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中共竊取中國政權的那一年,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出版了一部警世預言式的小說《1984》,小說描述了一個集權社會,那裏的獨裁政權「老大哥」為了維持暴政,對社會成員實行全方位的監控。

中共就被認為是現實版的「老大哥」,它依靠一幫技術公司做小弟,將奧威爾筆下噩夢般的監控,真實地籠罩在中國人頭上,並美其名曰「中國天網」、或「平安城市」。日前因孟晚舟案被國際聚焦的華為公司(Huawei),在老大哥的監控網絡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令人不安的中共「平安城市」

中共的所謂「平安城市」,是由中共公安部牽頭建立的特大型綜合信息化管理系統,主要組成部份是影片監控系統,也被稱為「天網工程」;不過,其目的並非中共宣稱的改善社會治安,而是「維穩」,即對中國民眾進行監控和打壓。

2017年9月,中共央視《輝煌中國》節目透露,中國已經建成世界上最大的影片監控網——「中國天網」,錄像頭超過2000萬個,並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進行監控。2017年11月,BBC記者約翰·蘇德沃斯在貴陽體驗了這項「天網工程」,在被手機拍下一張面部照片後,僅「潛逃」七分鐘,就被貴陽警方「抓獲」。

中共能打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天網」系統,除了無處不在的錄像頭外,人臉識別是關鍵。而擁有世界最頂尖人臉識別技術的依圖、商湯、曠視等中國科技公司,都通過與華為密切合作,深度參與中共「天網工程」。

例如2017年10月華為和商湯聯合發佈了「超高密人臉識別」一體化解決方案,當時華為IT副總裁邱隆稱「平安城市」是華為的重要市場,與商湯的合作能加強華為的解決方案。

中共「天網」的監控效果,在令世界震驚的同時,更令中國人心悸,因為現實證明了,中共「天網」更多的是將錄像頭瞄準普通民眾,而非犯罪疑犯。

例如2013年吉林長春市發生一宗殺害嬰兒案件,當局斥資數億興建的「天網工程」完全無用,引發輿論質疑。當時黨媒辯解稱,天網工程首要目的「本身就不是打擊普通刑事案件」,而是「維穩」,並列出中共政法委文件,聲稱「天網工程」的首要任務是用於打壓法輪功。

而在「天網」錄像頭最多的北京市,2016年人大碩士雷洋被公安「嫖娼死」事件中,事發地點的三個錄像頭全部「被壞掉」,更凸顯了中共「天網」不是用來守護民眾平安,而是用於監控、鎮壓民眾。

中共龐大的「平安城市」計劃,截至去年已在全國部署了逾1.7億個錄像頭;其中公安部門直接掌握的「天網」錄像頭有兩千萬個,其餘的社會資源錄像頭視中共需要、部份已被匯聚加入監控網絡;預計未來三年還將新安裝4億個錄像頭。從城市到鄉鎮、農村,億萬個錄像頭被冠以「天網工程」和「雪亮工程」之名,將中國大陸改造為一個大監獄。

華為參與「天網」監控中國人

華為,在中共「平安城市」計劃中,佔據著極為重要的地位,深度參與中共的影片監控系統「天網工程」和「雪亮工程」。

華為2014年專門發佈了《中國平安城市發展白皮書》,其中就提到「平安城市」 前身是1998年中共發起的「金盾工程」。

「金盾工程」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主導,中國電信(網絡)業長期被江澤民家族把持。金盾工程分兩期建設,1999~2002年是一期,2002年~2004年完成二期。2002年9月,中共「金盾工程」辦公室主任李潤森參觀華為研究所時,對華為參與「金盾工程」建設表示認可。

金盾工程建設期間,華為產品在全國各地的「金盾工程」項目中取得了很多實際應用。例如2000年12月,中共「金盾工程」的重點項目、公安部「政府上網」工程,核心設備就採用了華為的A8010 Refiner接入服務器。

中共剛搞完「金盾工程」,旋即又推出「天網工程」和「平安城市」。2005年中共政法委和綜治辦提出深入開展「平安建設」,其實就是在「金盾工程」的基礎上,加強對中國民眾的監控。2005年起,「平安城市」的建設在全國31 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全面展開。

2014年的華為《白皮書》稱,華為具有網絡設備國內第一的競爭優勢,致力於從網絡設備提供商「向平安城市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轉型」,表明了華為在中共「平安城市」計劃中的定位。

2014年華為《中國平安城市發展白皮書》截圖。
2014年華為《中國平安城市發展白皮書》截圖。

《白皮書》稱華為在中國「平安城市」硬件提供商市場上,佔據領先地位,提供了全面的「平安城市」產品和解決方案。《白皮書》還列舉了華為參與合肥、天津和長沙市建設「平安城市」的案例。

華為參與合肥「平安城市」建設。(網絡截圖)
華為參與合肥「平安城市」建設。(網絡截圖)

隨著華為技術升級,轉向物聯網、5G、雲計算等前沿領域,華為的「平安城市」產品也在同步更新,轉向影片雲、融合指揮中心等更為先進的監控方案。例如在BBC記者親身體驗中共「天網」的貴陽市,當地的「平安城市」就是採用了華為的OceanStor影片雲。華為網站還列舉了敦煌採用華為VCN影片雲建設「平安城市」的例子。

網站截圖為敦煌平安城市指揮中心。(網絡截圖)
網站截圖為敦煌平安城市指揮中心。(網絡截圖)

華為網站上的「平安城市解決方案」稱,華為的全景接入、影片雲、融合指揮中心、影片智能分析、移動警務等方案,能在各種場景下實現全面監控。華為網站列舉了上海嘉定區作為其「平安城市」建設雲時代的例子。

上海嘉定區建設「平安城市」。(網絡截圖)
上海嘉定區建設「平安城市」。(網絡截圖)

華為網站在深圳龍崗區的「成功案例」中稱,華為幫助龍崗區公安局建成全市首個分局雲數據中心,每天有上億條數據和超過4TB的圖片入庫,通過華為大數據平台實現了對車牌、人臉,wifi等數據的實時檢索和分析。華為的VCM影片監控系統操作指南(如圖)清楚說明了,華為產品是如何幫助中共公安實施監控。

(華為VCM影片監控系統操作指南)
(華為VCM影片監控系統操作指南)

簡言之,華為通過全面的監控產品和方案,幫助深圳龍崗區等中國各地的公安局,實現了對中國民眾幾乎無所不在的監控。

中共不但對城市中的居民布下監控「天網」,對鄉村居民也沒放過,在鄉鎮、農村推廣所謂的「雪亮工程」。

「雪亮工程」是天網工程的延展,同樣被中共冠以「平安鄉村」的名義,在農村搞實時視屏監控,將監控錄像頭的信號接到每家的電視機或手機上,讓每戶居民都參與監控。

「雪亮工程」2016 年在山東與四川部份城市開始試點,2017年在全國 29個省市展開,2018年進入建設高峰。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2018年6月在「雪亮工程」建設工作會上稱,雪亮工程2020年要基本實現「全域覆蓋、全網共享、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目標。

入選第一批雪亮工程項目示範城市的無錫市,其影片雲平台是由華為提供。2016年華為影片監控系統中標四川「雪亮工程」項目,在遂寧、內江、廣元、眉山等10個地市展開了雪亮工程項目建設。

華為助中共打造「新疆」集中營

中共近年來在新疆的高壓統治正激發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譴責。中共不但非法拘禁了數百萬民眾,還通過遍佈街頭的監控錄像頭和軍警,將新疆變成了一個集中營。中共在新疆打造出氣氛恐怖的「平安城市」,華為在其中出力甚多。
華為網站報道說,2016年8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與華為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且早在2011年華為就與新疆克拉瑪依市達成雲計算戰略合作,協助克拉瑪依市建設了公安影片等雲平台。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與華為公司戰略合作簽約(網絡截圖)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與華為公司戰略合作簽約(網絡截圖)

據中國信息產業網2014年報道,新疆電信大客戶部與平安城市項目組,選擇華為移動承載專網設備ATN905A產品,建設平安城市監控系統。報道稱新疆電信採用華為ATN905A系列設備,烏魯木齊市部份主幹道和重要商住區域已經完成平安城市專線網絡部署並投入使用。

華為參與建設新疆電信平安城市專線網絡(網絡截圖)
華為參與建設新疆電信平安城市專線網絡(網絡截圖)

2018年5月新疆自治區公安廳和華為簽署「平安新疆 智慧同行」戰略合作協議,新疆公安廳副廳長范立新稱華為為自治區公安廳提供了可靠的技術支持。

2018年5月華為與新疆公安廳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網絡截圖)
2018年5月華為與新疆公安廳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網絡截圖)

華為與中共公安的緊密關係

隨著華為在中共支持下向海外加速擴張,來自中共公安部門和監控系統的訂單收入,在華為總營收中佔比越來越低,但華為絲毫未放鬆與中共公安系統的緊密聯繫。

例如2018年3月22日,華為在青島舉辦中國生態夥伴大會2018公共安全峰會。

華為2018公共安全峰會。(網絡截圖)
華為2018公共安全峰會。(網絡截圖)

華為多位高管在大會上先後介紹了華為警務雲大數據解決方案、蘇州公安與華為共同打造「警務大腦」的實踐、華為與深圳交警的聯合創新等業績。華為多個合作夥伴分享了與華為合作支撐公安實踐的經驗。公安部第一研究所研究員蔣慶生則分享了公安無線寬帶通信網絡建設思路以及對警務智能化應用的展望。

華為的類似活動,加上華為為中共公安系統和監控網絡所提供的系列產品,都印證了華為不但將中共的「平安城市(鄉村)」當作重要市場,同時也在主動成為中共監控網絡的一部份。

根據華為網站信息,華為的產品和解決方案已應用於全國31個省和三百多個地市的公檢法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