村,村內的防火設施較為落後。(曾蓮/大紀元)
茶果嶺村是寮屋村,村內的防火設施較為落後。(曾蓮/大紀元)

*********

政府的《施政報告》提出回收茶果嶺村的私人土地,將發展為高密度的公營房屋,默默耕耘逾半個世紀的榮華冰室,或會隨著重建計劃而消失。鏡叔的語氣中透露著一絲無奈:「不捨得的,真的不捨得!這裏老人家多,個個都是幾十歲,大家聊聊天很好。我都年紀大了,政府要建設,要拆除,我們也沒有辦法。居民最好可以原區安置。」◇


默默耕耘逾半個世紀的榮華冰室,或會隨著重建計劃而消失,鏡叔表示不捨得。(陳仲明/大紀元)
默默耕耘逾半個世紀的榮華冰室,或會隨著重建計劃而消失,鏡叔表示不捨得。(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