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大年初一,給大家拜年了!祝您和全家人身體健康平安。原計劃1月25日放假休息,跟幾位朋友一起吃吃飯。但是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疫情越來越嚴重,看著國內同胞受難,心裏踏實不下來。國難當頭,匹夫有責。作為媒體人,及時傳遞最新消息是天職。所謂「史職不可廢」,所以就繼續向大家介紹最新情況。

25日要說的內容還是很多,先是通報最新的病例和疫情發展情況,然後要告訴大家一個驚天秘密。

傳16萬病毒攜帶者入京,「今上暴怒」全國大抓捕

有內部人士剛剛披露,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曾向王岐山請教,說有16萬疑似病毒攜帶者可能要進入北京和上海。接下來的疫情大爆發很可能是這兩個地方。

消息稱,「今上暴怒,言此武漢疫比特朗普對話貿易戰傷害還甚,且有動搖根基大忌也!故高層當機立斷,斷指求全。仿照當年非典的北京經驗,醫院只管鑒別,不再救治。闢非常區域匯聚疑似患者集中管理。全國醫援疫區,同時軍隊介入,強力維持治安,同時亦協助歸攏疑似病毒攜帶者強制集中。並通知全國其它各地方大員,如有雷同跡象,照此辦理。」

網友表示,現在各地方大員已經接到了緊急通知,正在全國各地大抓捕,慘烈程度並不比武漢城裏差。

死亡案例 2個最新特點

截止到當地時間25日上午10:00,官方通報:全國已經確診1,330例,41例死亡,海外確診了21例。

在25日的死亡病例當中,有兩個非常值得注意的地方。

第一個值得注意的是,有一名62歲的醫生離世了。澎湃新聞從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湖北省新華醫院)獲悉,這家醫院耳鼻喉科主任梁武東在1月16日染上了中共肺炎,18日轉到金銀潭醫院就診。經過幾天的救治無效,在25日早晨7點左右離世了。

24日我們在節目中也披露了武漢協和醫院總護士長發給親人朋友的一段錄音。錄音顯示,武漢的疫情遠比外界想像的嚴峻,各大醫院人滿為患,不收治一般的病人。她特別指出:很多醫院把整個病區或病房留給員工和員工的家屬用。

無庸置疑,醫生患病,得到的醫護應該比普通患者好一些,救治也更及時一些,但這也沒有留著梁武東的命。可見這種病毒的可怕。

第二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死者中有一名36歲的男子。這名男子9日出現發熱、無力的狀況,拍胸片顯示雙肺感染,白細胞升高。住院治療同樣無效,23日中午離世。

此前官方公佈的死亡病例,都是年齡比較大一些,身體抵抗力比較弱的,或者是患有其它一些疾病的。所以很多人可能以為,那些人死亡,可能是死於中共肺炎引發的綜合症。

這名36歲的男子,是目前最年輕的死亡案例。因為按照聯合國公佈的年齡結構來說,44歲以下是屬於青年人。36歲,正是身強體壯的時候,但是也被中共肺炎奪走了生命。這足以證明,這個病毒對人的威脅性相當大。

究竟死了多少人?

在我們的節目下方留言區,一直有網友質疑官方通報的這些數字真實性。我們也知道這些數字不可信,但得不到更多的信息,目前只能把官方的通報數字告訴大家。我們歡迎知情的朋友向我們爆料,您可以把爆料內容發送到新聞看點的郵箱:xwkd2017@gmail.com。

網民「珊姐威武」爆料,她的姨媽23日晚上10點多離世,但醫院不讓進太平間。目前遺體就放在漢口醫院的病床上,醫院要家屬自己聯繫殯儀館、自己消毒。家人聯繫了殯儀館,但是到24日中午11點,殯儀館的車一直沒有來。

原因是這個殯儀館只有一輛車可以消毒,忙不過來。這輛車全城挨家醫院拉死人,23日「一天拉了50個死人」。人死了就丟到那,沒人管,不知甚麼時間才能入土為安。

她很擔心,因為「人死了就這樣丟在病床上,醫院溫度又高,病毒發酵,肆意擴散,會傳染更多的人」。而這情況肯定不止這一例,她說,「醫院就是個大病庫!」

從「珊姐威武」披露的消息來看,23日一天的死亡數字就超過了官方通報的總和。

微博上有不少關於一家定點醫院的最新影片,但一個一個的都被刪掉了。自由亞洲24日的影片中,有一位女士形容,走廊裏有病人已經去世幾個小時了,仍然沒有人處理。找醫院負責人也沒用,醫生、護士都忙得透不過氣來。

另有網絡影片顯示,有患者排隊沒來得及就診,直接就倒在地上。看病的錢撒滿了一地,周圍則是手忙腳亂的醫生和驚惶失措的排隊患者,場面相當恐怖。

早在22日,有武漢匿名醫生就向新唐人透露,死亡人數遠遠大於官方通報的數字。很多沒有收治的人,沒有得到確診就死去了,這樣的死亡不會報出來。

黨決定多少人感染和死亡

中共通報說截止到10:30,全國確診1,330例,疑似1,965例。這個數字有多少真實性呢?估計只有中共內部少數人知道。

有知情人向《大紀元》透露,中共國家衛健委公佈的數據,由檢測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試劑的結果決定。但中共的疾控中心通過試劑盒發放量,牢牢「控制」著感染人數與死亡率。也就是說,中共公佈的數字跟實際疫情沒有關係。

這位知情人表示,「試劑盒如果他不發放你,你怎麼做檢測?你不檢測你怎麼進這個系統?它的這個系統是聯網的,你要進去了,它的數字改不了了。但是目前是試劑盒他們不下放,控制你,哪天可能一例也沒有,哪天又來個幾十個。」

「現在疫情都擴到國外了,被國際社會逼得,一下子又來一百多個確診病人。都是他們在人為地搞,病人遠遠不是他們公佈的這個數據。如果他們(病人者)沒有進入這個系統,那他們就不是國家兜底(免費)治療的病人。」

他還特別強調,現在病人住院是一個關卡。「疾控中心的試劑盒是一個最大的關卡。這個試劑盒,一個是控制各地感染人數,另一個是控制各地的死亡率。」

他舉例說,「比如現在全國有440例感染者,就是440個試劑盒呈現陽性。而且都是在確認的情況下才給你試劑盒,看你狀態比較好,估計死不了,才給你用試劑盒,這樣可以死亡率降很低。」

咱們換一個簡單說法,從確診到死亡,到底多少數字,這是黨說了算的。黨讓多少人染病,那就是多少人染病。黨讓多少人死,那就得多少人死。不聽黨的話,死了也白死。至於醫生,他們沒有公佈權。

大陸一家新媒體也披露,只有指定醫院才有資格拿到試劑盒。不過這些醫院有的拿到的量還不到需求量的十分之一,有的甚至根本拿不到。

這家媒體表示,「有幸用上試劑盒的患者,被其他患者稱為『中了彩票』。」也就是由政府兜底,免費治療。

法新社24日報道,英國蘭開斯特大學(Lancaster University)、格拉斯哥醫學研究理事會-格拉斯哥大學病毒研究中心(Medical Research Council-University of Glasgow Centre for Virus Research),和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等學者在共同發表的研究論文中指出,中共偵測到的患者數字,可能只有真實染病人數的5.1%。

按照英美學者的估算比率,通過計算可以得出,目前僅在武漢至少有6.46萬多人。

英美學者撰文表示,要制止中共肺炎個案上升,必須有效控制72%至75%傳染個案。

但這與當局偵測到的患者數字相差太多。武漢有1,100萬人口,專家推算,如果不能有效控制疫情,到2月4日,僅是武漢的患者就會突破25萬人大關。也就是說,每100人當中,就有超過2人被感染。武漢是這樣,那麼武漢之外的地方呢?

湖北幾乎封省 上演一場場大逃亡

其實我們也可以從當局的處理方式上有一點判斷,湖北現在幾乎要「封省了」。除了襄陽市和神農架林區之外,湖北其它城市全部封城,至少5,200萬人生活在極度恐懼當中。

防止疫情蔓延,封禁武漢這些疫情中的地區是有必要的。但是有一點比較奇怪,沒有公佈病例的城市也先被封了。

封城加重了人們的恐慌,大年三十的早上,孝感市也上演了一幕大逃亡。大量市民舉家等候列車,準備逃離當地。

24日我們在節目最後,放了一段武漢醫生的影片。醫生在影片中說,武漢「有9萬人次感染」。還透露,1個病人可以傳染14個人,與之前鍾南山披露的1傳14相吻合。

說到鍾南山,插一個網友的爆料。前兩天節目中我們說過,鍾南山在央視出面肯定「人傳人」之後,決定不再接受任何採訪。當時感到比較意外,不知道鍾南山做出這個決定的原因是甚麼。

現在有網友披露了內幕:鍾南山認為,這次疫情將比2003年SARS(非典)更危險,他估計疫情高發時段是「二月底到三月底」。所以他建議武漢封城,但是當時被有關領導拒絕了,於是他就決定不再接受採訪。

醫院像地獄 四處喊救命

我們繼續前面話題,前面的醫生說有「9萬人次」。但是另外2名醫生分別透露,大概有「十萬病人」。

一個是湖北航天醫院胡電波醫生,他冒著生命危險透露,「總發熱人群超過十萬」。他說「湖北省政府為了掩蓋事實,說物資夠,而且拒絕境外援助」。還說「醫院像地獄,四處喊救命」,但是因為「人命關天」,即使有「封口令」,也要披露實情。「不管那些了,被處置就被處置吧。」

另一位醫護人員也在影片中告訴家人,「他們醫生(統計)出來的估計大概有十萬人」。說「政府讓我們治,可是甚麼物資都沒有」。「他們(患者)在那兒求我們,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看著一個好生生的人慢慢就不行了」,「我們上一天班,整個人的心理都快崩潰了」。還特別強調「千萬不要相信政府,都得靠自己」。

一位網名叫「龍燦」的臉書帳號,24日發出求救信息。他自稱是武漢中南民族大學的袁譽洪,說他的親家公夫婦都染上了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已經發燒的女婿拉著他們滿世界跑,「就是沒有一家醫院收治」。他質疑,「說好的可控,住院都不接受,怎麼控啊?」

有網民回應說,「這封城就是任由自生自滅的節奏吧。」

病毒傳染性超強

25日廣西衛健委通報,在確診的2宗個案中,其中有一名是武漢的2歲女童,這是目前發現年齡最小的患者。而此前中共官員稱,兒童不容易感染肺炎。

年僅2歲的小女童鍾某,是武漢人。21日從武漢飛往南寧後乘坐汽車到金城江,22日下午4時出現發熱、打噴嚏。23日凌晨1點,到河池醫院就診,正在隔離治療。

香港知名傳染病專家袁國勇等多名專家,在醫學雜誌《柳葉刀》(香港譯作:刺針)撰文指出,這種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病毒在親屬之間傳播率非常高。他以深圳一家6口到過武漢後,5人都染病作為案例分析,得出結論,武漢肺炎病毒(中共病毒)入侵率高達83%。

世衛組織24日發佈了最新聲明,中國已經報告了「武漢的第四波病例和武漢以外的第二波病例」,但是沒有做進一步闡述。

所謂的第一波傳染,指的就是在華南海鮮城染病的人。當局把華南海鮮城認定為疫情源頭,說那裏不止賣海鮮,還有人在那裏宰殺蛇等野生動物。第二波是指從華南海鮮城傳播到附近居民,第三波則是在一些家庭和醫院傳播。

同一天,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感染病科主任盛吉芳披露的一個情況,也讓人心驚。她對《錢江晚報》表示,她碰到過一個病例,武漢來的人到杭州開會。當時那個人看上去沒甚麼異常,但是跟他接觸的多位杭州同事都染上了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但那名武漢人並沒有發病,直到他回到武漢以後,過了兩天才發病。

陝西衛健委公佈的一個染病案例,與盛吉芳披露的情況幾乎一樣。一名西安女子在1月12日至14日到杭州出差,14日返回西安後,16日出現發熱症狀,隨後被確診染上了中共肺炎。而這名西安女子就與那名武漢人在同一個會議室內開會。

就是說,那名武漢人在發病前的潛伏期是相當長的,沒有表現出染病的症狀,但是傳染性卻很強。我們不知道類似那名武漢人的情況還有多少,這是相當可怕的。

范德比爾特大學傳染病學專家馬克・R・丹尼森(Mark R. Denison)博士對《紐約時報》表示,與症狀更明顯的疾病相比,症狀較輕的疾病有可能傳播得更遠,引發持續時間更長的疫情。

中共病毒之外的病毒

有一位正在金銀潭醫院住院治療的張先生,住院前的病情非常凶險,一直在發燒。在醫院接受治療後,已經有一個星期不再發燒了。但是他告訴自由亞洲,這兩天醫生給他調整治療方案後,又出現了發燒症狀,於是醫生又恢復了之前的治療方案。目前他還在重症室插氧氣。

張先生表示,根據醫生提供的信息,他感染的病毒並不是官方公佈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但是症狀很相似。雖然也在金銀潭醫院住院,但是並沒有與其他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患者在一起,所以他也沒在官方通報的疫情數字當中。

也就是說,從張先生的情況判斷,中共病毒之外,還有其它的病毒。自由亞洲報道,中共專家至少已經掌握了兩種引發疫情的新型病毒,但是對外卻只公佈了其中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被命名為「2019-nCoV」)的基因序列,從未公開透露發現其它新型病毒。

目前,專家普遍認為,中國疫情可以已經開始爆發。雖然中共官方在不斷更新確診數字,但中共美化數字已經成了人們的共識,很少還有人相信。基於這一點,外界也懷疑中共可能對引發疫情的病毒種類也有所隱瞞,令國際社會無法有效應對。

這就不能不讓人產生疑問:中共既然表面說要「堅決防治疫情」,為甚麼還要隱瞞病毒種類呢?是不是這裏面有甚麼秘密?

美媒:病毒可能來自中共生化武器實驗室

《華盛頓時報》1月24日有一篇文章,題目是「受病毒打擊的武漢有兩個與中共生物戰計劃相關的實驗室」(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0/jan/24/virus-hit-wuhan-has-two-laboratories-linked-chines/?utm_source=onesignal&utm_campaign=pushnotify&utm_medium=push

)。這篇文章網址我貼在了文字稿當中,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

文章引述以色列生物戰專家的說法,「這種致命的動物病毒流行病,可能是在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中傳播的。」

自由亞洲本周轉播了武漢電視台2015年的一個報道。這個報道也顯示了中共最先進的病毒研究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

《華盛頓時報》文章表示,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隸屬於中國科學院,但一些實驗室「與中共國防部門有聯繫」。其中有一個研究致命病毒的安全實驗室,這是中共唯一的一個專門研究致命病毒的實驗室,也是中共唯一宣佈能夠處理致命病毒的場所。

研究中共生物戰的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與中共的秘密生物武器計劃有關。「就研發而言,這個研究所的某些實驗室可能至少在附屬方面參與了中共(生物武器)的研究,但還不是中共生物武器聯盟的主要設施」。

肖漢姆在1970年到1991年期間,曾任以色列軍事情報部門的高級分析師,負責中東和世界範圍內的生物和化學戰,擔任中校軍銜。這位醫學微生物學博士在電子郵件中表示,生物武器研究是軍民雙重研究的一部份,「絕對是秘密的」。

中共使館發言人並沒有回覆肖漢姆要求評論的電子郵件,但是過去,中共始終否認擁有任何進攻性生物武器。

不過,在肖漢姆之前,美國去年已經表示了懷疑。國務院的一份報告認為,中共可能在從事秘密的生物戰研究。

目前為止,這場肆虐中國並禍及多個國家的冠狀病毒起源仍然不清楚。但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病毒起源於武漢海鮮市場出售的野生動物。文章表示,這可能表明中共準備加強宣傳,應對從致命病毒研究實驗室傳播病毒的指控。

武漢研究所過去曾研究過冠狀病毒,包括引起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或SARS的毒株,H5N1流感病毒,日本腦炎和登革熱。此外,這個研究所的研究人員還研究了導致炭疽病的細菌——一種曾經在俄羅斯開發的生物製劑。

肖漢姆說:「冠狀病毒(特別是SARS)已在該研究所進行了研究,並可能保存在其中。」「SARS總體上包括在中國的BW計劃中,並在數個相關設施中得到處理。」他表示,目前不清楚這個研究所的冠狀病毒是不是包括在生物武器計劃中,「但有可能」。

肖漢姆表示,病毒向外滲透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洩漏,另一種是正常情況下離開有關設施的人在室內未被注意到的感染。

早就說過,中共的邪惡超出人們的想像,只有人們想不到,沒有它做不到。對這個披露的消息,我們同樣無法查證。但如果是真的,那就是中共玩火自焚,或許就是上天借這樣的一個方式,滅掉中共。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