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們一直關注香港?因為香港正在發生的是民主和和專制、自由和暴政的激戰。香港的年輕一代冒著被毆打、被抓捕的危險,苦苦抵抗中共剝奪他們最後自由的惡法。後極權時代的中共籍著他們龐大的財力物力,在全世界範圍內向民主制度發起了攻擊,香港成了激戰前哨。

香港抗爭已經一個多月了。中共一開始就以「暴動」為名,使用催淚彈和布袋槍進行鎮壓。在國際社會壓力下又把責任推卸給港共林鄭。在香港的社會穩定上,中共始終表現出極不負責任的態度。特別是在民意被充份表達,事實已經證明中共中聯辦和港共林鄭集團犯下了違背民意的嚴重錯誤不得不收回「送中惡法」以後,中共還是不願意接受民意罷免林鄭、依法組織獨立調查和立即把原已承諾的「雙普選」提前實施。中共拒絕這些可以積極穩定香港的措施,卻充滿惡意地宣稱支持早已失去任何執政基礎的林鄭,並逼迫完全無能力解決香港問題的林鄭當局採取「有效」措施擺平香港,我們從中看出的是一幅粗暴橫蠻和毫無道德責任感的流氓嘴臉。

已經被香港民眾拋棄的林鄭建制派當局,在中共逼迫之下,唯一能做的就是使用暴力手段「警棍治港」。所以我們看到了,大批的手持警棍盾牌的警察再次出現在香港街頭;香港的警民衝突變得越來越激烈。警察衝進商場、威脅購物市民、扭斷抗議者手腕、攻擊市民頭部和眼部,以至於發生手指咬斷的流血事件。現場警察使用遮光膜遮擋臉部識別,甚至沒有執法證件,已經構成故意破壞法治。根據報道,在警察中間還出現了不懂得本地語言、事後扔棄假證件、沒有規範著裝的假警察,而這些來歷不明者居然混在香港警察中「執法」。這種警察違法的現象,實際上標誌了法治社會出現了嚴重扭曲。

當一個社會需要靠警察的暴力維持的時候,這個社會已經不再是法治社會,而是進入了威權社會。今日「警棍治港」已經成了香港政權的唯一手段,顯然中共的威權體制已經藉此落地。香港一百多年的法制社會就此將被終止。

其實這正是中共不斷尋求的目的。嚴格說來,「警棍治港」遠遠惡於「送中惡法」。「送中惡法」只是一個未來威脅,而「警棍治港」則是現實破壞。不服?我就打服你!甚麼法制也管不住。本地警察不敢?從匪區調入,就是要打服你。威權體制就此成立。對香港民眾而言,這才是最嚴重的暴政。

「警棍治港」之下,香港警民衝突必然加劇,更大的流血危機正在醞釀。如果中共特務再從中作惡,大規模民眾衝突也會引發,香港危在旦夕!為了避免大規模流血事件以及對香港的不可逆傷害出現,建議香港民眾立即採取措施:第一,認可「一國兩制」,直接向中共發起「緊急呼籲」,要求立即採取措施,制止「警棍治港」,提前實現「雙普選」,五大訴求可留與「雙普選」之後解決。第二,如果中共拒絕,那麼就是中共放棄了香港的治理權,民眾有權成立自治政府,自己實現雙普選。並呼籲國際社會支持和承認。建議如上,或做參考。

不管怎麼樣,絕不能讓威權制度借任何藉口在香港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