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5月29日在霍士專訪中表示,中共電信設備巨頭華為與中共的關係「根深蒂固」。華為聽命於北京,是中共的工具。

他說,特朗普關注的是解決5月30日不公平的貿易關係,如果中方不改變,美國可能不會與中方達成貿易協議。他指出,即使沒有協議,美國的經濟也會繼續增長。

中共「叫罵」美國步步升級

相比較美方的說法,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張漢暉的言詞激烈得多。5月30日在有關習近平出訪俄羅斯的「吹風會」上, 他把美國爭取與中方公平貿易的加徵關稅,以及保護國家安全的貿易制裁稱為「赤裸裸的經濟恐怖主義、經濟沙文主義和經濟霸凌主義」。

中方越來越強烈的言詞,讓外界看不到貿易戰結束的跡象,甚至感覺恢復談判也很渺茫。有知情人透露,中方目前的強硬立場,可能是習近平徵求政治局意見的結果。

我們看到連續三天,中方接連就稀土貿易有所暗示。中共商務部、發改委和《人民日報》紛紛表示,無法接受美方「用稀土製品來遏制打壓中國的發展」,並且稱「勿謂言之不預!」意思就是說,不要說沒告訴過你。言外之意就是中方可能會限制(稀土)出口,禁止向美方出口。

大約10天前,中共學者金燦榮也曾表示,中方可以打贏貿易戰。金燦榮稱中方有「三張王牌」,稀土就是王牌之一。

他說這些的時候,習近平正在高調考察江西贛州一家稀土企業。他當時表示,「稀土不僅是一個重要的戰略資源,也是一個不可再生的資源」。

北京推稀土王牌?外界不看好

北京的舉動,在外界看來就是在向美方發出警告,「用行動進行回擊」。中方很可能把稀土作為貿易戰的「大殺器」,要與美方「決一死戰」。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總裁亞當·波森(Adam Posen)表示,中方的立場現在已經出現了轉變。他指出,「大約6~8個星期前,中方非常願意與美方達成協議,幾乎是不惜一切代價,願意妥協特朗普政府提出的任何要求。」但現在,「有很大機率,中方已經放棄了與美方達成協議」。

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副教授、原美國國防部軍需專家霍茲(Eugene Gholz)對BBC指出,中方的確可能破壞稀土貿易,作為一部份戰略,但這不代表對美國會產生重大影響。

他說,首先,中共難以控制國內的稀土行業,非法開採和出口很常見;其次,中國稀土的出口很大一部份是含稀土的下游產品,如果完全切斷,不光要禁運稀土氧化物,還要禁止發電機等產品的出口。

霍茲指出,中國的稀土行業「並沒有重大技術優勢」,它的優勢主要是價格低。而美國有其它供應來源,能進行調整,如果提高價格,反倒削弱了中方的現有優勢。

中共黔驢技窮 稀土是「餿招」

時事評論員藍述指出,其實美國也是稀土大國,不比中國少。只不過美國不願意用污染環境的方式生產。如果中方斷供稀土,對自己傷害得更重。中方用稀土當作所謂的「利器」,只能說明中共「黔驢技窮」了。

就目前的美中情勢來看,中方這些激化矛盾的行為,很可能會引發嚴重後果。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前不久撰文曾指出,「任何情緒化的決策都會導致衝突乃至戰爭」。

不知道中共的哪位「高人」給出的「餿招」,把稀土當成了「救命稻草」。

一個多星期以來,中方連續發出相同信號。從北京當局到發改委、商務部,再到中共媒體和中共學者,都在強調稀土的重要性。這可能意味著中共高層就採取「強硬立場」這一點取得了基本共識,否則無法理解中方上下論調一致。

貿易戰開打 習才徵求意見?

事實上,馬雲旗下的《南華早報》5月28日引述知情人的說法,中共政治局改變了月底召開政治局會議的慣例,在5月13日曾召開了一次會議。

就美國的談判要求,習近平向其他24位政治局委員徵求看法。這份中資背景的報紙表示,政治局壓倒性地認為,「美方的條件過於苛刻,中方應當堅持自己的立場。」

但美方5月10日提升了關稅,北京13日召開政治局會議徵求意見,實際就是「馬後炮」,沒有甚麼實質意義。法廣引述分析認為,習近平徵求政治局委員意見,可能是對之前被外界廣泛報道的「定於一尊」那句話導致談判失敗進行反駁,以此來否定自己曾做出過誤判。

不過,這並不是說所有人全都真心同意北京的決策。正因為一切都要求「定於一尊」,必須圍著「習核心」轉,誰敢「妄言」呢?即使發出不同聲音,北京也未必會採納,還有可能惹來不高興,何苦呢?反正這個罪過也落不到自己頭上,上面還有人頂著。

這很像袁世凱「稱帝」時的情形,周圍人不敢說實話,都用假話、假消息騙他。最終袁世凱在群臣的欺騙中倒台了,落下一個笑柄。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