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洛陽伊川農商銀行出現擠兌取錢現象僅一周,遼寧省營口市沿海銀行也發生大批儲戶前往銀行取錢的擠兌風波。之前,明天系包商銀行5月爆發信用風險被央行接管後兩個月,錦州銀行7月再爆資金危機。陸媒披露更多地方商業銀行出現嚴重信用風險,面臨破產。

遼寧營口沿海銀行發生擠兌

11月6日晚間,遼寧省營口開發區公安局在官方微博通報稱,今日網上盛傳關於營口沿海銀行深陷財務危機的「不實謠言」,導致大批儲戶前往銀行兌現,人員聚集,造成銀行網點正常營業秩序紊亂,周邊治安環境出現不穩定因素。

與此同時,營口市當局也緊急發佈公告,稱目前營口沿海銀行資金充裕,要市民務「保持冷靜」,「不要輕信謠言,以免盲目支取存款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6日深夜,營口市公安局又發佈消息稱,拘留了範某某等9人,指控他們「在網上發佈不當言論或傳播謠言及煽動視頻」。

根據工商數據,營口沿海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10年,註冊資本20.5億元。

營口沿海銀行有17家股東,第一大股東為海航酒店控股集團,持股比例14.63%;第二大股東為華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3.90%;第三大股東為遼寧富邦物流有限公司,持股比例8.05%;第四大股東為上海恆嘉美聯發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5.27%。其餘股東持股比例均在5%以下。

今年7月,聯合資信發佈對營口沿海銀行報告稱,維持營口沿海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為AA。

評級機構表示,營口沿海銀行存款規模波動較大,核心負債來源仍有待加強,整體業務規模和業務結構波動性較大;不良貸款率整體保持穩定,但受中小企業經營壓力加大等因素影響,逾期貸款規模整體呈增長態勢,信貸資產質量存在下行壓力;仍持有較大規模的信託和資管計劃投資,資產負債結構面臨一定調整壓力;風險資產規模的快速增長對核心資本的消耗明顯。營口沿海銀行無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第一大股東海航酒店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14.63%。由於海航集團戰略調整,海航酒店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計劃在未來逐步減持和稀釋營口沿海銀行股權,目前仍暫時保留相關股份。

河南伊川農商行高官被查 引發擠兌潮

10月29日,河南伊川農商銀行出現儲戶集中取款事件,網傳的一張辦理個人業務的排隊票單顯示,該銀行所屬網點取到1490號、辦個人業務的用戶需等待419人方可辦理業務,銀行門口排隊的人眾多。

有網友發帖稱,出現擠兌潮的原因是,有消息稱該行「行長跑路,農商行要倒閉」。

據陸媒報導,10月28日晚,伊川農商行主要負責人康鳳立被相關部門帶走,此消息擴散後,引發儲戶擠兌。網傳康鳳立涉及貸款、回扣等方面問題。

伊川縣官方稱,10月30日下午,縣委召開會議,應對伊川農商銀行擠兌問題。大陸財新網報導,一名洛陽農商行高管確認,該行調撥了15億元人民幣,並稱這是全省統一安排的。

報導說,洛陽市銀保監局工作人員表示,「因為這個事情,局裏基本都空了,工作人員一大半都下到伊川縣了。現在伊川農商行基本上每個網點都有銀保監局工作人員在現場,每一個小時報告相關數據。」

後來的消息稱,伊川農商行黨委書記、董事長康鳳立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審查和監察調查。

中國評級機構中誠信國際7月31日發佈的伊川農商行的跟蹤評級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伊川農商行曾被中國評級機構債務警告。

2018年以來,由於信貸規模大幅擴張,該行風險加權資產增幅明顯,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和資本充足率較上年末分別下降3.15和2.41個百分點至9.88%和11.68%。

截至2019年6月末,伊川農商行資產總額626.46億元,負債總額576億元。

財新數據顯示,康鳳立是伊川農商行的第一大股東。伊川農商行股權結構極為分散,小股東林立。但小股東資質較差。工商數據顯示,伊川農商行有多個法人股東存在失信、被執行、股權凍結等情況,亦有部分自然人股東有失信記錄等。

傳股東卷款 四川自貢銀行發生擠兌潮

2018年11月2日,「自貢銀行三大股東卷款」的消息在四川省自貢市引發恐慌,大批儲戶湧到銀行的十多間分行提款,發生擠兌。當局緊急「辟謠」,同時拘捕一名在網上傳播信息的網民。

當時,自貢自媒體網站上出現一篇題為「監管黑洞!四川又一起利用股東之便以『殼』公司違法套取自貢銀行400億元造假大案!」的文章,該文章指控自貢銀行的三家股東通過銀行套取巨額貸款並無力償還。

盡管消息在20分鐘後就被刪除,但消息快速傳播。民眾紛紛湧到分行提款,自貢四區兩縣的自貢銀行都擠滿了人。

後來傳出銀行沒有足夠的儲備金應付提款市民,取錢的人就把十多家自貢銀行堵了起來,當局出來辟謠,老百姓也不買賬。

來自自貢的網友「愛你的耘」在推特留言稱,「從昨天(2日)上午開始,自貢銀行所有的網點均出現擠兌現象,開始銀行自己出來辟謠,後來是官方出來辟謠,政府信用已經破產了,老百姓不買賬,就是不走,人山人海,今天上午10點左右,多個網點都沒開門。」

包商銀行錦州銀行相繼爆資金危機

總部位在內蒙古包頭市的包商銀行,5月下旬也爆發資金流動性危機,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5月24日聯合公告,由於包商銀行「出現嚴重信用風險」,因此加以接管,並由中國建設銀行實際託管,為期一年。這是20年來首例中國商業銀行被接管事件。

自從包商銀行爆發信用風險被中國央行接管後,輿論的關註熱度未減,官方多次發佈信息試圖穩定外界心理預期。有報導刻意渲染包商銀行的明天系背景,但難掩銀行業整體出現危機的事實。5月27日,多地銀保監局發通知禁止其它銀行借機搶奪包商銀行客戶。

兩個月後,錦州銀行因資金流動出現風險,遼寧省監管部門7月24日召集轄下金融機構開會,討論如何協助錦州銀行渡過難關。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也指派分支機構代表與會。

據報,錦州銀行的不良資產比重過去5年呈逐年上升態勢。此外,2018年6月底,其逾期3個月內的貸放呆帳,較2017年底大增2.6倍,達人民幣31.66億元。

錦州銀行自4月1日起,已因延遲發佈2018年度業績而停牌至今。6月安永辭任該行核數師,原因是進行該行去年綜合財務報表審計期間,註意到有跡象顯示,銀行向其機構客戶發放的某些貸款實際用途與其信貸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

7月28日,工行和中國信達分別發佈公告:工行擬通過全資子公司工銀投資出資不超過30億元受讓錦州銀行的內資股股份,占錦州銀行普通股股份總數的10.82%;中國信達全資附屬公司信達投資擬受讓錦州銀行內資股股份,占錦州銀行普通股股份總數的比例為6.49%。此外,中國長城也將受讓4.33%的股份。

繼工商銀行、中國信達、中國長城聯袂入股之後,錦州銀行管理層關鍵崗位人員發生變動。錦州銀行日前公告稱,工行遼寧分行副行長、黨委委員郭文峰擬出任該行行長,自獲得監管機構批準任職資格之日起生效。

錦州銀行除行長一職變動外,董事長、兩位副行長、首席財務官等關鍵高管崗位均將發生變動,人選同樣來自工行、中國信達。數據表明,該行共有6位關鍵高管職位將發生變動,其中有4位來自工行。

債務違約問題蔓延 大陸銀行告急

《日經亞洲評論》8月31日的報導稱,今年上半年中國大陸公司債違約金額超過600億,與去年同比提高將近3倍。如果下半年公司債違約與上半年相當,全年總額可能超過去年1220億的歷史記錄,顯示中國經濟沈痾嚴重。

而企業債務違約問題蔓延,勢必影響銀行資產質素,推升呆壞帳。今年以來,大陸許多銀行因為背負沈重壞帳而受嚴重沖擊,3家地區銀行已遭政府接管。專家擔心,影子銀行部門死灰覆燃,中共對其放任、坐視不管,將導致新一波壞帳。

由於五大國有銀行都是上市企業,占股市市值比重大。未來4年中國進入還款高峰期,若經濟下滑情況持續,削弱盈利前景,最終結果還是會反映在股市身上。

目前,中國銀行資金已出現告急跡象。今年上半年,包括中國銀行在內的7家銀行首次發行永續債,金額高達3700億(人民幣,下同),交通銀行、建設銀行等也即將發行總計4400億永續債。專家警告,這顯示中共債務危機嚴峻。

大陸多家銀行面臨破產

5月29日,陸媒財聯社引述一名監管部門人士透露,當前部分農村和城市商業銀行面臨著嚴重的信用風險,處於技術性破產的邊緣,這些機構要逐步清理退出市場。

財聯社的主辦方是官媒機構上海報業集團,財聯社的投資方還有《人民日報》主管的證券時報財經傳媒集團。財聯社這篇報導隨後被刪除。

自由亞洲電台5月30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消息發佈後,上海報業集團因此遭受壓力,被要求就有關報導公開道歉,暫不清楚財聯社相關人員是否會遭整肅。另外數十家媒體轉載的消息也遭全面刪除。

中國大陸財經媒體群傳出一份企業內部郵件透露,中共央行已有一份不公開的被托管銀行名單,因此郵件指示要謹慎承兌匯票,要求客戶在簽發匯票之前,先對該公司的銷售和財務進行確認。

自由亞洲通過兩名中國銀行業人士證實,名單中確有一些銀行已被托管,還有一些銀行面臨危機。銀行業人士李女士指,名單中至少已有兩家確定出事,她聽到消息,有一些銀行面臨危機。李女士同時也轉述一家銀行管理層的消息,稱監管部門正在嚴查消息的來源。

商界人士表示,農村和城市商業銀行多屬於原來的信用社系統,運營一直有問題。但過去經濟上行帶來的資金流量,能夠騰挪掩蓋這些問題。但隨著經濟下行,所有的問題都會爆發。

央行緊急成立公司專門應對銀行破產

5月29日當天,中國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中國央行已於5月24日成立存款保險基金管理有限責任公司,註冊資本為100億元人民幣。中國央行金融穩定局副局長黃曉龍擔任公司法人、經理、執行董事,金穩局存款保險制度處處長歐陽昌民擔任公司監事。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其經營範圍包括進行股權、債權、基金等投資;管理存款保險基金有關資產;直接或者委托收購、經營、管理和處置資產;辦理存款保險有關業務;資產評估;國家有關部門批準的其它業務。(1、未經有關部門批準,不得以公開方式募集資金;2、不得公開開展證券類產品和金融衍生品交易活動;3、不得發放貸款;4、不得對所投資企業以外的其它企業提供擔保;5、不得向投資者承諾投資本金不受損失或者承諾最低收益;依法須經批準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準後依批準的內容開展經營活動。)

外界解讀,這是官方為應付即將到來的危機,而緊急搭建的善後平台。《路透社》5月29日報道,中國央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長殷興山表示,雖然現在存款保險基金在央行,但下一步有必要明確實際運作的主體,去有效地處置出了風險的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