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晚是港府「禁蒙面」惡法實施以來首個萬聖節,也是8.31港鐵太子站恐襲事件兩個月的日子,香港民眾發起當晚戴面具由維園巡遊至中環蘭桂坊,太子港鐵站B1出口晚上8點進行「831恐襲兩個月靜坐」,要求「還我831真相」。

兩個活動的參加者均先默哀,悼念8.31事件。

而港鐵30日已宣佈31日下午2點起太子站臨時關閉,列車不停太子站。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3:25

太子站B1出口外被擺放的白花早前被拆走,有市民將白花重新貼上站外牆壁。

23:15

彌敦道近登打士街及旺角道仍有示威者於馬路位置聚集,旺角道有水馬被燒著。

22:50

彌敦道近登打士街再有示威者點燃路障,防暴警施放催淚彈,但暫未有推進。

22:15

太子彌敦道近荔枝角道公園,防暴警突然進入公園,在場社工陳虹秀男同事被打傷頭部,頭破血流,並被男警近距離噴胡椒噴霧。

22:05

在旺角,警方於西洋菜南街近豉油街施放多枚催淚彈,有示威者被多名防暴警制服在地及抬走。

22:00

10月31日入夜,大量防暴警察出現太子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入夜,大量防暴警察出現太子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入夜,大量防暴警察出現太子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入夜,大量防暴警察出現太子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警察清場。彌敦道有一女子被防暴警察鎮壓受傷,臉部受傷流血。

彌敦道有一女子被防暴警察鎮壓受傷,臉部受傷流血。(宋碧龍/大紀元)
彌敦道有一女子被防暴警察鎮壓受傷,臉部受傷流血。(宋碧龍/大紀元)

彌敦道有一女子被防暴警察鎮壓受傷,臉部受傷流血。(宋碧龍/大紀元)
彌敦道有一女子被防暴警察鎮壓受傷,臉部受傷流血。(宋碧龍/大紀元)

21:15

彌敦道近信和對開,抗議者以水馬竹枝等架起路障後,將路障點火焚燒,火光熊熊。

21:07

防暴警於彌敦道施放催淚彈,抗議者後退,防暴警舉起橙旗向油麻地方向前行。

10月31日,太子彌敦道晚上聚集大量抗爭者。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太子彌敦道晚上聚集大量抗爭者。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太子彌敦道晚上聚集大量抗爭者。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太子彌敦道晚上聚集大量抗爭者。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太子彌敦道晚上聚集大量抗爭者。(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太子彌敦道晚上聚集大量抗爭者。(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太子彌敦道晚上聚集大量抗爭者。(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太子彌敦道晚上聚集大量抗爭者。(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大量防暴警察出現太子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大量防暴警察出現太子彌敦道。(宋碧龍/大紀元)

21:00

有戴口罩女子路過亞皆老街時遭警方截查,警員要求她出示身份證,更一度指控他參與非法集結,而該名市民則要求警員出示委任證,雙方一度拉扯口角。

10月31日太子和旺角都封街抓人。旺角黑旗警告。(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太子和旺角都封街抓人。旺角黑旗警告。(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太子和旺角都封街抓人。警察發射催淚彈驅趕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太子和旺角都封街抓人。警察發射催淚彈驅趕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旺角彌敦道駐守大量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10月31日旺角彌敦道駐守大量防暴警察。(宋碧龍/大紀元)

20:58

旺角亞皆老街防暴警員戒備,又向西洋菜南街方向舉起藍旗。彌敦道近總統商業大廈外有抗議者不斷將磚頭拋出路面。

20:48

旺角警署警員再舉起黑旗,及發射多枚催淚彈,其後於彌敦道的防暴警員突然往太子方向前衝,約50米後又停下退後。

20:40

有途經女子打電話期間意外進入警方封鎖線範圍,警方警告後突然向她施放胡椒噴劑。該名女子面部被噴中,極度不適,要由義務急救員協助清理。

亞皆老街新之城對開,防暴警員一度舉起藍旗,一名正緩緩後退的男子被警員以胡椒槍射中,但未有明顯受傷,男子其後離去。

20:20

警方分別在山東街及麥花臣球場一帶展開拘捕行動,截查多人並拘捕至少3人,被捕市民當時並未身穿黑色衣服。

20:17

旺角警署外多名防暴警員到彌敦道戒備,一名坐於花槽的女子被警員要求離開返回行人路,雙方一度口角。

20:13

港鐵指因應旺角站附近的突發情況,並有多個出入口被堵塞,旺角站臨時關閉,所有列車不停旺角站。

20:05

防暴警在旺角警署內向在場人士噴灑藍色水劑,有途經的男子中招,白色恤衫佈滿藍色點點,有市民經過亦要用雨傘遮擋。另一方面,防暴警在瓊華中心外拘捕一名男子,之後將他帶上警車離開。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00

有人在傘陣保護下,成功打開旺角站C4出口鐵閘;另外有抗爭者稱油麻地方向有防暴警佈防,呼籲在場人士小心。未幾,大批防暴警持警棍和盾牌到場快速推進,但未作出拘捕。

19:50

旺角彌敦道及亞皆老街有大批抗爭者於馬路聚集,包括身穿校服的學生,有人毀壞交通燈。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19:40

多名抗議者步行往旺角方向,以多個水馬及圍欄堵彌敦道轉入旺角道入口。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19:35

一輪衝突後,有市民重返太子站花壇焚燒香燭等,警方要求民眾離開,並連發多發催淚彈。另外,彌敦道有抗爭者聚集,有人開始用水馬堵塞旺角道交通。

19:30

彌敦道聯合廣場對開多名黑衣示威者聚集馬路,有人高舉雨傘及塗鴉路面。

19:25

市民重返彌敦道,有抗爭者築起傘陣,逐漸向警署推進,警方在廣播聲中,繼續從高處向彌敦道施放多枚催淚彈,雙方仍在對峙中。另外,有市民向警署方向表示,周圍有很多街坊和老人家,要求警方不要濫射催淚彈,但警方沒有理會。

19:20

旺角警署外有示威者打開雨傘蹲於西洋菜南街馬路,旺角警署發射多發催淚彈。

19:12

旺角警署舉起藍旗,有警員從高處向彌敦道方向灑下有顏色的液體。

19:10

有抗議者在彌敦道撒溪錢,又將雪糕筒置於路面上,及往路面上淋液體。

19:05

有抗議者不斷以鐳射光射向旺角警署二樓位置警員,有警員以攝影機拍攝地面情況。

19:00

多名黑衣人士步出彌敦道,暫時未見有人設下路障,但有巴士被阻擋去路不能轉入彌敦道。

18:40

有黑衣人在傘陣保護下,於警署外牆噴上「還命」字眼及V煞符號,警方警告後隨即向在場人士噴灑藍色水劑,多名市民及記者中招,紛紛爭相走避。及後,警方廣播,稱在場市民正參與非法集結及違反《禁蒙面法》,要求市民立即離開,否則會將他們拘捕,不過市民未有離開,部份人更繼續用觀星筆照射警署露台上負責錄影的警員,氣氛漸漸變得緊張。

18:30

警方警告,要求在場市民停止繼續用觀星筆照射警署外牆,但廣播後約十多分鐘,警方都沒有行動。另外,聚集市民越來越多,部份人開始站出彌敦道,雖然其中一條往尖沙咀方向的行車線受阻,車輛經過時都要減慢車速,但不時有車輛鳴笛以示支持。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0月31日,太子站。(余天祐/大紀元)

「831恐襲」是指8月31日,香港反送中活動後當晚在港鐵太子站內發生的嚴重警暴事件。當時多名防暴警員及速龍小隊成員衝入太子站往中環方向的月台及列車,以警棍瘋狂地、無差別地毆打車廂內手無寸鐵的市民和抗爭者,在極近的距離施放胡椒噴霧。車廂內不斷傳出驚恐的尖叫聲。有乘客相擁大哭。

警方濫暴後,車廂內及月台上一片狼藉,多人頭破血流。到處佈滿染了血的紙巾、紗布和尿片等。傷者還包括小孩及坐輪椅的傷殘人士。在車廂中一對被打的男女乘客跌坐地上,仍然被警員近距離噴射胡椒噴霧。

防暴警察其後關閉太子站,媒體記者和急救員被驅離。有急救員在鐵閘外展示「阻礙救援違反國際人道法」旗幟哭求入站救治傷者,警察不予理會。更有急救員在表明身份的情況下被捕。警方拘捕逾60多人。

警暴的不斷升級,令全港憤怒,市民對警察的指控也從黑社會升級為恐怖份子。

香港大律師公會譴責事件中警察在無合理依據的情況下,無差別地以暴力對待市民。香港記者協會聲明嚴厲譴責警方阻撓記者於公共交通工具上採訪,侵害新聞自由及公眾知情權。

國際特赦組織發表聲明,表示於港鐵站車廂裏毆打車上無威脅的人等,其執法遠不達國際標準,而這亦只會加劇緊張局勢,無助於緩解現時局勢。

事後網上流傳太子站內有人被警察毆打至死,遺體放在廣華醫院殮房。警方則一直否認。而港鐵至今僅用文字與截圖整理時序,並強調閉路電視(CCTV)涉及乘客私隱不便公開。

9月2日傍晚起,陸續有市民在太子站外擺放鮮花及撒溪錢。悼念懷疑被襲擊致死亡的市民及紀念在831警方無差別打人事件中受傷的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