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全球拉響警報,萬眾憂心。中共當局隱瞞實情,操控數據,誤導各界,打壓傳播真實訊息的網民。中國和世界人民的健康及生命安全成為暴政謊言的犧牲品。

謊言欺騙是中共建立政權並維持統治的主要手段,其程式和表現為:封鎖消息、顛倒是非、移花接木、倒打一耙、信口雌黃。媒體和公檢法司配合,妖魔化打擊對象,宣傳造勢加暴力威脅。在網絡時代,五毛和信息監控員又加入了攪混水的大軍。本篇概述中共在中共肺炎疫情、香港反送中和迫害法輪功這三大事件中的造假罪惡。

中共肺炎疫情——真相被隱瞞

2019年底,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爆發後,中共衛生部門、地方和中央都掌握情況,卻沒有在第一時間向民眾通報,而是淡化處理。

1月1日,武漢市公安局發佈消息,稱「一些網民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絡上發佈、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這條新聞被央視等多家官媒轉發。

武漢衛健委官網最初發佈的十多期肺炎疫情通報中,只有1月15日的文稿提到,「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1月18日,武漢市百步亭社區舉行了四萬多個家庭參加的「第二十屆萬家宴」活動。百步亭社區某居委會工作人員江強事後告訴記者,「1月初,我們聽說了肺炎的消息,但起初說可防可控,後來又說不排除有限人傳人。萬家宴舉辦前三天,我們跟上級反映,最好取消萬家宴,但沒成功。」

1月19日,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說:「對本次的疫情初步印象是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傳染力不強」,「疫情是可防可控的。」

截至1月20日傍晚6時,中共官方數據為:全國累計中共肺炎224例,確診217例,疑似7例。

1月20日晚,大陸傳染病學家鍾南山告訴媒體,非常肯定地證實出現了人傳人的現象,醫護人員也被感染。他還說,有信心能控制中共病毒,「這次花了2周就定位了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再加上我們有很好的監控和隔離的制度,我不相信它會像17年前非典造成的社會影響以及經濟的損害。」

此後,武漢、湖北和全國的確診和疑似病例數字一路激增,死亡案例也開始浮現。2月12日單日,湖北病例竟然增加了一萬四千多例。

1月23日凌晨,武漢市政府宣佈封城,近千萬居民被困,市內公交被切斷。之後,更多省份和城市採取了封閉式管理,大部份公共場所被關閉,企業停工,學校延遲開學。與此同時,武漢等多地醫院的防護用具告急,武漢市的病床供不應求,火葬場24小時燒屍體,外省殯儀館組隊支援武漢……

1月28日,迫於輿論壓力,中共最高法發文,為八名「傳謠者」「正名」,文章稱,「如果社會公眾當時聽信了這個『謠言』,並基於對SARS的恐慌而採取了佩戴口罩、嚴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動物市場等措施,這對我們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中共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然而,「幸事」從未發生。中共吸取教訓了嗎?沒有。1月22日至1月28日,至少325名中國公民因在網絡上分享與中共病毒疫情相關的內容,被當局以「散佈謠言」為由,處以行政拘留、罰款或教育訓誡等處分。

2月3日起,中宣部嚴格審查所有涉及中共肺炎的報道,黨媒連篇累牘地強調黨的領導,渲染外國對中國防疫的讚揚。它絕口不提外國專家關於幾十萬人恐受感染的科學分析,也迴避外界對於死亡數字的強烈質疑。因為它心裏清楚,公安封殺的「謠言」是事實。官方推出的數據掩埋了至少上萬名死者的尊嚴,遮蓋了數十萬病人和親屬的痛苦呼喚。

鎮壓反送中 黨媒顛倒是非

針對香港反送中,中共媒體的手法是:沉默、選擇性報道、扭曲事實、妖魔化對手。

6月9日和16日,香港兩次百萬人大遊行震撼世界,多家國際報章均以頭版刊發,而大陸媒體卻對此隻字不提。英語《中國日報》突出所謂70萬人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支持。幾周之內,大陸報道僅限於港府和中共外交部的回應,大陸網民被封閉在防火牆內,有些人親赴香港實地考察,看到和平有序的抗議人群及訴求標語,才恍然大悟。

7月底,港澳辦首次對媒體表態,力撐港警,卻不談元朗黑幫恐襲。自此,喉舌媒體咬住「止暴制亂」的定調,漠視五大訴求的合理性,反而將守護民主自由的港人誣衊為「港獨」和「分裂」「暴亂」分子,還頻頻向施暴的警察致敬。

8月11日,一名香港女子被警察的布袋彈擊中右眼,央視及《人民日報》在警方公佈調查結果前就報道說,傷者係被同伴用鋼珠擊中,還影射她參與派錢給抗爭者。其實,這些說法來自五毛的謠言,很快即被證實都是造假。

央視報道還稱,8月11日晚,有「暴徒」向警員投擲汽油彈,致警員「多處燒傷」。但是,據央視播出畫面,所謂受傷警察的傷處像是摩擦傷,不是燒傷。而汽油彈燃燒的現場圖片,影像模糊,有英文評論認為,那是經過軟件處理的照片。

此外,中共收買和控制了大多數港媒,命其為中共傳聲,堅持報道真相的《大紀元》等媒體受到打壓。一些在社媒發佈援港信息的大陸網民被公安傳喚和威脅。中共喉舌還以惡毒的語言醜化和誹謗香港民主人士以及支持反送中的外國政要和民眾。

中共企圖掩蓋甚麼?假新聞背後,是驚悚的人權迫害——上萬枚含毒催淚彈被施放,社運人士被當街毆打和抓捕,黑幫囂張行兇,警察涉嫌輪姦、性侵和謀殺抗議平民,良知媒體印刷廠遭兇犯縱火,數千人因參與抗議被非法逮捕和控罪。

迫害法輪功 謊言開道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信仰群體的鎮壓,這場迫害同樣以謊言開道。在江澤民令下,全國各級電台、電視台、報紙開足馬力,全天候造謠詆毀,將法輪功妖魔化、政治化。大量謠言和假新聞出爐,在媒體反覆播發,並向海外輸出,誣衊和誹謗法輪功創始人、構陷法輪功,例如所謂「煉法輪功導致1400人致死致殘」、「天安門自焚案」、「敵對勢力」支持、美國給法輪功學員開工資等等。

中共當局通過收買和威逼等手段,讓一些人假冒煉功者,謊稱因煉功受害。在1400例當中,許多「主角」的親友出面證實,當事人根本不煉法輪功。

家住重慶永川雙石鎮雙橋街70號的龍剛,因精神病復發跳河死亡,此事被中共利用來嫁禍法輪功。龍剛的母親於2002年1月13日在「明慧網」刊文澄清事實:「兒子確實有精神病,當時是精神病復發跳河死亡,與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這是誰也抹煞不了的事實,作為他的父母,我們必須說真話,不能昧著良心誣衊法輪功。」「在我兒子死後,一位姓杜的記者來採訪我兒媳婦,叫她說自己的丈夫是煉法輪功的,把一些誣衊法輪功的話寫在紙上,叫她照著上面寫的念,並要兒媳婦配合他說法輪功不好的話。當時兒媳婦迫於壓力這樣做了。第二天還給了她200元錢。用錢收買良心。他們還教我孫子說誣衊法輪功的話,電視上的假新聞就是這樣編出來的。」

1999年7月,黑龍江的農婦李淑賢患胃潰瘍住進哈爾濱第四醫院,期間因生活貧困交不上住院費。醫院院長主動出主意說:「你們就說李淑賢是煉法輪功煉的,就能獲得免費治療,並在生活上還能給予照顧。」李淑賢和家屬為了利益同意配合。於是,哈爾濱市《新晚報》記者趕到醫院採訪,讓李淑賢的丈夫照著他們編好的台詞說。事後,李淑賢病情加重,醫院卻沒有按承諾免費為其治療,而是強令她出院。李淑賢回家後沒有多久病故。

2001年1月23日下午,天安門廣場上,五人自焚。事發後僅兩小時,央視新華社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對外以英語新聞報道此案,引發國際震盪。中共藉此大做文章,煽動公眾仇恨,加大力度打壓法輪功。

央視播出自焚節目後,許多人信以為真。海外專家通過慢鏡頭仔細觀察後,發現了錄像中的許多漏洞。事實是:中共找了幾個不煉法輪功的人,到天安門前去佯裝自焚,然後從不同角度拍攝、剪輯合成一個所謂的新聞片,抹黑法輪功學員。

2001年2月4日,《華盛頓郵報》在頭版刊登了記者菲利普.潘發自河南開封的調查報道,題為《自焚的火焰點燃了中國謎團——自焚的動機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菲利普.潘走訪了「自焚者」之一劉春玲的家鄉開訪,從劉的鄰居那裏得知:「從來沒有人看過她(劉春玲)煉法輪功」。

這篇報道還呈現了法輪功深受歡迎的事實以及中共炮製自焚用以鎮壓的企圖:「執政的中共利用此事,開足馬力來證明它對法輪功的指控,並試圖扭轉中國及海外公眾的印象,使之反對這個在18個月前被定為非法、當局運用殘酷的策略企圖消滅的團體。」

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倡導和保護人權附屬委員會第53屆會議上,天安門自焚案被當場揭穿。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發言人說:「我們的調查表明,真正殘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當局⋯⋯我們得到了一份該事件(天安門自焚案)的錄像片,並從中得出結論,該事件是由這個政府一手導演的。」面對確鑿證據,中共代表團沒有辯駁。該聲明已被聯合國備案。

中共一邊製造謊言,一邊封鎖真相。20年來,大陸法輪功學員被剝奪了所有表達意見的渠道,因為堅持信仰、堅持講真相而被各地公安非法抓捕、判刑和折磨,飽受精神和肉體的摧殘以及經濟勒索,甚至被迫害致死。2015年5月至今,近21萬中國民眾向中共最高司法機關以實名控告江澤民,許多人竟因此遭到打擊報復。眾多為法輪功進行無罪辯護的維權律師被吊銷執照、被構陷入獄,他們及家人都受盡迫害。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乃是歷史上最大的人權災難,這場災難起因於中共前黨魁的妒嫉和恐懼,被一系列謊言推動,持續至今,重創中國社會的道德、法律和經濟。

結語

70年來,中共從未停止造假,目的是維持它的統治、壓制對自由的嚮往和一切異議,不惜犧牲廣大民眾的利益——名譽、尊嚴、家庭、事業和生命。近幾年,中共政府試圖扮演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形象,夢想將世界納入它的意識軌道。可是,事實表明,中共絲毫不值得信任。

中共肺炎疫情的警鐘來得異常嚴肅。中共的謊言不僅直接殘害生命,而且把大批配合造假的媒體和網絡宣傳人馬拉下水,使其背負不義的罪惡。因此,對於中國人和國際社會來說,必須破解中共的造假宣傳謊言,才能看清真相,才能挽救生命、匡扶人間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