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等國日前發生了一些與香港社區反送中事件相關的衝突,讓輿論的焦點再次轉向中共對澳洲及其它西方世界的滲透與干預。專家表示,華裔社區的團結、曝光與發聲都可成為反外國勢力滲透的最有效方法。

7月24日,澳洲的昆士蘭大學香港留學生集會支持反送中,被大陸留學生包圍以至發生肢體衝突事件。次日,和平集會的學生被布里斯本中領館定義為「反華分裂勢力」。

7月29日,紐西蘭奧克蘭大學校園內,數名大陸留學生來到奧克蘭大學Foodcourt走廊的「連儂牆3.0」處,向正在進行維護「連儂牆」的一名香港女生發起挑釁。一名大陸男留學生用肘部撞擊香港女生,致該女生跌倒在地。

近期,加拿大卑詩省菲沙大學的本拿比校區,來自香港的留學生和支持者設立了一個連儂牆讓人們自由表達心聲 。結果,這個連儂牆建了幾次,就被破壞了幾次。目前,校方已介入調查。

一連串發生在自由社會中的事件,凸顯了衝突雙方的不同之處,一邊是尊重言論自由,和平表達訴求。一邊是橫蠻無理、粗暴干涉打壓。

衝突背後的「鬼影」 

調查發現,發生衝突的澳洲昆士蘭大學與紐西蘭奧克蘭大學都與中共漢辦下屬的孔子學院有深度合作。尤其是昆士蘭大學副校長Peter Hoj是中共漢辦長期的高級顧問,還曾於2015年受到漢辦的表彰。

發生衝突前的7月12日,昆士蘭大學舉行了授予中共駐布里斯本總領事徐傑語言和文化學院客座教授職務的儀式。儘管昆士蘭大學「明智地」低調處理此事,但中共布里斯本領館卻高調地加以宣傳。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周安瀾(Alex Joske)曾撰文表示,昆士蘭大學對中共漢辦的自我審查,以及副校長擔任中共漢辦顧問的事實已經非常令人擔憂。他認為,昆士蘭大學的現象凸顯了孔子學院未能根據《外國影響力透明度計劃法案》進行註冊。

澳洲媒體近日曝光了11份引進孔子學院的澳洲大學與中共統戰部下屬的漢辦之間的協議,發現這些大學在孔子學院教學上,對中共有不同程度的妥協。

政府消息人士披露,現在孔子學院是首批被審查目標,如果政府認定其本該註冊但卻未依法註冊,或將對其進行嚴懲。

民運人士張曉剛認為,中共布里斯本領事館對昆大事件的聲明是非常惡劣的一個現象。將其專制國家的那一套東西輸入至澳洲社會,實際是對澳洲的一種干預。

他表示,中共這麼多年來對澳洲的滲透非常嚴重,其中一部份就是對澳洲學術界的干預。香港學生在昆士蘭大學的孔子學院靜坐,也是因為孔子學院已成為中共的一個標誌了,它也是中共干預澳洲的一個工具。

「中共對留學生的控制也非常嚴,領館的教育參贊直接指揮和控制留學生的組織,學生會也有任務去監控其他留學生,包括舉報監視台灣、香港等地留學生的言行。大陸留學生及其一些學生會組織實際上成為了中共滲透干預澳洲學術界的一種工具。」他說。

情報機構異常忙碌 

澳洲情報機構ASIO的局長劉易斯(Duncan Lewis)日前描述了外國勢力「前所未有的」間諜活動。

劉易斯警告說,間諜威脅並沒有顯示出減弱的跡象,外國勢力的干涉,包括網絡攻擊和傳統的間諜手段——以及對澳洲政治體系不受歡迎的影響力——現在普遍存在。

「如今進行的調查數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我們很忙,非常非常忙碌。」 劉易斯說。

媒體、智囊、學術界及社區都可參與反滲透 

周安瀾認為,應對不正當外國干預行為的有效有利的方法是,將不可接受的行為曝光,破除外國勢力的干預機制,同時與受影響最嚴重的社區接觸。

媒體、智囊以及學術界都可以發揮重要作用,藉此提高對外國政治影響力討論的透明度。

除上述以外,社區中的一些個人和團體也能起到揭露中共影響力的作用。自媒體、社交媒體等可將掌握到的信息公開,或者直接報告給澳洲的情報機構。

周安瀾表示,「澳洲政府必須盡其所能,結束北京對當地中文新聞媒體以及更廣泛的華人社區施加的威懾。我們的政府應該利用外交和安全渠道,抵制北京對媒體施加的壓力,以及北京對華裔社區團體的接管。」

在他看來,華裔澳洲人並非沒有力量。「我們需要大聲疾呼。但同時,所有的澳洲人,無論種族背景如何,都應該團結起來,保護國家的主權和尊嚴。如果我們真的是一個寬容、自由的國家,那麼所有的澳洲人都應該支持華裔澳洲人的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