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德遜研究院的高級研究員、中國問題專家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10日披露,美國聯邦僱員退休金被用來資助中共增置航空母艦等軍事資產。而此前,多位國會議員和退伍軍人也有類似言論,並呼籲特朗普政府加以阻止。

中共是通過甚麼辦法觸及到美國聯邦僱員退休基金呢?

斯伯丁10日在《國會山報》上發文表示,中共利用其龐大的市場和大量的財政資源來誘惑外國精英。其中的一個結果就是,中國公司在不符合美國的審計和透明標準情況下,能從美國退休基金中獲取數十億美元的資金。其中一些基金被中共用於增置航空母艦等軍事資產。結果,美國人的退休金正在為中共海軍建設提供資金。

斯伯丁是已退役美國空軍准將,前白宮戰略規劃高級主管,也曾是美國駐北京大使館高級防禦官員。現任哈德遜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研究重點是中美關係、經濟和國家安全以及亞太軍事平衡。

中共通過兩種方式觸及到美聯邦退休基金

斯伯丁此前在哈德遜研究院發文說,美國《國家安全戰略》(NSS)概述了對美國的威脅以及應對這些威脅的戰略,但似乎很多人誤解了這些結論。當前的NSS與之前版本不同的原因在於,美國政府認識到傳統威脅不再是美國擔心的唯一因素。中共在經濟和金融方面也可以令美國受損,其破壞程度與軍事攻擊一樣嚴重。

斯伯丁表示,傳統的看法是,敵對政府將他們自己的錢花在提高軍事能力上。在美國,保護國家、制止衝突的美國軍事力量是由美國納稅人資助。但如果去審查中共軍事力量建設的財政來源、其破壞美國國安各種活動的資金來源、中共在南中國海建造島嶼的財政來源,美國應該把目光投向美國國內,因為中共這些活動的部份資金來自美國人的退休基金。

中共如何得到美國的資金呢?主要依靠兩種方式實現。首先,將中國公司的股票重新包裝成美國存託憑證(American Depository Receipts,又稱美國預託證券),然後以美元計值,在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上進行交易。

憑藉美國存託憑證,美國的投資者可以間接投資中國公司的股票。這極容易使美國人在不知不覺中為這些中國公司提供資金。

第二,中共成功的游說使明晟MSCI新興市場指數和彭博全球綜合指數等全球投資指數納入了中國股票和債券。這將有效地迫使數千億美元的美國人退休儲蓄流入中國。

斯伯丁說,這非常令人不安。中國(共)沒有投資保障措施或會計準則,而這些是保護美國人儲蓄所必要的條件。這個資本可以直接或間接資助與美國乃至世界安全背道而馳的活動。而西方投資者去年在不經意間為建造中共航母提供了資金就是一個例子。

去年,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簡稱中船重工)建造了中國第一艘自製航空母艦。

中船重工是向中共海軍提供包括航空母艦導彈驅逐艦、導彈護衛艦、導彈快艇、兩棲艦艇和各種水中兵器、艦載武器與艦用電子設備等海軍裝備的公司。

該公司被MSCI納入其新興市場指數,從而能夠獲得美國資金。因為很多美國基金公司按照MSCI的指標自動配比投資,MSCI納入了中船重工,中船重工就能從中自動被分配到資金。

美國退休基金對中企注資引關注

中國公司通過在美國上市,可以吸取巨額的美國資金,進而利用這些資金,幫助中共在南中國海建造島嶼、幫助中共打造監控社會,還幫助中共生產國防產品。

美國退休基金對中國公司的投資引起美國政府和議員的關注。美國第一大公務員退休基金「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甚至聘請原中共外匯管理局官員孟宇擔任其首席投資總監。

CalPERS為加州公務員、退休人員及其家庭管理超過3,500億美元的養老金和健康醫療金。CalPERS對很多中共掌控的公司進行投資,引發美政府擔憂。

根據CalPERS的2017~2018年度投資報告,CalPERS投資了100多家中國公司,其中有的公司跟中共軍隊、網絡戰、侵犯人權企業或國防工業相關,還有一些公司被指責進行不道德的商業行為。

圖為CalPERS的2017~2018年度投資報告。(報告封面截圖)
圖為CalPERS的2017~2018年度投資報告。(報告封面截圖)

例如,CalPERS持有中共國企「中國交通建設公司」(CCCC)超過1,600萬股的股權。CCCC是中共「一帶一路」項目的最大承包商之一。斯伯丁和美國國會議員都曾表示,CCCC也幫助中共在南海爭議地區建立軍事島嶼。

根據CalPERS的2017~2018年度投資報告,該基金還持有中國航天國際控股有限公司(China Aerospace International Holding Ltd.)270多萬股股份,而該公司的母公司CASC(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是中共最大的太空領域承包商。中國航空科技集團公司旗下還包括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China Academy of Launch Vehicle Technology)、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China Academy of Space Technology)、中國長城工業公司(China Great Wall Industry Corp.)和中國衛通公司(China Satellite Communications)。

報告還顯示,其持有追蹤MSCI新興市場指數的基金份額。根據RWR諮詢集團的研究結果,該指數納入了AVIC(中國航空技術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簡稱中航國際)、海康威視、浙江大華和中船重工等公司。其中「中航國際」為中共空軍、海軍和火箭部門開發和生產各種飛機、無人機系統和機載武器。

CalPERS的首席投資官孟宇被指與中共有密切關係。

孟在2015年擔任中共外匯管理局副首席信息官。2018年,他到CalPERS擔任首席投資官。

中共外匯管理局是一個管理和監管中國外匯活動的最高國家機構,受中共嚴格控制,在該機構擔任高位的人需要經過嚴格安全檢查,以確保對中共的忠誠度。

2015年,孟決定離開美國CalPERS為中共外匯局工作時,許多中共官媒對此廣泛報道,因為這是一個激發「民族自豪感」的案例,2018年孟離開外匯局,再次回到美國CalPERS時,中共官媒又對他進行了讚美。至於為何對孟的離開表示讚賞,背後原因不得而知。

目前,CalPERS在孟的監督下做出投資決策,CalPERS已經持有了大量中國公司的股票,而僱用孟作為投資高官引發擔憂。

「與共產黨關係密切的人,當然會幫助中方進行投資,這必然會給CalPERS帶來風險。尤其我們正在重新平衡(美國)經濟,遠離中國(中共)。」斯伯丁說。

美國多數州都有類似加州的問題

華盛頓風險管理公司(RWR Advisory Group)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羅賓遜(Roger W. Robinson)說,不只是加州,美國「50個州中的大多數州都有類似加州的問題」。他呼籲美國對CalPERS與中國相關的投資進行更嚴格審查。

斯伯丁表示,現在存在的一個問題是,沒有對這些中國公司的系統性安全審查。結果,美國人可能會向那些受美國政府制裁而被禁止在美國做生意的中國公司投資。同樣,在我們的資本市場上也可能為以下類型的中國公司提供資金:正在建設和加強南中國海島嶼的公司;幫助中共打造一個監控國家、使在中國的信仰者和無數人受到迫害的公司;那些幫助中共製造航空母艦,潛艇和無數武器的公司。

斯伯丁認為,美國光靠執法還不足以應對一個國家級犯罪者(指中共政府),認識到中共政權的本質,揪出最終對違法行為負責的中國共產黨,然後針對犯罪者實施系統的懲罰,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當前貿易談判的目標。

斯伯丁呼籲,美國財政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紐約證券交易所必須與政府的國家安全機構協調,糾正這種資金濫用行為。

明年更多美退休基金恐流入中共手中 美參議員和退伍軍人強烈反對

美國智囊「安全政策中心」(CSP)在10月7日發佈一份新聞稿稱,許多美國人在不知不覺中資助了許多從事不利於美國國家安全和價值觀活動的中國公司,這一事實令人震驚。

近日,有6位具有影響力的退伍軍人聯名向聯邦退休儲蓄董事會(Federal Retirement Thrift Savings Board – FRTSB)表達他們的看法,反對後者嚴重的戰略失誤,並鼓勵更多人站出來。

這6位退伍軍人包括前美國國防部副情報次長威廉・博伊金(William G. Boykin)中將;前空軍助理副參謀長托馬斯・麥金納尼(Thomas McInerney)中將;前白宮戰略規劃高級主管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准將;前國會成員艾倫・韋斯特(Allen West)中校;駐韓美軍司令部情報、監察和偵查部前副主管達雷爾・史密斯(Darrell Smith)上校;美國太平洋海軍陸戰隊官員傑西・簡・達夫(Jessie Jane Duff)。

他們表示,至少有6萬億美元投資者的資金將通過MSCI全球國家指數(MSCI ACWI)、按照比例6%(不久將達7%)自動配送給中國公司的股票,這些公司都受中共的控制。

更糟糕的是,明年起,向中企輸入的資金可能會更多。美國聯邦退休儲蓄董事會2017年做出一項決定,到2020年中期,政府退休金中的國際基金將跟自動按照明晟MSCI全球世界指數的比重配置資產。6名退伍軍人指出,如果這事發生了,美國政府僱員(過去和現在,軍事和文職人員)的退休金會被投資到與中國共產黨有關聯的惡意企業。

「對於我們這些身穿軍服,自豪的為國家服務的人來說,我們的退休(基金)投資將幫助敵人威脅我們的戰友和我們所熱愛的國家,這尤其令人無法容忍。」他們說。

他們呼籲特朗普總統採取措施,防止美國的退休儲蓄計劃的資金流入中國,從而確保聯邦退休人員不會被用來為中共籌集資金。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兩名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和珍妮・沙欣(Jeanne Shaheen)今年8月曾向聯邦退休儲蓄董事會發了一封信函,要求其撤回2017年的投資決定。

兩位議員表示,這個決定,將使約500億美元的聯邦僱員退休金可能被拿去投資為中共效力的中企。「在這些企業中,有很多是參與中國政府軍事與間諜活動、侵犯人權和『中國製造2025』產業政策的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