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設施就像一座城市的名片,一眼望去,能讓人感受到這座城市的軟硬件實力。當我們走在北京這座繁忙大都市街頭,無暇顧及「沒有車座、沒有腳蹬、甚至沒有鏈子」的小黃車、小藍車像破銅爛鐵一樣堆砌在馬路邊、地鐵口時,同樣車水馬龍、川流不息的東京城卻一直在彰顯著任何車輛都井然有序的「奇蹟」。

最近,有文章圖文並茂的報道,說日本東京的「單車停放設計隱形而且處於地下」。與中國在地面上鋪開式的停車不同,日本所用的是建在地下的「圓柱體」停車位。「每一個這樣的圓柱體能容納200—250輛單車」,其「控制系統會通過上下傳送,根據『就近原則』為車選好位置」。

對停放單車的人來說,也很方便。只要把車子送到地面上的某處自動門的門口,「門就會自動打開,把你的車子帶去地下」,「停車取車只需刷個卡,幾秒就搞定」,「如果不小心弄錯了,裝置也會智能判斷並自動校正,甚至還可以遠程診斷和維護」。有了這種安全、便捷、高效的停車場,人們「再也不用在茫茫車海中找車,再也不怕車子被偷」,而且「路面變得整潔,沒有亂停亂放的單車」。

能把小體積的單車處理的井井有條的日本東京,也同樣把笨重、佔地兒的汽車擺放的整整齊齊。該城市的停車位普遍採用的是雙層或多層立體式,也不乏會自動旋轉的「摩天輪式」。類似用在單車上的地下「隱形」車庫,也被很多商場、寫字樓用在汽車上。同時在地面,也有「交叉式停車位」可供車主們停車。

同樣一塊面積,東京能停下20輛、40輛甚至更多的車,而號稱要與東京媲美的北京卻只能停5輛。這到底是因為咱們智商有限、無法設計出這麼高科技的停車場,還是壓根兒就不願在「停車」這種生活細節處用心?然而,公共設施卻與每個人的日常生活都密切相關。既然如此重要,又為何會不用心呢?

這或許就得從那篇「我們不在一輛車上」的文章中去找尋答案了。該文章提到,「避免重慶巴士事件發生……可以找到很多方案」,「比如:司機區域增加防護設施;引進更科學的報站系統;甚至巴士內設計的更好看、更舒適、都會減少人們的焦慮」。

可見,與日本停車場的「逆天」設計相比,中國能在巴士上用到的方案顯然只是小兒科。但即使如此,「中國幾十年的巴士歷史,幾乎沒有改變」。而這其中的原因又與中國造不出日本的停車場如出一轍,那就是「有權決定這些事的人,根本就不坐巴士」,也無需騎車到地鐵站換地鐵、甚至不用勞煩自己來開車。

正如「決定油價的人,都坐專車,不會自己掏錢加油」、「決定醫藥費的人,都是公費醫療,不會自己掏錢治病」、「管疫苗的,不打國產疫苗」、「管奶粉的,不喝國產奶粉」……;中共極權治下,權貴們與老百姓「不在一輛車上,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日本有著很多關於城市建設的暖心、巧妙細節」,而在中國的公共設施中,卻很難發現「暖」和「巧」。不僅如此,整個中國大陸都很難讓人感受到「文明與人性化」,即使是繁華市井、一國之都,也缺乏最起碼的「智慧和良心」。

中共權貴們之所以敢對老百姓不講良心、甚至不講人性,正是因為它與打家劫舍的土匪一樣,是靠「槍桿子」,而非選票來奪取政權的。真正能當「人民公僕」的政客都是由上級領導挑三揀四選拔出來的,而不是民眾選舉出來的。不由老百姓說了算的政府又怎能「為人民服務?」更何況,中共向來認為「黨性高於人性」,它所打造的中共國即使人性全無,又有甚麼好奇怪的呢?

要問中共的「黨性」是甚麼,從它篡政之後,大搞謊言、暴力治國,就足以看出其「假、惡、暴」的本質。中共號稱自己打造了一個科技強國,但這個「厲害的國」卻解決不了滿地堆砌的共享單車和到處霸佔人行道的汽車的停放問題。有能力卻故意不解決,除了表明中共自私自利之外,還足以顯露出它對中國人居心叵測、用心不良。

為老百姓提供方便的公共設施不行,但把老百姓當成囚徒來進行監控的設施卻趕超世界一流水平。甚麼金盾工程、天網工程、雪亮工程,這些動輒上百億的工程有哪個不是用來對人民「維穩」的?從滿大街的錄像頭到「人臉識別」系統的普及,這些不斷升級的高科技,又有哪個不是用來剝奪老百姓的私隱與自由的?中共治下的中國,猶如一座巨大的監獄,這全是因獨裁暴政對高科技的濫用、惡用所致。

中國人常說,「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中共若沒有「槍桿子」,已表示願意「用腳投票」的中國人,想來不會把選票投給這樣的惡黨。這也正是中共謊言加暴力治國的關鍵原因所在。然而,畢竟沒有人希望永無止盡的生活在監獄之中,也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子孫後代繼續過著非人的生活。除了移民到民主、自由國家,給中國人留下的還有一個更有良心、更有智慧的選擇,那就是解體中共,讓中國社會恢復人性、重拾華夏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