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條村都有其獨特的歷史文化,位於上水的虎地㘭(又名「虎地坳」),如茵的綠樹下隱藏著不少古蹟,最長歷史的可以追溯至四百年前,若不細心留意和維護,這些珍貴的遺產或會淹沒在時光的流逝中。


上水虎地㘭居民福利會主席廖志協(左)與村民列安邦(右)合作無間,常常帶領導賞團介紹虎地㘭的歷史與生態。(陳仲明/大紀元)
上水虎地㘭居民福利會主席廖志協(左)與村民列安邦(右)合作無間,常常帶領導賞團介紹虎地㘭的歷史與生態。(陳仲明/大紀元)

從小在虎地㘭長大的廖志協,如今為上水虎地㘭村居民福利會主席,每逢周末都是他最忙碌的時光,義務擔任導賞員為公眾講述虎地㘭的歷史與生態,有時要上下午都帶團,每一個導賞團都可以進行兩三個小時,行程緊湊,自己甚至連飯都來不及吃。他和另一位村民列安邦共同帶領導賞團,一位主講歷史,一位主講生態,合作無間。

十年前,虎地㘭村被列入「新界東北新發展區」,三分之一的村地面臨著被清拆的命運,至今廖志協都與一眾村民積極保育家園,將虎地㘭村珍貴的文物與生態價值與外人分享,並積極與大學合作展開研究計劃,盼用軟性文化保育村莊。
看似平平無奇的殘垣斷壁、碑石,原來其中暗藏乾坤。依稀可見的字跡,印證著一段段被塵封的歷史。


看似平平無奇的殘垣斷壁、碑石,原來其中暗藏乾坤。(陳仲明/大紀元)
看似平平無奇的殘垣斷壁、碑石,原來其中暗藏乾坤。(陳仲明/大紀元)

兒時秘密基地 竟為四百年歷史古墓

跟隨廖志協來到虎地㘭村的一個樹林內,一座重修過的大型墓碑映入眼簾,這是近年來廖氏十世祖後人重修的祖墳。該墳墓真正的石碑隱藏在附近的小坡上,因歲月久遠,墓碑字體顏色已脫落,但仍能清晰可見「十世祖考准相廖公府之墓」、「同治七年重修」,如今重修的墓碑,也將過去墓碑上的內容原原本本展示。


大型墓碑是近年來廖氏十世祖後人重修的祖墳。(陳仲明/大紀元)
大型墓碑是近年來廖氏十世祖後人重修的祖墳。(陳仲明/大紀元)

廖志協稱,若以三十年為一代推算,十世祖或於十八世紀初落葬,距今已有近四百年歷史。獨具特色的是,這座古墓為廖氏十世祖與夫人妣淑合葬墓,是十分少有的格局。而這一合葬墓,墓碑藏著154年前虎地㘭的原名「下水嶺」。


該墳墓真正的石碑隱藏在附近的小坡上,是少有的合葬墓,墓碑並藏著154年前虎地㘭的原名「下水嶺」。(陳仲明/大紀元)
該墳墓真正的石碑隱藏在附近的小坡上,是少有的合葬墓,墓碑並藏著154年前虎地㘭的原名「下水嶺」。(陳仲明/大紀元)

廖志協發現這一古墓,還源自兒時的「秘密基地」:「小時候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基地』,把自己不想跟別人分享的玩具藏起來,那個地方也是自己的一個放鬆空間,不希望被人打擾的時候就會躲在那裏。」未曾想到,自己兒時的「秘密基地」,竟然隱藏著一個富有歷史價值的文物。


虎地㘭村中的文明廟遺址,該廟為上水鄉廖氏於一九二四年前所建,供奉文武二帝及魁星。(陳仲明/大紀元)
虎地㘭村中的文明廟遺址,該廟為上水鄉廖氏於一九二四年前所建,供奉文武二帝及魁星。(陳仲明/大紀元)

文明古廟與「空中之樹」

來到村中的文明廟遺址,該廟為上水鄉廖氏於一九二四年前所建,供奉文武二帝及魁星,是本港少有的三進式廟宇,建築具有華南色彩。「魁星」是科舉制度下的文人供奉的神明,他一手捧斗,一手持筆,單腳立於鰲魚頭上,有「獨佔鰲頭」的寓意。廖志協介紹,如今廟內神像已被請回廖萬石堂供奉。


如今仍依稀可見廟宇精緻的雕花。(陳仲明/大紀元)
如今仍依稀可見廟宇精緻的雕花。(陳仲明/大紀元)

該廟經久失修,廟中庭生長了一棵大榕樹,枝幹逐漸蔓延。廟宇曾經被香港古物古蹟辦事處評級為二級歷史建築,後因內堂坍塌,被降級為三級歷史建築。榕樹越長越大,對建築物的侵蝕也越來越多。二零一八年超強颱風「山竹」吹襲,未曾想過樹未吹倒,反而是建築物兩層坍塌,大榕樹仍保持著盤根錯節環繞廟宇的形狀,形成了獨特的「空中之樹」一景。


超強颱風「山竹」吹襲後廟宇兩層坍塌,形成的獨特的「空中之樹」一景。(陳仲明/大紀元)
超強颱風「山竹」吹襲後廟宇兩層坍塌,形成的獨特的「空中之樹」一景。(陳仲明/大紀元)

廖志協望著文明廟的殘垣斷壁,感嘆非常想重修廟宇,恢復當年的氣勢,可惜政府未有足夠對重修的重視,如今靠村民的綿薄之力籌款,維修路仍漫漫。

九廣鐵路工廠遺址 紅磚與七彩井見證時代

在文明廟附近,再次見到榕樹氣根纏繞建築物的身影,不仔細查看,或者以為這是一個樹幹,近看才發現這座灰色的建築有四方形的孔洞。廖志協介紹,該處原本有四個這樣的裝置,這是夾石機的四條機頭柱,用以分離石頭、沙、泥,該處實為九廣鐵路團隊一九一一年在虎地㘭設立石礦場的遺蹟。工人在村中採石挖泥,該機器可把大塊的石頭夾碎篩選,再運石粒至燒磚廠做磚,紅磚上印有「KCR」字樣以茲證明。如今仍保留著紅磚拱橋,可惜部份磚塊已被偷走。從遺址中起出的多塊紅磚,廖志協希望這些文物能得到保護。他又曾經諮詢專家,但得悉要復原設施舊貌並不容易。


有四方形的孔洞的灰色建築原來是過去夾石機的四條機頭柱。(陳仲明/大紀元)
有四方形的孔洞的灰色建築原來是過去夾石機的四條機頭柱。(陳仲明/大紀元)


紅磚上印有「KCR」字樣。(陳仲明/大紀元)
紅磚上印有「KCR」字樣。(陳仲明/大紀元)

村中還有一個百年古井,可以見證當年九廣鐵路在此設廠的情況。廖志協帶筆者來到一口古井前,提到該處原來是工人們的生活區,他們開井取水,這口井也獨具特色,就地取材,用碎小的彩色石塊堆砌而成,沒有使用任何黏合劑,至今還可使用。


村中的百年古井獨具特色,就地取材,用碎小的彩色石塊堆砌而成,沒有使用任何黏合劑。(陳仲明/大紀元)
村中的百年古井獨具特色,就地取材,用碎小的彩色石塊堆砌而成,沒有使用任何黏合劑。(陳仲明/大紀元)


梧桐河畔。(陳仲明/大紀元)
梧桐河畔。(陳仲明/大紀元)

「梧桐河」與呂祖廟

與虎地㘭村息息相關的梧桐河也有一段故事。梧桐河是虎地㘭村的重要水源,但該河常常氾濫,導致村中經常水浸,也不時傳出村民溺亡的事件。有見及此,村民在六十年代集資興建呂祖廟(德陽堂),每年黃曆七月十八日舉行盂蘭勝會,潔淨社區,村中也安寧了許多。盂蘭勝會自此成為虎地㘭一年一度的盛事。


村民在六十年代集資興建呂祖廟(德陽堂),每年黃曆七月十八日舉行盂蘭勝會。(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在六十年代集資興建呂祖廟(德陽堂),每年黃曆七月十八日舉行盂蘭勝會。(陳仲明/大紀元)

梧桐河源於紅花嶺、禾徑山等一帶山嶺的河溪,流經虎地㘭。沿途走到梧桐河畔看到渠務署的指示牌,留意到「梧桐河」的英文名字是「River Indus」(印度河)。廖志協解釋,這一名稱是由英治時期派遣的印度籍測量師所命名的,他選用了自己國家的河流名稱作為記錄,因此名字流傳至今。


「梧桐河」的英文名字是「River Indus」(印度河)。(陳仲明/大紀元)
「梧桐河」的英文名字是「River Indus」(印度河)。(陳仲明/大紀元)


在梧桐河畔還有一個碑石,這是1954年政府在梧桐河維修的梯級形的石壩,以防洪水,立碑為證。(陳仲明/大紀元)
在梧桐河畔還有一個碑石,這是1954年政府在梧桐河維修的梯級形的石壩,以防洪水,立碑為證。(陳仲明/大紀元)


碑文上更載有「鳳溪」二字,引證「鳳溪」為梧桐河舊稱,即在1954年之前名為「鳳溪」。(陳仲明/大紀元)
碑文上更載有「鳳溪」二字,引證「鳳溪」為梧桐河舊稱,即在1954年之前名為「鳳溪」。(陳仲明/大紀元)

在梧桐河畔還有一個碑石,這是1954年政府在梧桐河維修的梯級形的石壩,以防洪水,立碑為證,碑文上更載有「鳳溪」二字,引證「鳳溪」為梧桐河舊稱,即在1954年之前名為「鳳溪」。政府在2000年拆除石壩後,原本也想拆去碑石,但廖志協和村民們提出應該留下來作為歷史見證,碑石最終得以保留,如今也成為了歷史遺蹟之一。

*********

蘊藏著多項歷史古蹟及見證香港發展史的虎地㘭村,對公眾而言還算陌生,政府重視亦不足。村內配套設施不足,暫無公眾廁所和士多,也難以對外開放。廖志協憑著熱心帶導賞團,盼望透過自己和村民的力量為自己的家園發聲:「只希望大家可以認識到虎地㘭村的珍貴之處,我們做得一天是一天,就是想把這裏保存下來!」◇


虎地㘭村一景。(陳仲明/大紀元)
虎地㘭村一景。(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