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本月9日數百人在布里斯本廣場集會聲援香港市民百萬人大遊行反送中條例修訂後,6月16日下午2時起,澳洲布里斯本香港留學生自發在昆士蘭大學校區The Great Court草坪靜坐並徵集簽名,繼續聲援香港6·16大遊行,要求香港政府永久撤回逃犯條例(又稱引渡條例和送中條例)修訂,並要求澳洲政府出面維護香港人權和新聞自由。

2019年6月16日下午2時起,布里斯本香港留學生自發在昆士蘭大學校區The Great Court草坪靜坐並徵集簽名,繼續聲援香港6·16大遊行。(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下午2時起,布里斯本香港留學生自發在昆士蘭大學校區The Great Court草坪靜坐並徵集簽名,繼續聲援香港6·16大遊行。(楊裔飛/大紀元)

下午1:50分左右,參與活動的人開始到達集會現場,多數穿黑衣。有些人帶著孩子全家參加集會。在布里斯本香港留學生已準備好白花散發給與會抗議人群,悼念15日在香港為反修例墜樓死亡的男子。

因為是學生們都是自發而來,沒有人發言,大家非常安靜地傳遞著徵簽本,簽署了自己的名字,要求香港政府永久撤回反逃犯條例修訂。

2019年6月16日下午2時起,布里斯本香港留學生自發在昆士蘭大學校區The Great Court草坪靜坐並徵集簽名,繼續聲援香港6·16大遊行。圖為Kenneth(左)和他的台灣朋友到場支持反逃犯條例修訂。(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下午2時起,布里斯本香港留學生自發在昆士蘭大學校區The Great Court草坪靜坐並徵集簽名,繼續聲援香港6·16大遊行。圖為Kenneth(左)和他的台灣朋友到場支持反逃犯條例修訂。(楊裔飛/大紀元)

Kenneth和他的台灣朋友到場支持反逃犯條例修訂。他們表示,香港政府以幫助台灣追索殺人犯為藉口修訂逃犯條例,其實是謊言,因為台灣有正常通道可以與香港政府洽談罪犯交接方式,而且台灣不接受香港的逃犯條例。他們今天來是要支持香港人對民主和自由的抗爭。

2019年6月16日下午2時起,布里斯本香港留學生自發在昆士蘭大學校區The Great Court草坪靜坐並徵集簽名,繼續聲援香港6·16大遊行。圖為布里斯本本地居民David 和Joan Pincus夫婦特地趕來現場支持。(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下午2時起,布里斯本香港留學生自發在昆士蘭大學校區The Great Court草坪靜坐並徵集簽名,繼續聲援香港6·16大遊行。圖為布里斯本本地居民David 和Joan Pincus夫婦特地趕來現場支持。(楊裔飛/大紀元)

布里斯本本地居民David 和Joan Pincus夫婦,住在昆士蘭大學附近,昨天在教會禮拜時了解到當天的集會,特地趕來支持。他們說:「中共以經濟利益讓西方社會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噤聲,在國內對人民撒謊、控制信息,所以中國的年輕人很大一部份不知道八九年天安門大屠殺、對信仰群體的迫害,所以他們想通過這種平和的方式,告訴更多的人中共不可信,希望中國的年輕人多了解真相。」

Joan還表示,中共用對新疆維吾爾人的迫害掩蓋它們對法輪功的迫害,「實在是令人傷心」,希望更多人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早日結束(這場迫害)。

昆士蘭大學三年級學生David今天特意來支持布里斯本香港留學生集會反送中活動,他說雖然有點害怕,但是香港103萬人上街遊行反送中,他感到非常鼓舞,希望自己也能為香港的民主和自由出一份力,希望更多的香港的企業和政府的官員能夠真正為香港的未來著想。他會繼續支持反送中,直到(香港政府)永久撤消反逃犯條例修訂。

下午兩點多,儘管電閃雷鳴,下起了瓢潑大雨,但是參加集會的人群依舊未散,他們從草地轉到草坪旁邊的大樓走廊裏,繼續進行平和的抗議。學生們和參與集會的人群一起高呼:「香港留學生反送中,布里斯本為香港集氣,不撤不散!」

6月17日下午留學生們會繼續在布里斯本市區以個人名義抗議香港逃犯條例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