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名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理所應當的。」熙碧樂(Sybille)說,她知道中共向全世界隱瞞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中共外長馬上就要來到德國,德國政府必須要求中共賠償德國的損失。」「全世界都在進行一場善對惡的較量,我們絕對不能讓步。」

來自北威州的安尼亞·阿本德羅斯(Anja Abendroth)說:「不管採取甚麼樣的方式,德國政府需要為信仰、自由,為不同的受迫害團體努力,做得更多。德國政府完全有這個義務,這個非常重要。」

維斯巴頓(Wiesbaden)的安尼亞(Anja)簽名後表示:「我要為法輪功學員爭取尊嚴和自由。我不能想像人的器官會被盜竊牟利……這絕對不能被允許,必須絕對被禁止。」

8月29日和30日,法輪功學員在柏林勃蘭登堡門前的廣場上舉辦信息日活動,告訴市民和遊客法輪功是甚麼,修煉法輪功給人身心帶來的益處,並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長達21年的迫害。

在連續兩天的活動中,大量的民眾聽聞了法輪功真相,許多民眾在制止迫害徵簽表上簽名,有的感到在這亂世中看到了希望,有的譴責中共隱瞞中共病毒疫情的罪惡。

法輪功學員在柏林勃蘭登堡門前的廣場上舉辦信息日活動,傳播法輪功真相。(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在柏林勃蘭登堡門前的廣場上舉辦信息日活動,傳播法輪功真相。(明慧網)

人們在巨型展板前思考。(明慧網)
人們在巨型展板前思考。(明慧網)

人們在看展板、簽名制止迫害。(明慧網)
人們在看展板、簽名制止迫害。(明慧網)

明慧網報道,8月29日(周六)的市中心正好有一個大型遊行。上午10時多,勃蘭登堡門前的大道上已聚集了大量從德國各地趕來準備參加遊行的人。身著黃色煉功服的法輪功學員在喧鬧中安靜祥和的煉功身影和悠揚的煉功音樂在嘈雜中特別引人注目。

離信息桌几步之遠樹立著一個超大的展板,正反兩面上寫有中德文「中共是最邪惡的病毒禍害全世界」和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迫害的圖片,讓很多人停下腳步觀看。人們圍在展板周圍閱讀、思索,索要傳單,看到展板最下行的文字「請您簽名,制止迫害」時就默默簽名。

人們紛紛簽名,支持法輪功反迫害。(明慧網)
人們紛紛簽名,支持法輪功反迫害。(明慧網)

人們紛紛簽名,支持法輪功反迫害。(明慧網)
人們紛紛簽名,支持法輪功反迫害。(明慧網)

人們紛紛簽名,支持法輪功反迫害。(明慧網)
人們紛紛簽名,支持法輪功反迫害。(明慧網)

「全世界都在進行善與惡的較量」

熙碧樂(Sybille)簽字後向明慧網記者表示,簽名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理所應當的。她以前就聽說過中共在中國的人權迫害,對於中共向全世界撒謊、隱瞞(中共病毒)疫情的行為非常清楚。「我們也非常清楚歐洲在走向共產主義的路上」,「我們在這裏是為了制止這一點」。

她還說:德國政府必須要求中共賠償(中共病毒帶給)德國的損失。「不管這樣的努力能夠達成甚麼,我們都必須提出,不然會給對方造成一種錯覺。要向中共提出我們的要求、堅持我們的權利,而且要求中共遵守人權公約。」

席爾克(Silke)說:「我希望通過簽字能夠制止中共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暴行。我以前就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情有一些了解,我也聽過一些專訪,知道中共迫害不同的信仰團體。今天我詳細了解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慘烈,簡直要起雞皮疙瘩了,太恐怖了。不可想像,人被像動物那樣地對待。」

她希望德國的主流媒體能夠大量報道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情。這樣重要的事情,人們居然了解得很少。

席爾克(Silke)和先生在制止迫害的徵簽簿上簽字。(明慧網)
席爾克(Silke)和先生在制止迫害的徵簽簿上簽字。(明慧網)

來自北威州的安尼亞·阿本德羅斯(Anja Abendroth)在徵簽簿上簽字後表示:「我希望中國人,包括法輪功這個信仰團體不再被酷刑摧殘。我以前從來都不知道這件事情,但是今天通過法輪功學員的信息展位,我知道原來這樣的事情還在中國發生。

「中共外長就要訪問德國。德國跟中國的貿易往來非常密切,儘管如此,我們得非常直接地告訴他們(中共)這樣做是不行的。」

安尼亞·阿本德羅斯(Anja Abendroth)簽字支持反迫害。(明慧網)
安尼亞·阿本德羅斯(Anja Abendroth)簽字支持反迫害。(明慧網)

一位三十出頭、微胖的媽媽帶著兒子在徵簽表上簽字後說,她知道共產主義是甚麼,她就是在前東德地區出生長大的,「我們絕對不能允許共產主義肆虐」。

「中共外長這兩天就要到訪德國,我們必須得向中共提出索賠(中共病毒給德國造成的損失),讓他們得對此負責。他們一開始就一直在欺騙全世界的民眾,他們早就知道了(中共病毒)在中國傳播的真實情況。他們是故意的。」

「人們正在醒過來」

來自維斯巴頓(Wiesbaden)的安尼亞(Anja)簽了名,並針對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說:「這太骯髒、太噁心了。我想不出甚麼話來形容這個事的惡劣。好像人的生命完全沒有了價值,身體的某一部份就如同一個物件一樣拿來拿去,這絕對不能被允許,必須絕對被禁止。」

安尼亞(Anja)和先生在簽字,希望為法輪功爭取尊嚴和自由。(明慧網)
安尼亞(Anja)和先生在簽字,希望為法輪功爭取尊嚴和自由。(明慧網)

安尼亞了解到,中共對中國人的網絡操控無所不在,被控制下的每個人有可能失去住所、失去工作,瞬間身無分文,人們連一點點對別人的同情心都不能展現。

「我相信我們這樣共同努力,真正的改變一定會發生。人們正在醒過來,中國也一樣。終有一天我們會讓中國人民重獲自由,這是肯定的」。

莎琳娜(Selina)和瑪麗亞(Maria)一起在展位上聽法輪功學員陳述中共的罪行。來自奧地利的瑪麗亞說:「無論如何得正面對中共提出人權問題。法輪功學員是好人,修煉是他們的權利,沒有任何人允許觸動和傷害他們的權利。」

莎琳娜(右)和瑪麗亞(左)認為德國應該嚴厲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明慧網)
莎琳娜(右)和瑪麗亞(左)認為德國應該嚴厲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明慧網)

莎琳娜介紹說,去年她就聽說過活摘器官的事情,看了很多的紀錄片,並且做了深入的了解。她用自己的方式和渠道去了解事實。

「我是用簽字來表達抗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抗議的聲音要越來越多,到一定的程度,這些聲音就會起實質的作用。活摘器官這個事情真的是太慘無人道了。」

「中共外長要來,每一個法治國家包括德國都應該嚴厲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種罪行,都必須得這樣做。」

魯道爾夫(Rudolf Muller)拖著個行李箱,在法輪功學員的展位上簽完字,正要奔往車站。他說:「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活摘完全是恐怖組織行為。應該有人努力制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全世界都跟中國有那麼多的聯繫,這個世界越來越小。德國政府跟中共即使有這樣的緊密關係,也需要跟中共開誠佈公地指出人權問題。極權政府就是要控制人的聲音,這是不行的。」他認為沒有理由對和平的法輪功學員的信仰指手畫腳。

好多德國人非常認同展板上顯示的「中共是全世界最邪惡的病毒」這句話。一個中年男子告訴法輪功學員說,他有好朋友在台灣。台灣人政府非常明白中國(中共)的伎倆,所以他們現在做得這麼好,「但是德國政府還沒有看穿中共」。

有一個人說:「中共外長下星期要來,我們要去抗議,去鬥爭。」法輪功學員告訴他,「不要鬥爭,應該像我們法輪功學員那樣子講真相,就是說出事實。」對方很認同:「你說得對。那下個禮拜我也去『講真相』。」

「民眾走近法輪功 尋找希望」

一個很斯文的中年女性簽名後表示:「我希望支持他們,我曾經聽說了一點點關於法輪功受迫害的事情,不太多,今天了解得比較清楚。」關於中共如何欺騙民眾,她和友人們問了許多問題,法輪功學員一一回答,告訴他們中共草菅人命,從來都不說真話,不能夠信任他們。然後又把法輪功真相資料給了每人一份。

當他們得知學員因為在海外積極反迫害,二十多年不能回國的時候,其中一個人說:「我想哭,感到全身汗毛孔都張開了。」

另一人問學員:「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此刻心裏的感受,我可以擁抱你一下嗎?」離開時,他們連聲祝願法輪功學員成功。

斯戴芬(Stefan)和朋友安娜(Anna)從薩克森州來柏林。他們跟著法輪功學員學煉了第一和第二套功法。斯戴芬得了一種神經系統方面的病,醫生說沒有治好的方法。他嘗試過不同的鍛鍊方法。他在煉第二套功法時說:「感到全身很舒服,特別是腹前抱輪的時候,感到有很強的能量流在身體裏邊動轉。」

斯戴芬(Stefan,左)和朋友安娜(Anna)在學煉第一套功法。(明慧網)
斯戴芬(Stefan,左)和朋友安娜(Anna)在學煉第一套功法。(明慧網)

他的朋友安娜(Anna)說,「我感到很放鬆,身體非常舒服,在抱輪時兩臂之間好像有一種力量把手臂固定在空中。」他們索要了法輪功的資料,向法輪功學員道謝了很多遍才離開。


兩天的活動中,有不少民眾主動向法輪功學員索要介紹法輪功的資料。(明慧網)
兩天的活動中,有不少民眾主動向法輪功學員索要介紹法輪功的資料。(明慧網)

兩天的活動中,有不少民眾主動向法輪功學員索要介紹法輪功的資料。(明慧網)
兩天的活動中,有不少民眾主動向法輪功學員索要介紹法輪功的資料。(明慧網)

瑪麗(marie)以前聽說過幾次法輪功,因為身體有過超常的經歷,她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今天我第一次聽說強摘器官的事情,太恐怖了,匪夷所思。人不願意甚麼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那就不能對別人做這樣的事情。因為人做的好事壞事,最後一定會去償還。」

瑪麗說,她感覺到世間有一種非常不好的力量想徹底毀滅人們,想知道究竟是甚麼。法輪功學員推薦她看《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這本書,說:「你會在這本書裏重新找到希望。我們不孤單,也沒有被遺忘。」

瑪麗很高興,希望能夠跟法輪功學員交換聯絡方式,能夠進一步了解社會的「出路在哪裏」。#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