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釋後的孟晚舟,雖然解除了羈押狀態,但腳踝上裝了GPS追蹤裝置,不論走到哪裏,一舉一動時刻都處在被監控之中。不過,這也怨不得別人,誰叫她涉疑犯罪了呢。

相比之下,貴州省仁懷市第十一中學的800多名學生沒一個是嫌疑犯,可他們的境遇竟然也跟孟晚舟差不多,不論走到哪裏,一舉一動時刻也都處在被監控之中。

你道這是為何?就因為他們最近齊刷刷的都穿上了簇新的「智能校服」。

所謂「智能校服」,就是一種植入晶片,再搭載指紋、指靜脈及人臉識別等系統的新型校服。它能精準、及時記錄學生的出勤和活動。只要穿上這套校服,學生進出校門的準確時間就會自動發送給學校老師和家長。當然,如果未經許可出校門,那也會啟動自動語音報警器,而且校服還會配合校門口的智能錄像頭一起使用。假如學生互換校服,警報也會響起。那如果有學生強行翹課,或者「失蹤」怎麼辦?別擔心,這套校服也能發送準確的具體位置,幫助學校和家長快速定位。

除了可全天侯追蹤學生的動態定位之外,這套校服還能全方位監控學生的的學習表現、甚至生理狀況、消費情況等。譬如一旦「偵測」到學生打瞌睡時它會自動響起警報;可建立「無現金校園」,學生通過智能校服、指紋、指靜脈,及人臉識別在校園內支付各種消費,家長也可通過手機查看子女在校的消費情況,並控制消費上限。

監控如此精準全面,要我說這哪是甚麼校服啊,分明就是變相的囚服。加強對學生的正常管理固然是應該的,但讓他們穿上這種校服去上學,簡直就是把學生當成了變相的囚犯,他們跟孟晚舟還有多少區別?又剩下多少自由和私隱可言?難怪有人譏諷說:「穿上智能校服,人人都成孟晚舟」!

據大陸官媒報道,目前已穿上「智能校服」的還不止是仁懷市第十一中學的800多名學生,貴州省 10多所中學也都開始使用「智能校服」。更可怕的是,官方早就有意大力推廣這款校服。早在2015年12月24日,北京市教委就在北京服裝學院設立了「北京市中小學校服研發中心」,聲稱北京市中小學生將有望穿上具有衛星定位與即時監護功能的新式「智能校服」。據悉,繼貴州省之後,如今河南、重慶、湖南、四川等省市也將陸續引入「智能校服」。

如果說,「智能校服」要監控的僅僅只是在校學生,那麼覆蓋整個中國的「天網工程」要監控的就是14億全體中國人了!

過去10年,中國是監控錄像頭增長最快的國家。根據諮詢公司 IHS Markit 2016 年的資料,中國在公共和私人領域(包括機場、火車站和街道)共裝有 1.76 億個監控錄像頭,在一線大城市已經可以實現監控錄像頭 100% 全覆蓋,而在美國只安裝了大約 5,000 萬個錄像頭。目前,中國的監控錄像頭市場還在增長,預計在3年內中國安裝錄像頭的數量會增加到 6.26 億個。中共《法制日報》今年2月報道,根據「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中國將基本實現「全域覆蓋、全網共用、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影片監控建設聯網應用。

最近,中共又被爆出除了「天網」系統之外,還有一個用於監控全體國民的「雪亮工程」。與「天網」不同,「雪亮工程」將權力延伸至一般民眾,過去只有警方才有許可權調閱監視器畫面,現在只要是獲得當地官方審核的「網格員」,便可以隨時隨地監看。除了立即通報火警、車禍等異常外,還能「一鍵報警」。

台灣《遠見》雜誌記者實地來到中國第一批「雪亮工程」的示範城市——浙江中部的衢州市,行人在斑馬線上闖紅燈,只要10秒,「違規」行為便會立刻回傳到公安單位,民眾走在路上的所有行為,都攤開在陌生人的手機。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說,廣東企業美電貝爾聲稱研發了「雪亮工程平台系統」,利用家庭電視機和智能手機推動影片監控入戶到人,實現人人可監視,處處可監看,時時可回應。可見,「雪亮工程」的驚人之處,就在於既能發揮「老大哥」式的全民監控效果,還讓所有民眾都當上了「眼睛雪亮」的「抓耙子」,個人隱私蕩然無存。

從「智能校服」到「天網工程」、「雪亮工程」,近十年來中共對民眾的全方位監控實現了名副其實的超常規發展,不但監控手段越來越多,而且觸角深入到了各個區域、群體,簡直可以說是無孔不入、無所不在。如今的中國,儼然已成為當今世界獨一無二的數字極權國家。這至少說明了以下3點:第一,儘管隨著形勢的變化,中共對民眾的監控有時緊有時鬆,但它要監控民眾的本性是絕對不會改變的,也不可能改變;第二,一旦自覺錢袋子鼓了,能耐大了,中共必定會不遺餘力的加強對民眾的監控,這充份說明它是當今世界民主自由和人權的頭號死敵;第三,不廢除一黨專政,高科技不但不會推動民主化,反而會淪為強化極權體制的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