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哲宗元祐六年(一零九一年)八月,蘇東坡前往潁州赴任。這一年潁州發生大旱災,秋季穀物歉收,冬麥也因乾旱缺水,漸漸枯萎。乾旱若再持續下去,第二年潁州又將面臨荒年。於是身為潁州官員的蘇東坡,一面儲糧救災,並上奏朝廷,請皇上准予減輕百姓賦稅;一面準備祭祀祈雨。

宋朝官員主持祈雨祭祀,不僅是官員的本職所在,也是為百姓解除困厄、為民請命的責任。宋朝還制訂並刊印了祭祀典禮的章法。據《宋史.吉禮五》記載,咸平二年(九九九年)和景德三年(一零零六年),朝廷刊印了《祈雨法》和《畫龍祈雨法》,對祈雨的時間、地點、祭壇、祭品以及主祭人員等,都作了詳細的規定。

蘇東坡在《潁州禱雨詩》中寫到,他聽歐陽修說,潁上縣內有一間張龍公神祠極為靈驗。於是蘇東坡也向張龍公祈雨。

張路斯告訴他的夫人:「我是龍啊。」(Fotolia)
張路斯告訴他的夫人:「我是龍啊。」(Fotolia)

至於張龍公是何方神明?據蘇東坡於《昭靈侯廟碑》中所說,張龍公名諱路斯,隋朝初年居住於潁上仁社村。張路斯十六歲時就考中明經科(選舉官員的科目,始於漢武帝時期,至宋神宗時期廢除。)。

唐朝景龍年間(七零七年至七零九年),張路斯擔任宣城令,以才能著稱。他和夫人石氏育有九個兒子。張路斯罷官後,就常常在焦氏台垂釣。一天,他看見所釣之處有一座宮殿樓宇,於是進去居住。由此,他常常夜裏出門,早上才回家。

每次回來後,夫人發現他的身體異常濕冷,於是驚訝地問他怎麼回事?他說:「我是龍啊。蓼人鄭祥遠也是龍。他和我爭奪居住的宮殿,明天就要和我決戰了。請夫人叫上九個兒子前來為我助戰。記得,領子上有紅色薄紗的是我,青色薄紗的是鄭祥遠。」

第二天,二龍大戰,張家九子以弓箭射中了鄭祥遠,鄭氏墜落到合淝的西山,此地成為龍穴山。相傳張的九個兒子最後也都化身成龍,石氏死後則葬在關洲。張路斯的哥哥是馬步使者,張家子孫散居在潁上,墓地都還尚在。這件事由唐人趙耕記載下來,張家化龍之事在淮潁一帶代代流傳。後來,歐陽修在《集古錄》中,也記載了此事。

歐陽修之所以知道張龍公靈驗,是他親自祈雨後,得到的印證。

據歐陽修撰寫的《祈雨祭張龍公文》所述,他說,身為刺史不能治理好政務,而使百姓流離失所,於心何忍!他反省己身,認為自己因為性情頑固,愚迷難化,缺少誠摯忠信之心,所以難以感動神明。天子為災情憂愁不已,萬民嗷嗷待哺,生活困苦。他懇請上天降下一天大雨,便可解救一方旱災。這是施力最少,功德最多的事,而這樣的事不是人力所能為之,對神明而言卻是很容易做到的。希望神明不要因為歐陽刺史一人不堪,就停止庇護百姓。

歐陽修前往張龍公神祠主持祭祀,祈雨後,果然天降甘霖。圖為宋‧李公麟《為霖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歐陽修前往張龍公神祠主持祭祀,祈雨後,果然天降甘霖。圖為宋‧李公麟《為霖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歐陽修前往張龍公神祠主持祭祀,祈雨後,果然天降甘霖,他為此還寫了兩首詩。

其中《祈雨曉過湖上》曰:

清晨驅馬思悠然,

渺渺平湖碧玉田。

曉日未升先起霧,

綠陰初合自生煙。

身閑始覺時光好,

春去猶餘物色妍。

更待四郊甘雨足,

相隨簫鼓樂豐年。

另一首《喜雨》曰:

大雨雖雱霈,臨轍分晴陰。

小雨散浸淫,為潤廣且深。

浸淫苟不止,利澤何窮已。

無言雨大小,小雨農尤喜。

宿麥已登實,新禾未抽秧。

及時一日雨,終歲飽豐穰。

夜響流霢霂,晨暉霽蒼涼。

川原淨如洗,草木自生光。

童稚喜瓜芋,耕夫望陂塘。

誰云田家苦,此樂殊未央。

蘇東坡在《潁州禱雨詩》中寫到,他聽歐陽修說,潁上縣內有一間張龍公神祠極為靈驗。圖為蘇東坡所書寫的《潁州禱雨詩》局部(公有領域)
蘇東坡在《潁州禱雨詩》中寫到,他聽歐陽修說,潁上縣內有一間張龍公神祠極為靈驗。圖為蘇東坡所書寫的《潁州禱雨詩》局部(公有領域)

聽說歐陽修在張龍公神祠祈雨成功後,蘇東坡撰寫了《祈雨迎張龍公祝文》,並派州學教授陳師道和兒子蘇迨沐浴齋戒後前去潁上,並在西湖為張龍公臨時設立了一座行祠。

從十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一日,蘇東坡沐浴齋戒後祈雨,獲上天降下雨雪,解除了潁州旱情。蘇東坡無以報答神明,就帶領州民重修潁上龍公祠,並立下石碑,刻銘文記載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