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吉林市5月13日封城了,鄉鎮、社區全部封閉管理。目前鐵路停運,出城要登記並持有48小時內的檢測報告。這是舒蘭市封城後,吉林省第二個封城城市,

武漢連續發現疫情後,當局封鎖了爆疫小區,對區內5000人逐一檢測。11日又開始對全市全員篩檢。

南韓在首爾夜總會又發現了28宗新病例,使這起與梨泰院夜生活區有關的群聚感染人數上升到119人。

俄羅斯染疫人數已經高達24萬2200多人,躍居全球第二。截至13日已經是連續第11天確診人數超過1萬人。因為定點醫院兩次發生大火,俄羅斯已經暫停使用著火的呼吸機。

因為澳洲堅持追責,中共惱羞成怒,11日突然終止了進口澳洲牛肉,澳洲政府非常失望。有政府人士表示,聯邦政府會據實處理。如果更多商品被禁,可能會打貿易戰。

歐洲死亡最多的英國13日公佈數據顯示,第一季度GDP萎縮2%,是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跌幅。英國央行估計,今年英國將創下300多年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

《大紀元》獨家獲得陝西政府文件,多個縣市一季度GDP大幅造假,證實國際多年來對中共GDP造假的指控。

因為被禁用谷歌,華為海外出貨量下降了35%。降幅超過三星兩倍多,是蘋果的4倍。分析估計,華為規模可能會變小,成為以中國為中心的業務。

湖南郴州近日又出現了「大頭娃娃」。大陸媒體報道,他們都是飲用了冒充「特醫奶粉」的「倍氨敏」,然後患上了痀僂病和頭骨畸形。

之前被中共關押5年,前不久剛剛出獄的大陸律師王全璋13日表示,準備採取法律手段,推翻法院的裁決,將違法之人繩之以法。

下面進入正式話題。

特朗普連出重拳,中共沒了脾氣?

從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對整個世界都造成了衝擊,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也因此延宕執行。協議簽署後的4個月,貿易協議的執行像是被遺忘了,沒有任何動靜。

隨著5月8日美方逼著劉鶴通電話、要求中共執行協議後,美方又是連續出重拳擊打中共,甚至打起了金融戰。而中共放風要作廢貿易協議之後,被特朗普一個直擊懟了回來。隨後中共馬上改口,說只想落實好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接著中共又上演了被「擠牙膏」的情況,大動作買買買。

特朗普連出重拳,中共咋沒了脾氣?金融戰開打,北京為何不敢撕毀協議?我們來說說這個背後的原因。先說說特朗普近期的幾個重拳。

重拳一:金融戰開打

霍士財經頻道12日報道,特朗普正在切斷聯邦政府僱員退休基金與中共政權的聯繫。消息稱這個舉措與中共病毒疫情有關。

在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和國家經委主席庫德洛(Larry Kudlow)寫給勞工部長斯卡利亞(Eugene Scalia)的信函中,清楚顯示,白宮不希望聯邦僱員的退休基金TSP投資中共企業的證券。因為軍方擔心,這大約40億美元會資助中共公司研發武器,反過來會殺傷美國軍人。

基金公司在13日必須要作出回覆。法廣認為,這使得中美金融大戰由美國證交會發信警告中共概念股風險的「口水戰」轉為正式開打。

9日,中共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表示,世界已經出現了美元荒,世界已經在金融領域形成了排斥人民幣的同盟。李揚指出,9個央行簽署貨幣互換協議,但其中沒有人民幣。

重拳二:國會推法案授權白宮制裁中共

12日,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Sen. Lindsey Graham, R-SC)率多位共和黨人,共同推出《2019年中共病毒問責法》。其中表示,如果中共不配合,不全面說明導致疫情爆發的過程,將授權總統制裁中共。法案還要求北京,儘快釋放在疫情後鎮壓行動中遭逮捕的香港民主人士。

這位重量級議員說,「如果沒中共的隱瞞,病毒不會出現在美國」「現在是該頂回中共,向中共追責的時候了」。

根據新法案,特朗普在60天內要向國會提交證明,證明中共是否向美國及相關組織機構病毒調查提供了全面完整的交代。這些法案得到了8位議員聯署支持。

法案授權總統可以實施一系列的制裁,包括凍結資產、禁止旅行、吊銷簽證、限制美國金融機構向中共企業提供貸款或承銷,以及禁止中共企業在美國上市等等。

重拳三:鼓勵本土產稀土 去中共化

12日,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提出了「2020年本土稀土議案」。要求對美國稀土產業減免稅收,鼓勵美國企業在本土生產稀土。

克魯茲提交議案時表示,生產國防科技與支持軍隊所需要的稀土元素和關鍵礦物資源,「幾乎全部在中國開採、提煉並生產」,這「很危險」。「就像中共威脅停止向美國提供中國生產的救生藥物一樣,中共也可能停止向我們提供這些礦物,極大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安全」。

去年5月,中共曾經高唱「稀土牌」,把稀土當成了「終極大殺器」。其實有專家早就指出,美國稀土儲量並不比中國少,只是不願意用犧牲環境污染作為代價開採。

而今美國推動稀土本土化,中共的所謂「終極大殺器」要失效了。

重拳四:無限追溯禁令啟動

美國半導體設備製造商「泛林半導體」(LAM)和「應用材料公司」(AMAT)等發出信件,要求中國大陸企業,包括中芯國際和華虹半導體等,不能使用美國清單廠商半導體設備代工生產軍用集成電路,同時「無限追溯」機制生效。

信中要求,收信單位承諾或確認不會將產品、技術、軟件用於「軍事最終用途(military end use)」。軍事最終用途包括軍用物品或和維護相關包括運行、安裝、保養、維修、大修、翻新等等。

這項禁令啟動,意味著美國對華出口的管制升級了。這對中共的高科技製造業,包括軍事發展都會帶來很大的影響。

北京買買買,3000多萬噸農產品將成交

在特朗普的組合拳下,中共又被擠牙膏了。3名中方官員12日匿名向路透社證實,北京正努力兌現增購美國商品和服務的承諾。

有數據顯示,3月份的中方進口量只達到了承諾的44%,4月份的進口額也比同期下降了5.6%。

一名官員表示,「個別月份沒能完成的協議採購額度,後續可以在其它月份中陸續補回來」,「畢竟不是一次交易就能完成的事,疫情帶來的困難是要考慮的」。

同是12日,中共外交部表示,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有利於中美雙方和全世界,應該「共同落實好協議」。

同一天,中共宣佈了一批對美加徵關稅商品的排除清單,包括稀土礦、金銀礦等79項商品。

11日路透社引述交易商表示,中方至少買了四艘船的大豆,約24萬噸,在7月付運。還可能銷售更多船貨,有一家中共國企已經在求購7-11月的多達20艘船貨。

消息人士透露,中方準備購買三千多萬噸農產品,包括1000萬噸大豆,2000萬噸粟米和100萬噸棉花等。

北京為啥沒了脾氣?

美方重拳組合,每一拳都很結實。《環球時報》英文版表示,要推翻協議重新談判。但特朗普隨即說「對談判不感興趣」,要看看北京的表現。隨後中共再沒有其它不同聲音了。

8日,中共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通了電話,報道表示要落實貿易協議。當時我們指出,劉鶴是被逼通電話,美方要求北京兌現協議。

中共官員的說法證實了我們的判斷,北京是被逼著往前走。那名官員說「補回來」沒有採購滿的額度,意味著美方批評北京沒有兌現協議,沒有採購美國商品等。所以那名官員才說這不是一次交易能完成的事,言外之意,往後的中方採購量很可能會加大。言語中似有希望美方理解的意味。

那麼為何北京現在沒了脾氣呢?外界認為,中共自身是有難言之隱。總的來說有三個。

中共難言之隱之一:史無前例的失業潮

中共官方稱,今年2月城鎮失業率是6.2%,5000萬農民工無法外出打工。3月份失業率回降到5.9%,但仍處在高位。但有評論指出,中共靠得住,母豬都上樹。自由亞洲表示,非官方的統計數字遠高於中共的數字。

中泰證券測算,中國現在有7000萬人失業,失業率大約是20.5%。中泰熟悉經濟學家李迅雷在個人公號發佈這組數字後,他已經被撤換中台證券研究所所長的職務。

而《南華早報》引述深圳望正資產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劉陳傑的分析報道,這次疫情可能導致2.05億工人遭遇了「摩擦性失業」,失業率超過25%。

北京經濟評論人士張林認為,疫情引發的失業潮,比90年代末2500萬國企工人的下崗潮、2008年金融危機造成的2000萬農民工返鄉潮都要嚴重。

深圳鞋材工廠老闆李先生介紹,2月24日開工,最大問題是「缺人」。因為交通阻斷,農民工困在疫區出不來,回到工廠還要等14天隔離期。好不容易熬過了這個檻,準備追回損失,但「訂單沒了」。

李先生向自由亞洲介紹,三四月就開始取消單,有的要求延後出貨,有的直接說不要貨了。不下訂單,企業當然不會生產。

在鄭州經營三家手機零部家工廠的羅先生表示,3月訂單比同期少了七成。於是直接通知困在家的工人「別回來了」。

富士康是iPhone最大組裝廠,目前已經暫停了招聘工人。《金融時報》表示,富士康鼓勵員工多休假,也拿出裁員措施。從4月10日開始,富士康已經不再加班了。

不加班,對農民工人來說就是少掙錢,所以很多人選擇了離職。而農民工群體,中國有近3億人。

瑞銀的4月份報告曾認為,中國正面臨著20多年來「最糟糕的就業市場」。截止到3月底,中國的服務、製造和建築業中,已經失去了8000萬個工作崗位。

經濟學人分析表示,今年中國有2.5億工人將面臨收入減少10%-50%。

難言之隱之二:通縮隱憂加劇

因為國外疫情的衝擊,大陸很多工廠失去了外貿訂單。12日中共發佈的數據顯示,4月工業生產價格指數PPI同比下降了3.1%,是2016年4月以來的最大降幅。

路透社引述分析表示,疫情對大陸經濟的負面衝擊正在顯現。分析認為,從目前的情況看,PPI可能會全年進入通縮,甚至可能會出現全年PPI不斷下行的情況。

工業品價格滑落,自然要削弱企業獲利和擴展業務的能力。同時疫情在全球大流行,造成各地需求銳減,也將使大陸出口前景堪憂。

官方數據顯示,生產原料價格同比大幅下降4.5%,跌幅擴大了2.1%。其中下跌幅度最大的前三位是:石油天然氣開採業,價格年減51.4%,跌幅擴大29.7%;其次是石油天然氣加工業,價格年減19.8%,跌幅擴大9.2%;第三是化學原料和化學製品製造業,價格年減8.3%,跌幅擴大了3%。

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認為,疫情對需求的打擊更嚴重、更持久、更不可恢復。她預計工業產品將進入持續通縮階段,對整體經濟而言,需求不足貨輕度通縮是未來最大的矛盾。

難言之隱之三:疫情二次爆發風險

大陸疫情出現了反覆狀況,吉林、武漢等地先後又出現了本土病例,使外界開始關注疫情是否出現了第二次爆發。

中共官方在11日通報,最近的10多天中,7個省份都有新增本土確診病例,而且聚集性疫情繼續增加。

目前吉林市和舒蘭市都已經宣佈封城了。其中舒蘭市病毒傳播鏈已經跨越吉林、遼寧兩省,共導致22人感染,但目前仍未找到傳染源。

武漢作為疫情初始地,解封後連續一個月沒有通報新增確診病例。但是本月9日、10日兩天,突然爆出6例新增本土病例,使連續35天的無新增確診病例紀錄被終結。

武漢當局隨即封鎖了爆出疫情的三民小區,對區內5000人注意進行核酸檢測。11日武漢又緊急通知,對全市開展全員核酸篩檢。當局的這個大動作引起很多人質疑,為甚麼封城期間不全城篩檢?非要等疫情再次出現才採取行動,難道又被人言中:嫌人死得不夠嗎?

這三個方面,都是中共的難言之隱,迫使中共必須軟下來,不再像以往一樣強硬。因為它怕,怕美國真的斷絕與中國的貿易往來。如果中美中斷貿易,那麼以出口經濟作為主要支撐的中共政權,很快就會垮掉。

中共知道自己的斤兩,所以不敢有脾氣。

疫情何時終結?

到目前為止,人們期盼氣溫升高,病毒會自動消失,這個希望幾乎已經幻滅了,真沒有了。而直到目前,沒有人知道疫情何時過去,疫苗何時問世,也是未知之事。

《紐約時報》引述歷史學家的說法:一種可能性是這次疫情可以在醫學終結之前,實現社會終結。

就是說,這個病毒不解決,很可能人類會因此滅絕。

哈佛大學歷史學家布蘭特(Allan Brandt)說,試圖定義流行病的終結,「將是一個漫長而艱巨的過程」。

這是比較可怕的一件事,就是說,這意味著人類可能要與病毒共存。

其實,然我們感到可怕的病毒,遠不止中共病毒。中共還衍生了其它的病毒,也一樣令人心驚。

現在社會怎麼了?

收到一位網友的爆料,他同時發來了一個影片。

這位朋友是我們的忠實觀眾,也是一位對國事家事都很關心的人。不過他說因為平時見到太多的事情,比如城管打人、官逼人反等等,所以這些他都不是很在意。主要原因是,他認為那些事並沒有發生在自己身邊,與己無關。

但是他說,他身邊發生的一件事,是11日發生的事,讓他很生氣,就是影片中的事。他說作為一名父親,雖然打的不是他的孩子,但是在學校裏十幾名學生打一名學生,而且一個一個輪著打,這讓他實在接受不了。

從影片中看,被打的學生一直沒有還手,旁邊的學生一個一個地輪著打。網友在信中說,那名學生的眼神是那麼的無助。

據介紹,這件事發生在廣西南寧青秀區劉圩鎮第三校區。但這種事情,在這個中學已經發生過多次,最後都是不了了之。網友質問:「現在的社會怎麼了?是甚麼讓學生變成了魔鬼?」

信中說,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可以想像人民是多麼的提心吊膽。「甚麼法治社會,都是個屁」。「一個小鎮都這樣,那麼整個中國的現狀是甚麼情況」。

網友最後留給我們一個思考,中國的現狀是甚麼樣?

大家知道,中國人以前講「仁義禮智信」,講究待人真誠、和善,遇事懂得忍讓。但是現在這些全都沒了,如果在中國大陸還說這些,很多人會認為這個人是傻子,窩囊,整個人的觀念全都反過來了。

年輕人不太清楚,年齡長一些的朋友可能知道,中國人的這種變化,就是最近幾十年的事情。就是中共控制中國以後,才出現的這種變化。

中共把中華民族那些正統文化都當成「四舊」,一點不剩地給打破了。在中共邪惡的灌輸下,人們的思想變異了。把壞的說成是好的,好的說成壞的。人們開始崇尚血腥、暴力、鬥狠,人們逐漸分不清是非善惡。

只要追根究底,就會發現,所有社會問題的毒根就是中共。有網友說,中共不倒,中國不會好;中共不倒,世界不會好。

以上是今天電視節目部份。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點擊影片右下方的點我訂閱,並分享給您的朋友。

在會員區,今天要跟大家說說中共病毒的多種症狀。專家們發現,感染中共病毒,並不只是發燒、咳嗽和嗓子痛,還有多種症狀。如果不能及時發現,的確很危險。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