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代已經是白髮人了,比他們(年輕人)平均年長30歲。」已是六旬老人的Gary fung說,「我都站在這裏,就是告訴他們(年輕人)我可能做不了甚麼,但是我們都和他們站在一起。」

近日,港人「中環和你Lunch」的一次活動上,一名西裝革履、頭髮花白的地道香港人Gary fung,沒有戴口罩,當大家齊喊口號時,他仍是靜靜地站在隊伍中,默默地支持抗議者。

我們和年輕人站在一起

Gary fung是中產階層,香港穩定時他的收入只會增加。他是淺藍(註:藍指親共),但經過這次反送中運動,他變成了淺黃(註:黃指支持抗議者)。

「我這樣的淺黃,這樣的中老或叫做廢老,我都去過超過二十次的集會。」Gary fung對《大紀元》說,「我做不了甚麼,我只是想告訴他們我存在。就算二百米外在發射催淚彈,那些孩子們正衝過來,我都會站在那,就是告訴他們,我在那裏與他們在一起,直到我頂不了了,我才會退後。」

Gary fung的太太也是從淺藍變成淺黃。之前他和太太之間常常吵架,但他選擇慢慢溶化這種矛盾。「中國人的傳統文化來說,不論多努力都是為了下一代的前途著想。」

他告訴《大紀元》記者,自己之所以沒有隨著民眾一起高喊,是因為Gary fung覺得自己已經60歲了,不需要曝光度,所以選擇低調,只是為了告訴年輕人,這些老人會和他們一起面對,不會像以前的抗議活動那樣選擇離開。

「我們不會跟你們分開。」Gary fung說,即使接下來幾個月大家可能會沉靜,但是,「不要緊,我們是在一起的,這個就是人民的力量。」

香港人特有的脾性

同時擁有三個學位背景(政治、律師、經濟)的Gary fung與《大紀元》記者談到香港主權移交後的變化。

他說,1997年剛過的時候,自己同外國人講,香港只有5%的改變。等到2007年,Gary fung同外國人講,香港有10%的改變。但是最近幾個月,Gary fung深切感受到中共的統治,已將香港改變了35%。

比如,當天,他從金鐘走過,路上行人口中已聽不到多少粵語;遮打道一帶,聽到的都是普通話。

再如,香港的私營機構老闆多是大陸的;香港的大學,尤其是最近幾年新上任的校長中,很少有香港人出任。

「香港人是不是過去的十幾年教育水準已經不好了?所以培訓不出我們的校長呢?」Gary fung說,和三十年前的情況已大不相同,「每個現在的校長出來講話,要麼是第二語言的英文,要麼是第一語言普通話(但未講粵語)。」

即使有這樣的變化,但是Gary fung認為香港人仍舊有香港人的脾性。

他說,通過自己幾十年的觀察,他覺得不要激怒香港人,否則,除了經濟因素外,港人會出來持續不斷地抗爭,不會停止。

Gary fung分析,香港是全民就業,所以底子很厚,這次的抗爭會持續很長時間。所以,他希望外國政府,尤其是中共政府聽一聽香港人新生一代人的想法,不要像原來那樣主觀地定義香港運動,稱有大台、在收錢等等。

Gary fung強調,如果當局再推國歌法或23條,到時候,隨時都會有一二百萬人出來抗議。

「香港人的性格就是這樣的,把一些事潛藏在心裏,不會馬上爆發,但一爆發出來⋯⋯」Gary fung打比方說,就像這次的區議會選舉,從小學、中學、青年人、中年人到60多歲、7-80歲的老人都出來投票。

不是港獨 亦不是勾結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半年多,然而中共一再抹黑香港人在搞港獨,是在跟外國勢力勾結。

對此,Gary fung一再跟《大紀元》記者強調,我們不是搞港獨,是中共宣傳成那樣的。「是它們喜歡叫我們港獨,這背後,將我們中國人血濃於水的民族情節分割開的是它們,不是我們想要港獨。」

他說,「中共昨天跟你說做同胞,今天就搞分割,說你要搞港獨;昨天跟你說是同根生的中華兒女,今天就稱你不是人、是蟑螂。」

所以,Gary fung表示,如果它們(中共)把香港人當成是蟑螂的話,就會使勁地打。

對於勾結外國勢力,Gary fung也持否認態度,「不是說勾結外國勢力,而是外國人能感同身受,感受香港人心裏面的困惑和艱辛。」

他說,因為香港與西方國家有著相同的核心價值,比如民主、自由,所以西方社會會覺得是共同的核心價值受到影響。Gary fung說,即使在歐盟,許多國家同中共簽訂「一帶一路」,但是沒有人反對制定歐盟版人權法案來幫助香港。

Gary fung認為,當一個地方它(經濟)發展強大的時候,它的制度沒有辦法保障人民權益時,這種強大是走偏的。

這種經濟發展的背後,是巨大的貧富差距。

Gary fung說,在大陸90%是窮人,所以才被叫成發展中國家;90%的中國人住在山區,孩子上學沒有鞋子穿;大陸的主要財富集中在二、三個大城市,又多是落入貪污官員的手中。

未來抗爭應著眼黃店

Gary fung在接受採訪時,還特意提及未來的抗爭思路。他覺得重點需要發展黃色經濟圈(註:黃指支持抗議者)。

他分析說,當權者最擔心的是社會經濟出問題,因為經濟出問題,人民收入少了,會有人失業,就會有更多的人質疑這個當權者有沒有資格繼續統治;自古以來經濟是決定一個社會穩定的最主要因素。

所以,Gary fung認為需要主要發展黃色經濟圈,將其擴展,那個時候其它店面,藍絲(註:指親共人士)出現關門等情況,自然會迫使當權者有所反應。

Gary fung說,之前,港人一百萬人、兩百萬人出來抗議,港府都不回應,「當經濟上出問題時,藍絲也會有反應,政府就不得不面對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