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以來,澳洲各地大學出現支持香港反送中的「連儂牆」遭人蓄意破壞的事件。校方對這種破壞言論自由的行為表示譴責,並採取相應保護措施。而支持香港民眾抗爭的學生則表示,將「撕一貼十」,破壞行動不會讓他們沉默。

寫著支持香港自由民主、抨擊中共暴政的便利紙貼貼滿牆壁,這種讓香港人能自由表達政治意願的牆壁被稱為「連儂牆」。

在香港到處可見的「連儂牆」近期進入了澳洲的很多大學校園。香港學生們用「堅持」來回應破壞者的行為。

悉尼科技大學

周五(8月9日),在悉尼科技大學讀書的香港學生米歇爾(Michelle)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正和幾位同學做連儂牆。她說:「今天是悉尼科技大學第一次做連儂牆,已獲得校方批准,校方也派出保安看護連儂牆。」

被問及是否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時,她說:「我們都會怕,可是我們不站出來就沒有人站出來。」

米歇爾想對那些破壞連儂牆的人說:「你不尊重自己,但我們會尊重你,因為你也應該有言論自由的權利,我們不會阻止你要做的。」

悉尼大學

本周二(8月6日)下午,6名說普通話的留學生在悉尼大學東街(Eastern Avenue)毀壞了連儂牆。

2019年8月悉尼大學連儂牆前後對比。(圖片右邊是之前貼滿的連儂牆,左邊是被撕毀後的情況。)(圖:Honi Soit提供)
2019年8月悉尼大學連儂牆前後對比。(圖片右邊是之前貼滿的連儂牆,左邊是被撕毀後的情況。)(圖:Honi Soit提供)

Honi網站上的影片顯示,毀壞連儂牆的有5名女生、一名男生。其中一名女生用普通話說:「個子高的,有沒有個子高的扯一下。」 然後一名個子稍高的男生伸手一扯,牆上一大張貼滿便利紙貼的紙掉了下來。

悉尼大學對這種妨礙他人言論自由的行為表示譴責,並表示該校「強烈支持學生抗議和表達政治觀點的權利」。

香港留學生嚴祺(音譯,Yim Kee)對Honi網站說:「用便利紙貼譴責他們(中共)政府的行為讓這些大陸學生感到受威脅了,我可憐他們。他們已經來到一個有自由媒體的國家,為甚麼不利用這個機會從連儂牆上的評論中學習呢?」

昆士蘭大學

昆士蘭大學的校園也不太平。周一(8月5日)晚,該校連儂牆被4個蒙面人毀壞。校方被迫加強巡邏,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校方還表示,如果發現這些人中有該校學生,校方會採取行動。

昆大香港學生傑克(Jack)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上周五開始,他們在校園裏做連儂牆,到現在已經被破壞了四次了,我們去問學校要了影片,看到幾次都是不同人做的,周四晚是兩個男生和一個女生,學校保安讓他們出示學生證,他們是昆士蘭大學的學生,保安對他們做了記錄。破壞連儂牆的人通常在晚上12點、1點做的。」

2019年8月9日,香港學生在昆士蘭大學做的流動連儂牆。路過的人在了解信息。(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學生在昆士蘭大學做的流動連儂牆。路過的人在了解信息。(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學生在昆士蘭大學做的流動連儂牆。(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學生在昆士蘭大學做的流動連儂牆。(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學生在昆士蘭大學做流動連儂牆。(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8月9日,香港學生在昆士蘭大學做流動連儂牆。(楊裔飛/大紀元)

傑克表示,他們會跟進學校對這些破壞連儂牆的學生採取的一些措施。他介紹,周五(8月9日)上午11點香港學生在昆士蘭校園舉行了一個流動連儂牆的活動。

在該校連儂牆遭毀壞的第二天,支持香港民眾抗爭的學生再次將五顏六色的便利紙貼貼了上去,一張紙上寫著:「撕一貼十。」還有學生用毛筆寫了4個中文大字「痛心疾首」,旁邊再用英文書寫「你們永遠無法迫使我們沉默」。

塔斯馬尼亞大學和坎培拉大學

周二(8月6日)下午,塔斯馬尼亞大學也發生有學生試圖撕連儂牆的事件,學校員工出面制止。類似事件上周也有發生。

塔斯馬尼亞大學發言人對澳洲廣播公司說:「保護校園言論自由是很重要的,正如保護我們學生的安全一樣。」

位於坎培拉的澳洲國立大學想出一個折中的辦法,將一面牆分成兩半,支持者和反對者各佔一半,各貼各的紙條,避免衝突。該校此前還曾派保安看護連儂牆。

勿受煽動傷害同胞

定居悉尼的林斌博士表示,在各地大學屢遭破壞的連儂牆明顯是在破壞澳洲的言論自由,完全違背澳洲的價值觀。香港學生只是表達對反送中修例的意見,對香港社會的關心,並不是中領館口中的「鼓吹暴力」。

此前在香港從事教育工作的他,勸告那些從中國大陸來的學生「不要僅聽一面之詞,要從多一些的不同消息來源來了解香港發生的事情,因為很明顯,他們並不知道香港發生的問題。不要傷害自己的同胞,大家都不希望出現暴力,大家不要受到輿論或盲目的民族主義情緒的煽動。」

大陸學生難辨中國與中共

在中共洗腦教育下成長的一些大陸學生並不理解西方社會的言論自由,分不清中共政權與中國的區別。

民運人士張曉剛表示,澳洲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大家都可以批評澳洲政府,不會有人說你「反澳」。澳洲人還可以去其它國家批評澳洲政府,也不會被人說家醜不可外揚或「反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