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送中再現立法會日程?中共比任何時候都需要香港, 示威者面對的「話筒」暴力。那些「反送中」不能不說的秘密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周五(8月9日)警告,香港已經面臨很大的經濟海嘯,可能比2003年的SARS,還有2008年的金融風暴,都要嚴重。所需要恢復的時間更漫長。英美澳等多個國家已經對公民前往香港,發出旅遊警示,到港旅客下降,各行業都開始面臨生意下跌的問題。餐飲業從上個月到現在,業績同比下降19%,即使在衝突活動比較少的旅遊區,生意也下降12%。

林鄭月娥政府將香港經濟下跌的問題,全部歸結到示威者的抗議活動。在周五的記者會上,她轉達了港澳辦的意見,用以警告示威者,她說「香港情況若持續惡劣,中央政府不可能坐視不理」。

咱們先不談香港經濟面臨困境,到底由誰來負責。先來看中共和港府這一次又抬高音量,似乎要升級鎮壓行動,給人的感覺好像是中共隨時都有可能派兵進入香港。

其實,在示威者和分析人士看來,中共的軍警,早已經喬裝打扮成香港的警察,開始鎮壓示威者了。

中共輕易不敢毀香港 但軍警或已喬裝入境

署名「戈壁東」的作者在《大紀元》上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共軍警秘密接管了香港〉的文章。裏面提到,最近兩個月,香港街頭出現很多「作戰警察」,他們毫無顧忌衝入商場、地鐵,無差別攻擊人群,無論其是路人還是記者。而且很多人沒有委任證,還有影片拍到這些警察在用普通話交談,被香港議員查問時,他們閉口不言。作者得出的結論是,很顯然,這是中共從大陸派來武力接管香港的軍警。

而在香港示威者普遍使用的網絡論壇「連登討論區」,有人直接指出,中共不會名正言順地派出軍隊,而是暗地派他們充當香港警察。

這名在連登論壇的網友還呼籲香港示威者,不要停下來,因為現在是中共最脆弱的時候。

他貼出了一連串圖片為自己提供論據。

2019年上半年,中共各省的財政狀況中,只有上海有192.2億元的盈餘,其他所有省份全都是赤字。而在一張2018年各省稅收淨上繳額的排名中,只有廣東、上海等八個省或直轄市額度為正。而在國際上,中共正在遭遇自由世界國家的圍剿,特別是美國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共發起的關稅戰、貨幣戰,更令中共雪上加霜,面臨嚴重的經濟危機。而這時,中共更需要香港。

2009至2019年前四個月,香港對大陸的投資,佔全部外資投資比重的六成到七成,小小的香港市,就好像是中共的一顆大金蛋。作為中國唯一的國際資金窗口,中共權貴利用香港作為白手套獲取財富,當香港被搾乾了,中共也要行將就木。

特別在目前緊張的經濟形勢下,中共也許更需要具有獨立關稅區地位的香港為自己分擔風險,香港越亂,中共就越害怕。而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能不能保證,全在於美國是不是答應。如果中共把香港的法治玩殘了,香港就可能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中共無異於玩火自焚。

但是一旦抗爭勝利了,實現了普選,香港就可以永保法治,經濟會更加繁榮。但要實現這一點,就必須是香港本地人努力,加上國際社會的不斷施壓。這是一些香港示威者的思考。

《送中條例》再現?港人堅持訴求有因由

在外界看來,頑固的中共可能不會那麼輕易就讓步。中共現在的姿態,已經被國際媒體嘲笑。駐香港的意大利記者Ilaria Maria Sala,在《紐約時報》刊登文章〈香港危機暴露了中國政府的軟弱〉,作者在文章中說:世界上最強大的政府之一正在採取行動,好像如果它對民眾的要求做出任何讓步,它的根基就會遭到動搖。中共看上去如此脆弱,只有真正的威權政府會這樣。

我們回頭想想示威者的5大訴求:徹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撤回612暴動定性、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察暴力、釋放所有被捕示威者、落實雙普選。就這麼5個訴求。跟港獨是風馬牛不相及,並不是不能滿足的。政府完全可以做出一定讓步,來平息示威活動。

那有人說了,林鄭月娥不是說過嗎,《逃犯條例》修訂可以壽終正寢了。但是示威者認為,林鄭並沒有說正式撤回,意味著這次修例,隨時可以復活。

周五(8月9日)就有一份掃瞄文檔在香港的網絡上流傳,說的是香港政府撒謊,在7月31號的香港立法會議事日程上,還赫然寫著《逃犯條例》修訂一項事宜。這一文件目前還需要核實,但是呢,只要沒有正式徹底撤回,這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所以示威者在繼續抗爭,但是在中共的話筒裏,對這些背後的問題隻字不提,錯全是示威者的,對的全是黨中央。

比警棍催淚彈更可怕的是:中共的「話筒」暴力

其實啊,對示威者來說,中共「話筒」的言語暴力,比警察的警棍和催淚彈,還可怕。他們有這個話筒,可以說你是港獨,可以說你是暴徒,可以把香港的經濟問題全都推到示威者身上。

一、有了這個話筒,中共可以迴避核心問題,把提出問題的人變成「問題」

在香港這件事上,就是它讓所有人的視線,都去看示威者的不對,而不是自己哪裏不對。

我們可以看到,習慣民主與法治的香港人,97年主權移交後,發現自己對公共事務越來越沒有發言權,《逃犯條例》修訂甚至直接威脅到他們個人的人身安全,這一次反送中運動,可以說是他們心中長年積累怨氣的一次總爆發。

8月7號,關鍵評論網登了一篇文章,名字叫〈一個城市的起義〉。文章中,作者李敏剛用「爭一口氣」,來形容香港人的抗爭。他認為這次反送中,是喚醒了香港人「自2014年,乃至自1997年以來,種種的不被聆聽和被強行代表」的記憶。

文章說:「從2009年的高鐵,到2012年的國教,到2014年的政改,到2016年的DQ,到去年的明日大嶼,還有林林總總如醫療保險改革、強積金改革等等大大小小政策,由社會到民生,每一件事,沒有一次是政府有好好和民間對話,汲取哪怕是一點點的民意,都只是在政府高官和大資本家大地產商和權貴中間流轉,而他們說,這是代表了全民的意志和福祉。」

這一次反送中,香港人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們認為「沒有政府的變革,一切改變也是枉然」。

正是這一連串的不公平,才讓今天的香港人走上街頭。但是這些背後的巨大問題和民怨,在中共的話筒裏集體失蹤,我們聽到的,永遠是示威者的錯。

二、共產黨掌握著話筒,跪下,就給麵包,不跪,就是暴徒

在近期,我們確實也看到,一些示威者堵塞街道、投擲雨傘、鐳射光照射、砸玻璃、扔雞蛋等等暴力行為。美國媒體曾採訪一名在香港居住多年的西方人,他稱讚香港人是世界上最遵紀守法的。可是,是甚麼把香港人逼到了這一步呢?

反送中這件事,我們可以看到,從最開始的政府內部民主與建制派人士協商、到星星點點的街頭抗議,發展成100萬、200萬人的示威遊行,再到現在的遍地開花的「游擊戰」,警民衝突也不斷升級。

面對這些,中共和港府不是對港人訴求做出妥協,而是不斷升級暴力鎮壓和言論恐嚇。如果示威者被嚇著了,他們就成功了。但是讓他們也頭疼的是,香港人就是不撤退。

8月7號,香港示威者召開第二次民間記者會,除了批評警察製造「白色恐佈」,也否認了自己要搞甚麼「顏色革命」,或者背後有所謂「隱形大台」的指揮。他們還強調,民間要的,就是那5大訴求,如果不能被滿足,他們的行動不會停止。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再次拿起話筒,將香港面臨經濟困境的責任,全部推給示威者,作為堂堂大國的政府,自己毫無擔當,一切都是百姓的錯。

就這樣,中共就這麼舉著話筒,一步一步, 把世界上最遵紀守法的一群香港人,描繪成了他們口中的「暴徒」。

三、共產黨話筒宣傳,讓使用暴力順理成章

它要先把示威者說成是暴徒,把示威者的訴求變異成是要搞港獨。這時,香港特區的警察執法,就有了名正言順的輿論背書,也就可以正當的使用暴力了。

周五(8月9日),總部在美國紐約的新唐人電視台,轉發了一封示威者給大陸同胞的公開信,把中共當局不敢告訴老百姓的反送中事件整個的來龍去脈,都解釋了一下。

信中提到:香港人自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那一夜,從未與大陸同胞割離。想要割離我們的,從來只有在高處俯視我們的極權。所以你們在新聞、微信和大陸一切的資訊傳遞平台中,只會看到一群黑衣暴徒在破壞、看到一群黑衣暴徒毀壞國旗、一群黑衣暴徒攻擊警察。

卻不會看到,香港市民被警察在和平示威中刻意瞄準頭部射擊重傷致盲;不會看到穿上制服的警察,與攻擊市民的黑社會交頭接耳互相寒暄;不會看到我們的特首,對死諫的年輕生命逝去的冷漠;不會看到打著支持政府旗號的暴徒,可以四處隨意攻擊平民卻不會受到法律制裁;不會看到香港的年輕人,被黑社會斬斷手腳跟癱倒地上鮮血淋漓的一幕;不會看到代表國家的中聯辦官員,公然在聚會中煽動鄉紳黑社會攻擊平民的一幕。

這一切,都是這場抗爭活動的規模,越發不可收拾的真正原因。信的全文您可以在新唐人的網站上讀到。

在共產黨的話筒裏,這些聲音,您能聽到嗎?也正是中共的話筒屏蔽了所有真相,才發生了以上一系列讓人心痛的暴力事件。

好,感謝您收看今天的新聞拍案驚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