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貿易戰本周極速升溫帶動下,中歐貿易矛盾也越加公開。歐盟首次提出改革世貿組織(WTO)的方案,並提出制裁補貼產業的國家行為;同時,一些歐洲國家已開始警惕中資併購敏感企業,以及推出政策抵制中共「一帶一路」計劃分化歐洲。

歐盟委員會呼籲WTO改革 對象是中共

歐盟委員會周二(9月18日)提出的WTO世貿組織改革方案,明確要求保障公平競爭,並建議對補貼本國特定產業的國家祭制裁措施;雖然方案沒有點名中國(中共),但外界理解主要對象是「中國製造2025」戰略。

歐盟委員會貿易專員馬爾姆斯特倫(Cecilia Malmstrom)周二在一份聲明中說,世界在變化,而世貿組織沒有跟著變;為此,歐盟委員會呼籲,現在到了改革世貿組織的時候,要讓WTO應對世界的新挑戰,才能符合WTO成員國的利益。

2017年12月,馬爾姆斯特倫就與美國貿易代表以及日本同行,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WTO會議期間進行三方會談,會談的一個核心目標是打擊「第三國」的不公平交易行為。這裏的第三國顯然就是中國(中共),馬爾姆斯特羅姆當時說了一句——「這已不是甚麼秘密」。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7月赴華與會期間,也直言不諱地告訴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他與特朗普以及美國貿易代表一樣,在對中國(中共)國家資本主義的擔憂上持相同看法。

擔憂知識產權被竊 限制中資併購敏感企業

在「竊取知識產權」的疑慮下,歐盟國家也紛紛限制中資併購本國敏感企業。路透社周三(19日)引述柏林消息人士稱,德國政府考慮設立基金幫助科技公司解困,以防止中企藉機收購、取得德國核心技術。

報道指,繼前年中國美的意外收購機械人公司庫卡(KUKA)以及今年稍早中國吉利收購戴姆勒(Daimler)9.7%股權之後,德國政府被中企併購德企的數量和速度感到震驚、才開始行動。

德國政府8月否決了中企併購德國機床製造商萊菲爾德金屬旋壓機製造公司(Leifeld Metal Spinning AG),同時延長審核外資併購案的期限以及降低審查門檻。

英國在7月也宣佈大幅收緊外企收購英企的監管行動,以國家安全為審核的重要考慮。

過去10年,中國有一半以上的海外投資集中在歐洲五大經濟體。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以及意大利政府都建議採取共同戰略,應對中企不斷向歐洲企業的收購攻勢。

抵制一帶一路 首提開發亞洲的外交政策計劃

中共倡議的「一帶一路」項目,一直被質疑是擴大在歐洲,特別是在東歐的政治經濟影響力的途徑,會動搖目前歐洲穩定的政經格局。

歐洲議會在12日通過《歐中關係》報告罕見指,中共正利用一帶一路作為外交手段,加強其在歐洲的影響力。

19日,歐盟委員會更提出開發亞洲基礎設施的外交政策計劃,希望通過該投資計劃改進亞洲地區運輸、能源和數字通訊基礎設施。該計劃的資金將主要來自私人機構,預計在2021年到2027年期間會吸引投資者投入3千億歐元。

儘管歐盟官員否認這與中共的一帶一路有關,但專家表示,該計劃很大程度上是對中共一帶一路做出的反應。

作為全球最大的貿易集團,歐盟的態度一直被認為是中美貿易戰的關鍵環節。中共也通過各次峰會向歐盟拋橄欖枝,但幾乎每次接觸都以失敗告終。

《中國時報》專欄作家劉屏告訴「美國之音」,歐盟和美國在價值觀和主流體系上是走得比較近的,雙方彼此對市場和經濟的認同程度也遠超中歐之間的所謂「共識」。此外,隨著美國逐漸覺醒,歐盟也更清楚地認識到他們受到的中共威脅。他總結說,「所以中共(之前)想聯歐抗美,離事實還差遠了些。」

還有一種看法是歐盟近期舉動是在履行歐美雙方之前達成的框架協議。7月底,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進行閉門會議後發表聯合聲明,指雙方將共同對抗「不公平貿易做法」,包括「被迫進行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竊取」和「生產過剩」的問題,以及對WTO進行改革。

美國關稅撬動歐洲公司 轉移在華產業鏈

外界認為,歐、美是世界排名第一和第三的經濟體,如果再加上日本,三者之間實現自由貿易或共同協作,是中共最害怕的。美國和歐盟有超過8.3億居民,雙方GDP佔全球GDP的一半以上,同時,美歐的對外貿易量也佔全球貿易量的一半以上。

外媒20日援引中國歐盟商會的報告稱,部份歐洲公司計劃把生產設施轉移到越南和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從而避免美國對在中國組裝和加工進口的關鍵部件和半成品加徵關稅。

調查顯示,在近200名受訪者中,有54%的認為,美中關稅戰將嚴重破壞全球供應鏈。

美國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8月初更是總結說,雖然美國和盟友之間也存在問題,但美國和盟友都跟中國(中共)存在共同的問題。這些問題包括:竊取知識產權、巨額政府補貼、扶持國有企業以及強迫在華外國企業技術轉讓。

中國歐盟商會副主席代開樂(Carlo Diego D'Andrea)也表示,如果中國能更加開放市場、推行更有效的經濟改革,並停止補貼強大的冠軍企業,才有可能避免這一緊張局面。

英國《金融時報》近日引述消息人士稱,北京在今年春季還以為特朗普的關稅威脅只是一個小路障,但現在它們知道那不是路障,而是一個「即使沒有特朗普,也不會消失」的問題。同時,它們也意識到它們與歐洲也存在同樣的貿易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