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4日至10月6日,香港市民連續三天大規模上街遊行抗議《禁蒙面法》等惡法,遊行隊伍從銅鑼灣的Sogo出發繞港島進行。警方三天鎮壓的力度也是逐步升級,6日警方在港島密集狂放催淚彈驅散抗爭人群,甚至進入香港大學內抓人。7日,太子站、旺角一帶民眾與警方多番較量,直到午夜都沒有停止。

「禁蒙面法推動組」提前一天引導輿論

香港原本的局勢就已經動盪不安,當一批建制派議員等人10月3日(上周四)宣佈成立「禁蒙面法推動組」召開記者會時,有記者就質疑問,他們是否獲悉政府要通過《禁蒙面法》,所以出面組織這個推廣小組。同時多家港媒記者表示推動《禁蒙面法》,有沒有考慮過會加大香港社會的亂象,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回應,「香港社會現在已經很亂了」。

就記者問警方是否也應該同樣受制此法,葛珮帆多番強調警方是執法,蒙面不能相提並論。

這次的「禁蒙面法推動組」的記者會,現場到了一大批大陸記者,他們排長隊直接拿訪客證,而不是通常手續比較複雜的採訪證,令採訪現場人擠人,連插足都顯困難。

同天也傳出最快隔天(10月3日)港府召開特別行政會議擬引用《緊急法》就《禁蒙面法》立法。

民間連續數天上街抗爭

10月4日(上周五),民間通過社交媒體互相聯絡自發聚集中環的遮打花園舉行「全民蒙面日」集會,並圍繞港島遊行抗爭,希望表達強力的民意阻止該項立法。

一部份人遊行回到了遮打花園,而另一部份人則滯留在干諾道中,並在周邊的馬路設置路障,阻止車輛通行。

下午4時左右傳出林鄭月娥宣佈《禁蒙面法》從10月5日零時開始生效後,更多的人聚集在干諾道中,並佔領了更多的與其垂直的馬路。抗爭者將天台頂掛的中共建政70年的慶賀的巨大橫幅扯下並焚燒。

傍晚後,抗爭者開始遊行前往銅鑼灣。更多人獲悉《禁蒙面法》5日立法生效後,包括太古、荃灣、黃大仙、沙田、屯門、將軍澳、元朗、香港仔、天水圍、馬鞍山、旺角等區出現民眾上街抗議堵路。

10月5日(上周六),地鐵線全線關閉。原本網上的宣傳圖是全民休息日,很多人打算周日展開百萬民眾上街抗爭,不過由於這次反送中的民間抗爭沒有大台,所以周六照樣有民眾上街遊行抗議。

這次遊行從銅鑼灣的Sogo開始至港島的遮打花園及邊上公園,大部份人遊行結束後離去,一部份年輕人仍留在那裏高呼口號表達不滿,他們唱諷刺警察的歌。

一個十三、四歲模樣的男孩,騎在同學的肩膀上,希望將自己4百多元的一頂安全帽給雕像戴上。試了幾次沒有成功。後來有人遞給他們一個竹竿,藉助工具試了幾次成功了。現場給予雷鳴般的掌聲和喝采聲。

估計現場有特工或便衣警察,沒多久,防暴警察突然降至抓學生,學生們逃離公園,防暴警察一路猛追抓到一男一女兩個學生。邊上的民眾勸說警察放人,說你們抓錯人了,而且只是小孩好玩而已,並沒有破壞任何公共財物。警方只當沒聽到,喝斥現場民眾和記者,態度極其惡劣。

同時警察還在中環地鐵站門前抓了一名上年紀的男士,將其雙手反扣帶走,激起了現場民眾的憤怒。

當晚越來越多的人聚集港島繼續展開大遊行抗議惡法,也遭警方催淚彈的武力鎮壓。

10月6日(上周日),除了維園的「追究警暴 守護記者-立即起訴開槍警察」集會外,民間自發號召百萬人上街大遊行,下午2點從銅鑼灣Gogo出發至中環的遮打花園。

當天儘管雨下得很大,絕大多數地鐵站都不開放情況下,仍然有很多民眾參加遊行,人們搭巴士加步行到中環、金鐘加入遊行隊伍。

由於遊行民眾人數很多,金鐘、中環的最主要馬路都被民眾佔據,一望無際。儘管金鐘附近的很多行人天橋被防暴警察和速龍小隊的警察一座座直接佔領,但是遊行的民眾根本就當他們不存在,一路高喊口號直接針對《禁蒙面法》和警方暴力,直接罵,期間還唱改編的罵黑警的歌。

金鐘人行橋上警方的警告聲只能遭到民間的起鬨和嘲笑。警方一度在中環投放催淚彈,但只是阻擋抗爭者一陣子,等催淚彈的煙霧消失後,被斷的遊行隊伍再度彙集一起,繼續往灣仔方面前進。

警方望著這無邊無際的遊行隊伍,也不敢像通常那樣下來清場、直接驅趕抗爭者的方法,就向在灣仔的遊行隊伍龍頭展開了前所未有力度的打擊,進行催淚彈攻擊。從天空、從地上、左邊、右邊全面開花,剛開始一批抗爭者還能用各種快速方法將催淚彈熄滅,或直接扔到邊上的草叢處,但隨著密集度發射,滿天的煙霧,眾人都吃不消,開始不得不撤離現場。

當天黃大仙、旺角、尖沙咀等多地也有民眾遍地開花進行抗爭。

10月7日周一,香港地鐵站還是多處關閉,即使開放的地方也全部是晚上6點就停止服務。

太子旺角 抗議者跟警方玩迂迴戰

連續數天的抗爭,很多人都疲憊,儘管民間社交媒體發出10月7日全面休息,但是晚上旺角、太子站一帶還是有千人遊行抗爭。他們與警方展開了迂迴戰。

太子站旺角警署出動大量警力的情況下,人們就散開,遠距離跟警方繼續叫板,一度也吃催淚彈。等防暴警察和速龍小隊坐進警車後,一下子又聚集成遊行隊伍,一邊設置路障一邊從太子站往旺角方向前行。他們一路高喊口號到旺角時,大批警力再度出現,抗爭者再四處散開,令警方找不到具體方向。這樣來回兩次後,警方乾脆分幾波力量,在十字路口的四面佈置警力,然後,四處追擊抗爭者。

由於當天抗議活動主要在這個地帶,所以現場很多媒體,幾乎把警方與抗爭者做了隔離。警方非常兇惡地對待記者,推搡、甚至舉起警棍幾乎就要落下來,有個別記者也忍不住跟警察吵起來了。本記者也被警方推搡、手臂被弄痛,搖晃一下沒有跌倒,身邊的女記者同行關切問,你還好,我點點頭。

但旺角再一次警民衝突時,本記者就沒這麼好運,警方推搡過程中,記者後退,不清楚背後有一個小三角不平,後背著地,左手上拍攝照片的手機及右手直播手機都摔到地上。邊上的兩名記者同行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將記者拉起來,怕被別人踩到。因為現場很危險,所以沒能立即取下防護面罩仔細看手機。

等衝突平息一陣後,在邊上餐館吃飯時發現,其中的拍攝照片手機殼背面一個角被摔爛、正面玻璃屏幕被摔裂開了幾處。另一個蘋果手機屏幕保護膜被摔裂開了。

當晚,光旺角一個地方一段時間內,警方就抓了好幾個學生,但是並沒有影響其他學生的繼續抗爭,直到午夜抗議者都沒有散去,跟警方進行迂迴戰。

香港青年:趁我們有力量還年輕走出來抗爭

遮打花園參加全面口罩日活動的一名女青年莉莉(化名)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禁蒙面法》還不是主要的,我們針對的是《緊急法》。只要動用了《緊急法》,她(林鄭)可以任意推出很多其它的條例,比如23條也是,她會用《緊急法》去通過。

她還表示,香港一國兩制,說是給予人民去選擇,但他們(當局)完全沒有給我們去投票,直接用《緊急法》去通過。

她強調,「香港已經不是民主的社會,林鄭只是口頭上說,她會聽取大家的意見,當二百萬人上街、甚至三百萬人上街,她也不會聽取我們的意見。她只是中共的傀儡。」

她邊上另一面女青年(珍妮)說,「如果香港不是變成這樣,市民那麼多活幹,為甚麼要來抗爭?!政府如果不是這樣耍我們,是不會有這麼多人那麼堅持。本身香港是一個民主的地方,現在連民主都沒有了。(政府)次次在電視上說了這麼多廢話,我們都不相信。抓了這麼多的人,大家非常憤怒、生氣。(政府)從未想過他們做的事情很沒道理。」

莉莉補充說,儘管白色恐佈越來越嚴重,但是不去爭取,五十年後香港會變成現在的中國。「現在趁我們有力量、年輕走出來抗爭,爭取我們所要的東西。」

珍妮還說,我們已經抗爭三個月,為甚麼現在推出這個《禁蒙面法》,令更多的人憤怒而走出來。有的被抓的人只有十歲,他們應該是讀書長知識,享受童年,而不是上街罷課、抗爭,犧牲他們的自由和童年。

「修例是林鄭提出來的,現在林鄭退縮和推卸責任,沒有辦法使香港變回正常。其實在五年前雨傘運動的時候,已經在香港人的心底裏種下了種子。當時有很多年輕人走出來抗爭,爭取真普選,而政府沒有回應,只會去鎮壓那些年輕人。」

另外她還強調,「我們香港奶粉被賣光價錢變貴,我們的樓價也被大陸人抬高……,生活越來越辛苦,這也是香港人走出來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