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一三五年,竇太皇太后駕崩,漢武帝開始施展自己的抱負。他通過「推恩令」和平解除了封國對中央政府的威脅,大一統時代終於來臨。漢武帝還嚴厲打擊地方豪強和遊俠,其間,功勞顯赫的外戚老臣竇嬰被牽連。

竇太皇太后駕崩不久,她的堂侄竇嬰就捲入了一場冤案。竇嬰在「吳楚七國之亂」時,曾經立過大功,當時他以大將軍身份出馬,平定叛亂。竇嬰性格非常耿直,當初竇太皇太后希望立梁王做景帝的儲君時,竇嬰就提出反對,而且他完全不顧忌這個堂姑的面子,說了一些很強硬的話。後來竇太皇太后一怒之下,把竇嬰的門籍,即進出內宮的資格給取消了。之後竇嬰回家抱病不出。

「七國之亂」爆發後,景帝看宗室裏只有竇嬰的能力最強,就請他出山。竇嬰開始推辭不出,景帝說,咱們都是一家人,你就別客氣了,咱們大漢江山都快保不住了。這樣竇嬰才出來。可見竇嬰比較意氣用事。

另外,竇嬰為人很大方,景帝在他答應出山領兵的時候,給了他一千斤黃金,竇嬰一點兒都沒有拿到自己家裏。他把黃金擺在走廊上,士兵經過的時候自己拿,需要多少拿多少。

竇嬰平滅「七國叛亂」之後,被封為大將軍,並獲封魏其侯,但漢景帝一直沒有拜他為丞相。當時漢景帝評價他說,他比較容易沾沾自喜,情緒不穩定,難以承擔重任。直至漢武帝即位後,竇嬰才被任命為丞相,但不久就被免職。因為竇嬰喜歡儒家文化,竇太皇太后不喜歡儒家文化,雙方衝突的結果是竇嬰再一次被免職。

當時和他一起被免職的還有田蚡。田蚡是漢武帝的母親王太后的弟弟。前面講漢武帝的身世時,曾經談到王太后的母親臧兒嫁了兩次,第一次嫁給王仲,生了王太后;王仲死後,嫁給一個田姓的人,生了田蚡和田勝。所以田蚡是王太后同母異父的弟弟,是漢武帝的舅舅。

田蚡
田蚡

◎田蚡、竇嬰地位反轉

儘管田蚡被免職,可是他的地位還是很高,可以經常見到皇帝、給皇帝提些建議等等。竇嬰就不行了,因為竇嬰不是竇太皇太后的親侄子而是堂侄,隔了一層,所以竇嬰被免職以後,很多過去對竇嬰很客氣的人,漸漸地離開竇嬰去巴結田蚡。竇太皇太后駕崩之後,田蚡被任命為丞相,成為炙手可熱的權貴。

當年竇嬰被封魏其侯,又做丞相、大將軍的時候,田蚡只是一個郎官,級別很低,所以田蚡對竇嬰就像兒子對待父親一樣非常客氣。但此時竇嬰的地位江河日下,門前冷落鞍馬稀,所以竇嬰的心理落差很大。

◎竇嬰與豪強交往甚密

這時只有一個人對竇嬰不離不棄,這個人叫灌夫。灌夫跟竇嬰結交,其實是看重竇嬰的家世背景,竇嬰既是外戚又被封侯,曾經做過大將軍還曾做過丞相,因此灌夫覺得跟竇嬰結交很有面子。竇嬰正需要心理安慰的時候,灌夫又來了,並且對竇嬰特別客氣,所以兩人關係非常好。

但灌夫這種人是不能做朋友的,因為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講,他是黑社會頭子。據《史記‧魏其武安侯列傳》記載,竇嬰和田蚡是死對頭。魏其就是魏其侯竇嬰,武安就是武安侯田蚡,《史記》把他們倆放在一起做了一個合傳。灌夫的故事也記錄其中。灌夫盤據在穎川,他結交的都是豪桀大猾。所謂豪桀就是地方豪強,即黑社會;大猾就是大奸大惡之人,都是些非法之徒。灌夫家裏非常有錢,經常有幾十人、上百人到他家白吃白喝,這錢哪來的?通過魚肉百姓、做橫行不法的事得來的。

◎竇嬰、灌夫得罪田蚡

一天,灌夫的姐姐去世,灌夫穿著喪服見到田蚡,田蚡此時已是丞相。田蚡故意逗他說,我很想跟你到魏其侯家裏去喝酒,可是你有喪服在身是不能喝酒的。灌夫說,只要丞相去魏其侯家喝酒,我這喪服不算甚麼。我現在就到竇嬰家裏去,跟竇嬰講丞相明天來喝酒。其實田蚡是逗他的,根本就沒當真。結果灌夫跟竇嬰說丞相要來喝酒,竇嬰連夜起來準備酒席打掃房屋。第二天一早就派人在門口候著。結果田蚡遲遲不來。

灌夫一生氣,自己駕車到田蚡家。田蚡頭一天晚上喝醉了酒,正在睡覺。灌夫把田蚡叫了起來問道,丞相怎麼不去竇嬰家喝酒啊?田蚡說,我喝醉酒給忘了。那現在你叫我,我就去吧。田蚡起來慢慢穿好衣服,駕車去竇嬰家,又特意走得很慢,令灌夫憋了一肚子的氣。

喝酒的時候,開始氣氛還可以,畢竟竇嬰是以前的丞相。灌夫說,我來跳個舞。那時候,賓客到主人家喝酒,給主人跳舞是表示對主人的尊敬。灌夫跳完後對田蚡說,丞相是不是也來一段?田蚡拒絕。灌夫於是開始罵人。竇嬰一看情況不好,趕快派人把灌夫扶出去。這次酒席比較和平地結束,雙方最後喝得還挺高興,喝到深夜田蚡才走。

通過這次酒席,田蚡知道竇嬰很想巴結他。後來田蚡看中了竇嬰家在城南的一塊地,就想把這塊地要過來。田蚡派了一個叫籍福的人去跟竇嬰商量,竇嬰一聽很生氣說,雖然我現在已經不是丞相,而且也老了,那田蚡就可以憑他丞相的勢力來搶我的地嗎?結果這件事被灌夫知道了,灌夫當著籍福的面就開始罵田蚡,罵得很難聽。籍福為人很好,回去後沒有把他們罵田蚡的事告訴田蚡,而是對他說,丞相再等一等吧,竇嬰已經很老了,活不了幾年了,這塊地等竇嬰死了之後再說吧。這樣就把這件事情壓下去了。

不料,這事還是傳到了田蚡的耳朵裏,田蚡聽說灌夫罵他,非常生氣。同時他對竇嬰也不滿意,他說,當年你兒子殺了人應該判死刑,是我救了你兒子的命,而且當年我侍奉你的時候,你要甚麼,我給你甚麼,幹甚麼都行,今天我跟你要一塊地,你都不肯給我。從此,田蚡開始怨恨竇嬰和灌夫。

竇嬰沒有甚麼把柄落在田蚡手上,灌夫的把柄就很多了。田蚡向漢武帝告狀說,灌夫在穎川做了很多不法的事情,怎麼辦?漢武帝說,你為何問我?這種事情丞相就可以處理了。田蚡於是準備報復灌夫。

但是田蚡也有一個把柄落在了灌夫的手上。甚麼把柄呢?漢武帝剛剛繼位不久時,淮南王劉安進京朝見。劉安是劉長的兒子、劉邦的孫子,是漢武帝的堂叔。當時田蚡去迎接劉安時對他說,現在皇帝沒有兒子,你是皇帝宗室裏跟皇帝關係最近的、年齡最大的人,所以萬一皇帝出事的話,就該你當皇帝了。這種話如果被皇帝知道是要滅族的。這事兒被灌夫知道了,田蚡對此非常忌憚,所以雙方誰也不敢動。◇(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讀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秦皇漢武》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