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此前報道(〈內部文件顯示防疫重點維穩非救人〉)指出,中共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重點,是維穩而非救人。《大紀元》近期獲得的中共政府文件進一步揭示,中共如何假借防疫,來強化對民眾的監視和控制。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要求加強對農村的控制。(大紀元)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要求加強對農村的控制。(大紀元)

中共加強農村黨建 卻以嚴打宗教為目標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稱要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實際是加強對農村的控制;其中第一要務就是「加強農村黨組織建設」。

詭異的是,中共加強農村黨組織建設的首要任務,竟然是所謂的「嚴打」,包括嚴厲打擊黑惡勢力和宗教活動、宗族勢力等等。而且主管部門是由省委組織部和政法委牽頭,還包括公安廳、司法廳、省委統戰部、民族宗教委及農業農村廳等部門。

需要說明的是,中共經常將不符合共產黨「假、惡、暴」特性、或者不受其操控的宗教和信仰,誣衊為非法宗教、邪教並嚴厲打擊。例如中共殘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將民眾自發建立但不受其管控的基督教家庭教會、定性為非法宗教而予以打擊等等。然而依據國際公認的邪教或黑社會特徵,地球上最大的邪教和黑社會,恰恰是中共。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要求加強對農村的控制,嚴打宗教活動等等。(大紀元)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要求加強對農村的控制,嚴打宗教活動等等。(大紀元)

山東省委的文件揭示,中共加強對農村控制的主要任務,除了強化黨對農村的領導以及打擊宗教活動外,另外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強化對農村地區的監控,中共稱之為「推進鄉村法治建設」。

中共推進「鄉村法治建設」 內容是加強監控

不過,中共所謂的「鄉村法治建設」跟「農村黨建」一樣,都是掛羊頭賣狗肉。「鄉村法治建設」下設的第一要務,是推進「平安鄉村」和「雪亮工程」。而「平安鄉村」和「雪亮工程」是臭名昭著的中共監控系統「金盾工程」的最新升級版。

金盾工程是中共1998年起打造的互聯網監控系統,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子江綿恆主導。2005年起,中共在「金盾工程」基礎上,推出以影片監控為主的「天網工程」和「平安建設」。

中共在城市區域推廣的監控系統「平安城市」,是公安部牽頭建立、以「天網工程」為主體的綜合信息化管理監控網絡。十八大後,中共欲加強對全社會的監控,從2016年起推出「雪亮工程」和「平安鄉村」,將以影片監控為主的「平安建設」延伸到農村地區。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以推進鄉村法治建設為名,加強對農村地區的監控。(大紀元)
中共山東省委辦公廳2月17日下發文件,以推進鄉村法治建設為名,加強對農村地區的監控。(大紀元)

另外,中共近期加強建設「平安鄉村」的政治任務,除了要強化對鄉村民眾的監控外,打擊鄉村宗教活動也被列為重點。而且,這一任務不但由政法委牽頭,省委統戰部、網信辦(中共的網絡監控部門)、民族宗教委以及公安廳、司法廳等政法部門全都參與進來。

山東公文揭示 中共如何借「防疫」來強化監控

山東省轄下一些縣級政法委的文件,揭示出,中共是如何藉著「防疫」的名義,來強化對鄉村地區的監控。

例如山東省菏澤市鄆城縣司法局在文件中稱,「依託網格化社會治理機制」,「織密網格防控網,築牢抗擊疫情防線」。而鄆城縣委政法委在另外一份文件中透露了,政府是如何在防疫的名義下強化監控。

鄆城縣委政法委在一份內部文件中稱,自疫情防控警報拉響以來,鄆城縣充份利用雪亮工程平台,將「大數據+網格化」與社會綜合治理、疫情防控工作緊密結合,織起一張嚴密「天網」。

至於如何借防疫時機來強化監控、織起「天網」,鄆城縣政法委的經驗是,創新「影片監控+網格員」模式,以及趁機收編民間監控探頭。

鄆城縣政法委稱,鄆城縣目前約有1100名網格員,「各鄉鎮街區按照網格劃分,充份發揮網格員作用,利用雪亮工程影片監控系統,通過佈置在全縣重點部位的77個高空監控探頭和8000餘路高清影片監控探頭進行全天候影片巡查」, 創新「影片監控+網格員」模式。

山東省鄆城縣政府利用「雪亮工程」加強對農村地區的控制。(網絡截圖)
山東省鄆城縣政府利用「雪亮工程」加強對農村地區的控制。(網絡截圖)

鄆城縣政法委還披露說,「關鍵時期,打造『硬核』雪亮」、「適時啟動小區監控聯網應用提升工程」;說白了,就是藉著防疫的名義,將全縣55個小區的1360路自建監控探頭,也全部收編,接入了縣「雪亮工程」指揮平台。

菏澤市東明縣委政法委也在3月2日的「疫情防控工作開展情況」文件中稱,要「充份發揮『雪亮工程』平台實戰功能」。該文件披露說,東明縣「雪亮工程」共安裝監控探頭3918個。

東明縣政法委還在文件中要求網格員們「利用手機移動終端隨時隨地查看網格內路口監控」,這個指示透露出,「天網」和「雪亮工程」等影片監控系統的使用權限,已經被下放到最基層的監控人員手中。換言之,在中國大陸,從城市到鄉村,民眾的生活就像透明一樣,暴露在無數政府官員或監控者的視線下。

中共近年來在全國推廣的「網格化」管控模式,是其「特務治國」的極端舉措,實質上就是畫地為牢,將全國劃分為無數個監獄牢房式的單元網絡、即所謂的網格,設立專職或由公安、居委會等兼職的網格員,對網格內的一切情況、家家戶戶,事無鉅細,進行監控或處置。中共稱之為「群眾管群眾」。

據中共《法制日報》報道,全國有近450萬名網格員。中共利用這些網格員,編織出一個「群眾監控」的特務網絡,再配合天網工程、雪亮工程、平安城市、平安鄉村等監控系統,將中國大陸打造成一個沒有高牆的大監獄。

除了網格員、雪亮工程,無人機也被中共用於加強對民眾的控制。例如鄆城縣侯咽集鎮黨委稱,為了確保防控無盲點,政府及時購買無人機加入群防群控「戰隊」,利用無人機快速機動、遠程遙控的優勢,結合雪亮工程監控平台,實現了對社區全天候、全覆蓋、無死角的監控。

山東省鄆城縣利用無人機進行全方位、無死角的監控。(網絡截圖)
山東省鄆城縣利用無人機進行全方位、無死角的監控。(網絡截圖)

另外,鄆城縣政法委還披露說「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維護穩定」, 嚴厲打擊「編造散佈謠言、擾亂疫情防控公共秩序」的行為。菏澤市司法局也在防疫文件中要求員工,「嚴守工作秘密,絕不允許在微信群、QQ群、電話等傳播涉密信息和內部敏感信息,同時加大網上疫情輿情監測」。

2月19日,菏澤市司法局「關於進一步加強做好武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文件截圖。(大紀元)
2月19日,菏澤市司法局「關於進一步加強做好武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文件截圖。(大紀元)

然而,揭露真相的李文亮等吹哨人、成為中共打擊「編造散佈謠言」的對象,已經證明了,中共的「維穩」就是用民眾的生命健康為代價,來維持黨的暴政。#

附錄:山東政府內部文件顯示當局在疫情下如何加強監控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