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明慧網信息統計,2020年1月至3月份,至少有70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2月至3月份,中共法庭不開庭,非法密判32名法輪功學員。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因中共隱瞞信息而肆虐中國大陸,至今已禍及全世界。根據最新統計,迄今中共病毒全球確診超過134萬例,死亡人數超過7.4萬,危及到地球上每一個生命。

在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大陸各地封城、封區、封村,民眾在為自身安危擔憂的時候,中共「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指揮其下轄的各類機構和公檢法司部門,繼續迫害法輪功。

在疫情高峰期的2月至3月間,中共法院、檢察院幾乎處於癱瘓狀態中,即使這樣,還採取不庭審、不通知家人和律師的方法,秘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判刑。

1月份,38名法輪功學員遭冤判;2月份,17人遭冤判。

3月份,15人被非法判刑、批捕5人、非法構陷到檢察院、法院48人,有5名65歲以上的老年人被冤判,年齡最大的76歲。

3月份,中共法院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罰款9,000元。

2020年3月法輪功學員遭中共非法判刑人數按刑期分佈示意圖。(明慧網)
2020年3月法輪功學員遭中共非法判刑人數按刑期分佈示意圖。(明慧網)

2020年3月份10個城市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分布表

城市 判刑人數
許昌市 2
安陽市 2
金華市 2
合肥市 1
雙鴨山 1
銀川市 1
臨沂市 1
煙台市 1
太原市 1
寧波市 1

 

山東朱同貴被秘密枉判重刑9年

山東郯城縣法輪功學員朱同貴於2018年5月被臨沂蘭山區國保綁架、非法關押14個月後,近日得知被臨沂蘭山區法院秘密枉判重刑,非法刑期可能是9年。

朱同貴,45歲左右,青島某大學畢業,家住臨沂市郯城縣碼頭鎮桑莊村。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被迫長期流離失所,身份證被扣押,一直無法找工作、無法結婚成家。期間,當地派出所協警有時到他家恐嚇他的老母親,打聽其去處,給老人精神上造成傷害。

2018年,臨沂國保警察借「掃黑」之名,秘密制定了所謂「雷霆行動」,到處綁架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又掀起一輪迫害。

5月23日下午,朱同貴和哥哥朱同朝疑被特務監視跟蹤,在臨沂市蘭山區租住房內被臨沂市蘭山區國保警察劉合磊等人夥同西郊派出所警察入室綁架。當時那夥人強行用鐵棍撬開他們住處的天窗爬牆進屋的,他們沒穿警服、沒有出示任何合法證件,將房間內的電腦、現金等私人物品洗劫一空。

在此過程中,警察手持鐵棍出言威脅兄弟二人,並拿槍抵在朱同朝的頭上。當晚,兩人被帶到蘭山派出所非法審訊。派出所劉姓所長指使下屬對朱同貴強行採血、拍照,並打罵侮辱。

5月24日下午,朱同貴、朱同朝被非法押送至臨沂市看守所(河東區重溝)。警察對朱同貴進行非法拘留、拷問、威脅,並指使犯人毒打他。朱同貴被分到了二大隊,獄警徐培森和一王姓獄警私自用刑,讓朱同貴戴手銬腳鐐、手穿過腿間被銬住,讓其直不起腰,還把他關進「小號」(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狹小陰暗的房間)。

同時,郯城縣國保因懷疑這個縣部份法輪功學員與朱同貴有聯繫,就對他們進行非法審問。

在關押期間,朱同貴的家人沒有得到任何通知。後來朱同朝被「取保」回家,朱同貴卻被臨沂市國保劫持到一個私設的黑監獄(洗腦班)裏,家人多次前去詢問無果。

黑監獄負責人蘇偉對朱同貴動用私刑:熬大鷹三天三夜,有多人看守,不讓其睡覺。

在檢察院因證據不足退回朱同貴的案卷的情況下,國保警察劉合磊、孫德強等人濫用職權仍然拒不釋放朱同貴,並繼續羅織罪名對他進行構陷。

臨沂市蘭山區檢察院王玉剛對國保等人的違法犯罪行為不僅不予依法監督,還於2019年6月底對朱同貴提起公訴。

近日獲悉,朱同貴被臨沂蘭山區法院秘密枉判重刑,刑期可能是9年。

北京法輪功學員張秋莎被非法判刑4年

北京市大興區法輪功學員張秋莎於2015年3月14日因傳播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拘留;同年4月14日,被取保候審。

2018年6月26日,張秋莎和丈夫、內蒙古青年法輪功學員敖瑞英及一位親戚被綁架。目前,張秋莎被非法判刑4年,丈夫被非法拘留,敖瑞英被迫害致死。

張秋莎家住北京市大興區富強西里小區,1999年2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並按照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理念做人,遇事儘量為別人著想,身體的疾病不知不覺中都好了;此後二十多年來,沒吃過藥、身體健康。家人也受益。

北京警察在張秋莎家中抄家。(明慧網)
北京警察在張秋莎家中抄家。(明慧網)


2019年3月4日上午11點,北京市大興區法院第八審判庭非法開庭張秋莎,原定由張秋莎之子魏張同辯護。在開庭前夕,法院要求魏張同將辯護詞上交,在看到該辯護詞為無罪辯護後,遂撤銷了魏張同的辯護資格,並指定由律師劉中華辯護。

庭審當日,張秋莎全盤否定了公訴人的指控、不承認法院指定律師的一切非無罪辯護。經過短短30分鐘左右的庭審,法官就草草宣佈了休庭。

近日得知,張秋莎被非法判刑4年,時間自2018年6月26日至2022年5月24日。

武漢法輪功學員鄒雙武、吳桂菊被構陷到法院

武漢市修煉法輪功的兩位婦女鄒雙武(70歲)、吳桂菊(50多歲)被警察和社區人員入室綁架,非法關押近一年,被構陷到漢陽區法院和漢陽區檢察院迫害。

鄒雙武,女,漢族,1950年出生,今年70歲,住武漢市東西湖區。她老伴已去世,平時一個人居住,子女不在身邊。

2019年4月18日早上8點鐘,東西湖區金銀湖派出所利用小區物業人員欺騙鄒雙武老人打開門後,十幾個人就氣勢洶洶地闖進她家,野蠻抄家並綁架了她。

4月30日,警察夏乾橋告知其家人,鄒雙武已經被(非法)逮捕。

東西湖區「610」對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仍不放過,至今快一年了,仍將老人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迫害折磨。構陷她的所謂「案子」已移交到漢陽區法院和漢陽區檢察院,由檢察官高尚和法官潘濤負責。

法輪功學員吳桂菊,女,50多歲,住在武漢市武昌區。2019年3月20日,武昌區余家頭派出所和社區保安共十幾人以「用電安全」為藉口,騙開吳桂菊家的大門,強行闖入,非法抄走兩整套法輪功書籍、光碟等,然後綁架了吳桂菊。

吳桂菊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構陷她的所謂「案子」已移交到漢陽區法院和漢陽區檢察院。

目前武漢市「610」把構陷法輪功學員的「案子」都集中到洪山區法院、洪山區檢察院和漢陽區法院、漢陽區檢察院。

廣東王水成再被構陷到檢察院

2019年10月,廣東省湛江市法輪功學員王水成被綁架並關押在湛江市坡頭區看守所。該看守所目前以疫情為由,拒絕律師會見王水成。

霞山區公安已經將王水成構陷至赤坎區檢察院。檢察院目前以本案證據不足,讓公安補充證據,已將案卷第一次送檢退回。據聞,霞山公安最近已經第二次送檢構陷。

天津76歲退休教師馬淑芬被非法判刑

天津市北辰區76歲法輪功學員馬淑芬被非法關押1年4個月後,於2020年3月中旬被天津市北辰區分局和新村派出所合謀構陷,遭枉判2年半。

馬淑芬是退休教師,子女都在外地居住。2018年12月3日晚,時年74歲的馬淑芬被綁架。她當晚出現病危,被北辰區新村派出所國保警察用擔架抬走,後被非法關押在北辰分局看守所,其境況很糟糕。

在被綁架之前,北辰區新村派出所及居委會多次聯合上門騷擾馬淑芬,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馬淑芬本著善意向他們講法輪功真相。

2019年9月,馬淑芬被檢察院、法院構陷,他們準備對她非法判刑。不法人員以其歲數大可以從輕處理,但是不放棄煉法輪功就嚴判為條件,企圖讓她放棄修煉,遭到馬淑芬的拒絕。

現得知,馬淑芬被非法判刑2年6個月。#

2020年3月,5名6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統計表

姓名 省份 區縣 參與迫害法院 非法刑期 法庭非法罰金 職位 65歲以上
馬淑芬 天津市   北辰區   2年6個月   教師 76
蔣紅英 寧夏 銀川市     非法判刑及刑期均不詳     75
樓振康 浙江省 金華市 永康市 金華市婺城區法院 3年6個月     70
董天福 河南省 許昌市 禹州市 許昌市魏都區法院 2年緩刑2年 5000   66
劉讓芳 黑龍江 雙鴨山 寶清縣   3年   教師 65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