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台灣麵老闆娘:開店正遇反送中連虧5月;歡迎抗爭者成黃店,生意起死回生;不應只想賺錢,良心上的回報更快樂;去Dirty Team前,醫護特地來支持;港人要堅持夢想爭自由,世世代代堅持到底。(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阿木台灣麵老闆娘:開店正遇反送中連虧5月;歡迎抗爭者成黃店,生意起死回生;不應只想賺錢,良心上的回報更快樂;去Dirty Team前,醫護特地來支持;港人要堅持夢想爭自由,世世代代堅持到底。(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香港旺角的「阿木台灣麵」,如何在連虧5個月的情況下起死回生?《珍言真語》節目組近日專程來到這家小店,聽美女老闆娘Polly講她的故事。

Polly是台灣人,嫁到香港十幾年了。而阿木是爸爸的名字,她家手工麵的手藝已有六十多年歷史,從奶奶那兒延續下來,傳給了爸爸。爸爸退休後,因為兩個哥哥有別的事業,就由她來繼承。她家這個麵需要很多的手工,做起來很辛苦。最有特點的就是牛肉麵,做出的牛肉入口即化,卻不會爛掉,熬出來的湯濃郁清甜,卻不油膩。

爸爸專門來香港,跟她一起考察了半年,才在旺角這裏定下這個店。誰知去年6月一開張,就遇到反送中運動,小店連著虧損了5個月。當時很多抗爭的年輕人在這一帶,因為跑來跑去全身是汗,一些餐廳不願意讓他們進去,Polly同情他們,歡迎他們到店裏休息、吃東西等。

她也經常贊助抗爭者一些口罩、水之類。結果她幫助過的年輕人,很用心幫她宣傳,她家這個店成為黃店,得到很多香港人的支持,從今年起生意起死回生,比之前好很多。

Polly剛來香港時,感覺香港人比較冷漠,經過反送中運動,她發覺香港人變得有人情味了,她也交了很多朋友。她說自己不是只想賺錢,可以為這個社會有一些付出,得到良心上的回報,這讓她很開心。

最讓她難忘的是,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剛開始爆發時,有兩個漂亮的醫護人員特地來店裏找她道別,說她們要去「Dirty Team」(在隔離病房照顧中共肺炎確診病人的抗疫隊伍)了,因為進去之後可能會染病、不一定能出來,她們特別告訴她,一定要讓這個黃店生存下去、堅持到底,讓她十分感動。

作為一個台灣人,她習慣了自由民主的環境,不理解港府執法人員的強硬、暴力,她認為香港年輕人只是在表達一些簡單的訴求,這個時代應該讓年輕人去表達他們的意願。她說,政府一定要知道人民的訴求,「如果一個政府沒有辦法接受人民的訴求,那這個政府怎麼去管理人民?」

Polly希望香港人要堅持到底,特別是兒子這一代人,永遠都要堅持自由民主這個夢想,世世代代傳承下去,堅持到底。她相信終有一天這個夢想可以實現。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三代家傳手工麵 濃郁清甜費功夫

記  者:為甚麼開這個台灣麵,嫁來香港多長時間?

老闆娘:我嫁來了十幾年。這個麵是我奶奶那個年代開始的,傳了給我爸爸,到現在總共六十多年歷史。我爸爸十幾年前退休了,他希望我兩個哥哥繼承這個事業,可是哥哥們有自己的事做,不想繼承,爸爸想來想去乾脆給女兒繼承。

可是我一直在猶豫,因為真的很辛苦,我家的麵手工的東西太多了。到了這幾年,我的兒子長大了,老公剛好也沒事做,他就說要不然就繼承爸爸的東西。後來我帶爸爸到香港考察了差不多半年,他才決定在這個地方做,希望我可以繼承他的手藝。

因為我們這一派的東西是吃力不討好的,手工又多,他不希望他的東西失傳。而且我的兒子在香港長大,他比較沒有吃過外公廚藝的味道,希望他可以吃到自己家裏做的東西的味道。

記  者:你們的特點是甚麼,跟其它的台灣牛肉麵有甚麼不一樣的地方?

老闆娘:它很不同,我們有很多手工的東西,尤其是牛肉麵,通常我們一開爐去熬的那個牛骨湯,裏面加了很多牛骨、牛肉、蔬菜,那一鍋湯熬了之後就不會再停,所以通常我也不知道它熬了多久。我們熬出來的湯有一些秘訣,就是它很濃的牛味,很甜,然後不會油。其它的牛肉麵要做到不油的話在台灣也有,但是要很多的功夫。

在台灣的做法有兩派,一個就是熬出來的牛肉跟牛筋很有彈性、很有咬勁,而我們做的那一派是入口即溶,是台灣人最不喜歡做的,因為入口即融的話是很容易爛掉的,但我們就能做到吃進去的時候融掉,好像和牛那種感覺,可是不會油膩,也不會爛掉。還有像我們的蔥也是有技巧的,切完之後要去冰15分鐘,然後再切它才不會有腥味,而且會脆。

記  者:所以這個是融入了你們家三代的心血在裏面。你現在把這些心血在香港發揚光大,你的心情是怎麼樣?

老闆娘:我爸覺得很開心,因為他覺得做了那麼多年的麵店,總是要留一個東西讓人家知道,真有阿木這個人存在,我爸就是叫阿木。他很開心可以在這個地點開店,因為他覺得在台灣人的眼裏旺角是很出名的地方。

記  者:台灣麵的味道是甚麼味道?

老闆娘:台灣麵的味道就是很濃郁,湯很清甜可是又不會死鹹;還有就是手工麵,這個很重要。我在香港吃到的手工麵都是上海麵,我們做的台灣麵是高筋麵,是比較有彈性的,有爽口嚼勁,跟上海麵很不一樣。我們開店前考察了全香港的台灣店,做手工麵的很少。

記  者:一方的食物也代表一方人的個性,那你們這個台灣麵是代表台灣人甚麼樣的特點?

老闆娘:我們是想告訴人家說,我們吃了麵之後要很滿足知足,然後要很有熱情,讓人家知道台灣就是很有人情味的。

歡迎抗爭者成黃店 使生意起死回生

記  者:在這裏經營了多長時間?

老闆娘:去年6月開的,大概10個月左右。

記  者:剛好跟反送中運動同步進行?講一講你的辛酸苦辣,為甚麼做黃店呢?

老闆娘:我們一開店就碰到反送中運動,我是很支持的。因為很多小朋友在這邊來來去去,我覺得他們很可憐,他們常常流連在外面,一些餐廳不願意讓他們進去。可我是台灣人,習慣了自由、民主這些東西,我很歡迎他們。

開始時有些人問我:「你歡不歡迎我進去,我身上有一些臭臭的味道,因為我跑去做這些事出很多汗,人家不喜歡聞到那些味道,會翻白眼,不歡迎。」我就說:「沒有關係,你是客人,我們都是要歡迎,這是我們台灣人的做法。」所以我們一開始就很支持這些東西,大概三個月之後才開始有那些黃色經濟圈的。

記  者:你先生跟你的立場一致嗎?

老闆娘:對,一樣,他比我還嚴重,因為畢竟他是香港人,他比較了解香港的情況。我是台灣人,我的了解很有限,所以他就跟我講那個歷史,我才慢慢了解這個運動的原因,我們應該去支持。

記  者:你對香港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老闆娘:我剛來的時候,感到這裏的人有點冷漠,鄰居也不打招呼。可是這幾個月我開店之後,他們會關心我,老闆娘你吃飯了沒有啊,你今天生意怎麼樣啊,開始有一些關心,有一些互動,讓我覺得很開心。

記  者:你覺得香港以前有點排外,現在變了?

老闆娘:對,以前比較商業化,現在比較有人情味,比較互動了。我剛開店時,這條街電力負荷不了三間以上的餐廳,結果每周五、六、日都跳電,跳了十幾天,直到暑假,加上這次運動,我總共損失了五個月,沒有收入,虧本。我爸跟我講過,你開店就預備要虧損,不能預計你一定賺錢,所以我存了一筆錢預備虧一年,可是我只虧了差不多半年。

最近這幾個月,他們開始談論黃色經濟圈,那些我幫助過的人,很用心幫我宣傳,我都很感激。因為我們這裏離醫院近,很多醫護說老闆娘你要在網絡上講你的立場,不然大家不會支持你。

我說我是一個外國人,我不懂,其實我們經常贊助一些口罩啊、水啊等等,但我比較內斂,不會去告訴人家這些事。他們就不斷幫我發一些訊息,幫我宣傳。大家就知道我們這間店很支持反送中運動,所以從過年開始,生意就好很多了。

去Dirty Team前 醫護特地來支持

記  者:跟香港人這麼多個月一起,有沒有經歷過特別難忘的故事?

老闆娘:有。有一次,兩個很漂亮的醫護來找我,那時剛好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開始爆發,她們跟我講,特地過來支持我,因為她們過幾天要去「Dirty Team」(專責在隔離病房照顧中共肺炎確診病人的抗疫隊伍)。後來我問了老公,才知道原來「Dirty Team」,就是她們進去之後可能很難出來,而且可能會染病。

她們說,「我們這個黃色經濟圈,你一定要生存下去,到我們出來之後,你都不要有事,而且我們一定要堅持到底。」我很感動,想請她們吃飯,但是她們說:「不要,我們就是要讓你收錢,讓你知道我們就是要保持這個心態、堅持到底。」

記  者:那你後來有跟她們聯絡到嗎?她們現在還安全嗎?

老闆娘:沒有聯絡到,我很擔心。她們臨走的時候還記得我,真的很感動。

堅持夢想爭自由 世世代代堅持到底

記  者:最近香港又有些爭議,你怎麼看香港的前景?

老闆娘:作為一個台灣媳婦,我覺得香港年輕人只是表達一些簡單的訴求,不知道為甚麼警察執法的態度很強硬、很暴力,我覺得不需要這樣。在這個時代,應該讓年輕人去表達他們的意願。

無論他們以後能不能成功,我都希望我兒子那一代可以把這個夢想、這個理念,世世代代堅持到底,讓他們可以呼吸到民主自由的空氣,而不是被壓抑下來。因為被壓抑的人是不會開心的,要讓他表達他的意願,政府一定要知道人民的訴求。如果一個國家的政府沒有辦法接受人民的訴求,那這個政府怎麼去管理人民?

記  者:台灣人關心香港嗎?

老闆娘:很關心,我爸爸常常都問我,你那邊怎麼樣,政府有沒有對你怎麼樣。然後我就告訴他,我現在還好,畢竟我是個外國人,有時候警察來跟我講話,因為國語講的不好,跟我溝通不了,語言上始終有一些隔閡。我的心態就是不管是誰我都會去幫他們。

記  者:你未來的心願是甚麼?有沒有後悔在這邊開店?

老闆娘:沒有。一開始生意很差,後期有一些收穫。其實我在香港沒有甚麼朋友,可是經過這件事之後,認識很多人,覺得很開心。而且我不是只想賺錢,我很開心可以為這個社會有一些付出。像我們最近蒐集一些口罩回來,捐給一些社福機構,他們還來店裏道謝。

我覺得有些事情做了之後,心裏過得去,得到的是一些良心上的回報,我會覺得很開心,就算虧了一些錢也無所謂,錢可以再賺。

記  者:最想對香港人說甚麼?

老闆娘:最想對香港人講,要堅持到底!我兒子在這裏長大,我們不會離開香港,我希望我兒子他們,永遠都堅持這個夢想,一定要堅持自由民主,然後世世代代傳承下去,堅持到底。香港人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