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警方在港鐵太子站內恐襲乘客事件,令港人痛徹心扉,自此之後,市民在太子站B出口自發形成的悼念點鮮花香燭一日未見間斷,前來悼念的人流日夜不息。媒體聚焦鏡頭下看到市民不罷休要查清8.31真相的決心,氣氛凝重、悲憤、不屈,沒過激行為,哀悼場景和平。9月21日晚,旺角警署在沒有徵兆、沒有突發情況下突然出擊,似乎是要在這正義而悲憤的場景下,刻意添加血腥與恐怖的氣氛。

看過舞台戲劇的人應該知道,當舞台上要從一個場景氣氛突然轉化成另一個場景氣氛時,有個不關大幕的舞台場景轉化技巧,叫做暗轉。我們來慢鏡回放,一起看看旺角警署如何在太子飆戲,自導自演血腥恐怖片。

鏡頭一:

9月21日晚9時20分左右,鏡頭下的太子站悼念點如往日相同場景,氣氛平靜。突然無徵兆從旺角警署內衝出大批警員。(影片截圖)
9月21日晚9時20分左右,鏡頭下的太子站悼念點如往日相同場景,氣氛平靜。突然無徵兆從旺角警署內衝出大批警員。(影片截圖)

警員大批衝出,沒任何目標,現場地面赫然出現如血跡般的紅色油漆

9月21日晚9時20分左右,鏡頭下的太子站悼念點如往日相同場景,氣氛平靜。突然無徵兆從旺角警署內衝出大批警員。鏡頭中可看到約30至40名警員逼入現場,迅速壓倒一名在行人道過路的市民,同時快速將記者和旁觀的人群推開。這短短十幾秒鐘,直播鏡頭零距離的記錄到:在完全由警方控制區域的地下,出現大片如同血跡的紅色,同時現場有兩位女士驚叫:哎呀,好多血呀……

《大紀元》現場直播記者當時衝到警方面前用手機錄影,在沒有任何異樣,沒有感覺和意識下,突然發現自己的手臂,媒體背心和褲子上出現大片紅色。

「我第一個反應是我手臂上怎麼有血?!我用手去擦,發現不是那種血液可以被塗抹開的感覺,而是像油漆,我就走去燈光下看,發現手臂、衣服上的是紅油漆。」記者回憶當時是零距離在警察身邊,警方迅速控制了那個區域並往外推記者,用盾牌將記者隔開,不可能有市民在那個時候進入那個區域去噴灑油漆,「我身上的油漆就是在那個時候,沒有察覺就突然出現在身上了。」

記者還發現,就在同一個時間,旺角警署的樓上有三個攝錄機正對著現場進行錄影。

鏡頭二:

警員在晚上10時後再次出擊,呵斥記者不要離警察太近,破壞警察的部署。但街上極少行人。圖中可見警署樓上有三個攝錄機對著現場。(影片截圖)
警員在晚上10時後再次出擊,呵斥記者不要離警察太近,破壞警察的部署。但街上極少行人。圖中可見警署樓上有三個攝錄機對著現場。(影片截圖)

街面平靜,只有正常行人,大批警員衝出,街頭一隊隊警員氣喘狂奔,警署內高音喇叭呵斥要求示威人群散開?!否則將會武力執法。警署出警的調度與部署為哪般?

旺角警署警員突然衝出太子站之後,迅速拘捕了一個行人,在B出口大聲呵斥一輪之後,就退回署內,前後不到五分鐘,退入警署後,高音喇叭依然繼續呵斥市民:不要非法集結,趕快散開。之後警員在晚上10時之後又再次出擊,呵斥記者不要離警察太近,破壞警察的部署。而鏡頭下可以看到警方面對的是極少的行人,空空的街道。

當晚記者在太子站四周的街上見到,彌敦道由北向南,運動場道短小街道上,砵蘭街由北向南,太子道由東往西,一隊一隊的警員,滿街狂奔,忽東忽西,街頭閒逛的市民面對狂奔的警察,面面相覷,搖頭聳肩:警察,沒有事情發生,你們跑甚麼?做甚麼?

難道是為了記者目擊的旺角警署樓上的三部攝錄機?警察在跑位,演戲跑場?

鏡頭三:

據熟悉香港警隊的人士分析,連日來市民在警署的樓下,日夜燒香,悼念8.31死者亡魂,給信神信靈的警隊成員極大壓力。(影片截圖)
據熟悉香港警隊的人士分析,連日來市民在警署的樓下,日夜燒香,悼念8.31死者亡魂,給信神信靈的警隊成員極大壓力。(影片截圖)

突然衝到太子站B出口的大批警員,雖然氣勢洶洶,大聲呵斥,但是對正在燒香的市民,只是虛張聲勢,聲音大動作小

據熟悉香港警隊的人士分析,敬畏神靈是警隊一貫的風氣。連日來市民在警署的樓下,日夜燒香,悼念8.31死者亡魂,給信神信靈的警隊成員極大壓力,畢竟神鬼之間,不敢放肆。前由《大紀元》記者拍攝的現場短片,記錄了一名在太子站外踢悼念祭壇的路人立即遭到報應的鏡頭,這個短片在網絡上有極高的點擊量,相信警員們也有看到。

因此,心虛下,9月21日當晚,看到警員只是虛張聲勢,聲音大動作小的怪異行為。

旺角警署9月21日的表演,讓市民目瞪口呆,很多市民都感嘆:如今的香港警隊,已經完全不是市民心中的警隊形象。這個曾經是港人的驕傲,被評為亞洲最佳的警隊,如今形象與聲譽淪落到如此地步,真是令人心痛。

目前香港警隊行事風格已完全不是英式的了,是中共政法委的行事風格。中共政法委標準行事風格是:沒底線的執法犯法,造假、陷害、製造和散播恐懼,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行事方式令人髮指。

政法委主導對法輪功的迫害,採用的就是這個手段: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污衊陷害法輪功,全國範圍的製造對法輪功的恐怖鎮壓,對法輪功可以「打死算自殺」。目前這些迫害的陰險招數已經在香港警隊浮現。

香港警隊已直接由中共政法委接管。旺角警署9月21日晚採用的就是政法委鎮壓手段,自編自演,製造和散播恐懼,驅趕和嚇唬市民,令市民望而卻步,不敢到現場繼續抗爭,以此來解除警署面對市民抗議的壓力。

面對香港警隊持續升級的製造恐怖氣氛,沒底線的執法犯法,由政法委控制的香港警隊已對香港進行了實質上的戒嚴。

休班警「遇襲」疑點重重

如此這般,我們不如把鏡頭繼續回撥到8月30日晚,8.31全民抗爭日前夜,警方當晚突然宣佈一名休班警員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三位「黑衣人士」持刀攻擊,身中數刀,重傷送院。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事發不久就迅速趕到醫院,表示對有人埋伏襲警感到「非常憤怒」,並火速宣佈受傷警員「沒有和任何人結怨」,被襲原因「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此事件:沒有記者現場採訪,沒受害人照片,沒醫院方面傷勢報告,只有警方一面之詞的案情公佈。

我們不禁要問:當天由警方公佈的事發現場大片受傷警員血跡,那是真正的血跡還是──紅油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