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居民持續大規模抗議下,港府特首15日宣佈暫緩修改《引渡條例》(又稱《逃犯條例》或《送中條例》)。港人向全世界展示了人民仍然擁有站出來對抗獨裁者的力量。

不論是香港「反送中」事件還是中美貿易戰,主要起因之一是對中共專制體系的不信任。本文探討香港「反送中」運動對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以及美國若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將會產生哪些效應。

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最大輸家:中共

彭博社專欄文章指出,在這場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中,最大輸家可能是中共領導層。中共黨魁看到了逾百萬人民在其所轄的領土內走上街頭,這不僅是在挑戰中共引以為傲的「中國模式」,更糟糕的是,人民的力量確實起到了作用。

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中國中心經濟學家喬治‧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認為,習近平並不樂見在月底出席G20峰會前遭遇社會動盪的局勢,因此暫時擱置修例是避開政治風暴的緩兵之計。

不過,馬格努斯說,對北京來說,這並不是個完美的策略,可能還是個「壞方法」,因為如此一來,「全世界其它國家的人們將在電視上看到,人民可以通過一己之力爭取法治,甚至對抗獨裁者。」他說。

香港居民與美國認清中共虛假面目

過去22年來,中共對香港步步進逼,限制港人自由,撕毀其「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香港居民在意識到《送中條例》的重大危機後,決定站出來對抗威權主義,爭取自由權利。

香港特區政府原本計劃趕在7月1日主權移交22周年前完成修法,特首林鄭月娥雖然迫於情勢暫緩修例,但是港人並不滿意這個結果,決定16日的抗議活動不變,持續抗爭到底,最終目標是:港府撤回條例以及特首下台。

對照中美貿易衝突,與香港居民訴求的重點是一致的。美國特朗普總統經常說,不能再容許中共掠奪美國的知識產權及工作機會。這場爭戰雖然表面上是貿易戰,但是現在正逐漸演變成意識形態的爭戰:民主對抗威權主義、市場機制對抗國家主導的經濟模式,以及言論自由對抗壓制。

香港人民用一己之力暫時取得了勝利,對特朗普政府來說,這是令人鼓舞的信息,也就是堅持信念要求中共結構改革是一條正確的路。

對中共領導層來說,現在是一個很糟糕的時刻。不論是香港還是美國,都無法再忍受中共專制體系。特朗普政府近期將華為及其全球68家關聯實體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並且一直在告訴盟友不要使用華為5G設備,以及質疑中共的專制體制。

更糟糕的是,月底在日本舉行的G20峰會前,香港大規模抗議活動是否可以平息,仍是未知數;在峰會期間,習近平如果拒絕與特朗普會面,中共將面對3,000億輸美商品被華盛頓加徵25%的關稅,以及更多的反制措施,包括海康威視等五家監控設備公司可能被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

香港「反送中」抗議 對貿易戰的影響

中共入世後不遵守國際規則及承諾,反而採取損人利己的產業政策,強制技術轉讓,竊取他國知識產權,以及大量補貼中企等不公貿易措施,令貿易對手國相當頭疼。特朗普總統上任後,決心採取不同以往的做法,對中國商品加課重稅,把北京逼上談判桌,要求中方進行結構改革。

美國兩黨議員大多數支持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強硬路線,並提出多項法案,計劃進一步限制中資和可危及國家安全的中國人進入美國,以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及國家安全。在香港人民站出來抗議港府執意修訂《引渡條例》後,美國國會議員將更加支持特朗普政府打擊中共。

對於中共違背「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在6月11日發表聲明指出,中共明目張膽地踐踏香港法治,藉以箝制異議並扼殺香港人的自由,《逃犯條例》的修訂危及美國與香港的堅固關係,如果它通過立法,那麼美國國會將別無選擇,必須重新評估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框架下是否擁有「充份自治」。

她還提到,《逃犯條例》將使中共綁架異見人士合法化,包括商人、書商等,而且危及居住在香港的85,000名美國人的安全。

美國部份參議員推出《美國-香港政策重估法》(US-Hong Kong Policy Reevaluation Act of 2019)草案,要求國務卿就中共如何利用香港規避美國法律,向美國國會提交報告,內容應包括北京使用正式或非正式手段引渡、強迫轉移包括美國公民在內的外國公民到中國大陸、通過香港躲避美國出口限制以及美國及國際制裁的情況。同時,這個提案還要求美國國務院提供參與違反美國法律的港府官員名單。

在國會議員的支持下,特朗普政府在與北京的談判中多了一項籌碼,如果中共及中國企業確有通過香港規避美國的出口管制或制裁規定,那麼除了制裁中企外,還可以取消美國在經貿方面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

香港今非昔比 恐將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

美國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下稱《香港政策法》)支持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承認香港是有別於中國大陸的「獨立關稅區」,賦予香港特殊經貿待遇。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多年來,美國政府早已注意到移交之後的香港已今非昔比,有些中國企業通過香港的空殼公司,進行避稅、規避制裁,違反出口管制等違法活動。美國國會的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nited State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簡稱USCC)2018年底發佈年度報告,批評北京政府干預香港的自主事務,提議美國商務部及其它部門針對分屬不同關稅區的香港及中國,檢討美國對香港出口軍民兩用科技產品的政策。

該報告雖然未提及要審視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但是引發香港各界的關注,擔心美國將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身份。

該報告說,香港是中國大陸對外貿易的重要轉口貿易地區,根據港府的統計,2017年,香港的轉口貿易,58%來自中國,54%輸出到中國。

根據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網站,2018年,美國對香港特區的貨品貿易享有311億美元的順差,出口額為375億美元,電機產品是最大宗的出口貨物,出口金額達110億美元,其次為貴重金屬及鑽石,出口金額為92億美元。而在各國管制的軍民兩用商品清單上,常見到電機產品。

美若修改《香港政策法》 對中共影響巨大

路透社6月14日引述一名美國高級官員的話說,特朗普政府是否修改《香港政策法》,「取決於中國(中共)的行為」,如果出現「爆發性事件」,例如香港警方被告知退居第二線,中共軍隊進入香港並對抗議者使用暴力,那麼美國「可能會制裁(中共)」。

如果美國不再把香港視為獨立關稅區,香港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將適用華盛頓對中國商品實施的關稅措施。那麼,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商品實施的25%懲罰性也同樣會適用於香港商品。這意味著中國企業再也無法繞道香港出口到美國,以規避懲罰性關稅。

另外,美國如果修改《香港政策法》,將衝擊香港金融城市的地位,使其失去獨特性。香港不再是避稅天堂,更多的香港富豪將把資金轉移到其它國家,各國也將視香港為中國大陸境內的一個普通城市。

美國如果不再視香港為一個獨立關稅區,雖然不至於會影響香港在世貿組織(WTO)的地位,但是美國的舉動極有可能影響其它WTO成員國對待香港的方式。

更重要的是,WTO規定成員必須在對外貿易關係和參與WTO事務上享有「完整的自治權」。這意味著,如果中共在經貿層面亦「干預」香港在WTO的立場,那麼香港可能會失去WTO個別關稅領域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