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自6月港人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以來,世界各地建起連儂牆,聲援香港民眾。近日,多地發生中國留學生破壞連儂牆事件。陸媒更把香港學生污衊為「港獨」。

連儂牆(Lennon Wall)是香港人表達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園地,在香港有,在加拿大也有,在澳洲等世界各地都有。

7月24日,澳洲布里斯本部份香港留學生在昆士蘭大學舉行反香港送中條例的和平抗議活動,設置流動「連儂牆」。該活動遭到數百中國留學生的圍攻,從言詞污辱到身體攻擊。

據報,有香港留學生遭卡脖頸,被拳打腳踢。此後,中國留學生播放中國國歌,並大聲跟唱。現場中國留學生約有數百人,而香港留學生只有約70人。香港留學生一度被中國留學生包圍了近一小時。

7月29日下午,在紐西蘭奧克蘭大學校園內,多名中國留學生挑釁守護校園「連儂牆」的香港籍女生,該女生被衝撞後倒地。

對以上兩宗中國留學生破壞「連儂牆」事件,中共駐布裏斯班總領館官網7月25日發表聲明表態,稱此舉是針對「別有用心的人在澳洲昆士蘭大學進行反華分裂活動」;而中共奧克蘭總領館7月31日的發言直接稱,奧大學校園內的連儂牆是「有關『香港獨立』等內容的海報」,「讚賞中國留學生自發的愛國愛港言行」。

與此同時,陸媒也大肆宣傳紐西蘭大學有人貼「港獨」海報。而據現場影片和現場照片,女生一再表明,「那些宣傳單都是最近關於香港的國際新聞」。

紐西蘭的Freeman Yu先生向大紀元記者確認,中國留學生破壞連儂牆好幾次了,發生衝突是第三次。第一次他們拆毀了連儂牆,後來兩次他們在連儂牆上張貼各種「表情包」,把原來的內容覆蓋。

中國留學生用各種「表情包」蓋住連儂牆。(受訪者提供)
中國留學生用各種「表情包」蓋住連儂牆。(受訪者提供)

這些留學生還把破壞連儂牆的過程錄像並上傳到臉書上,該影片顯示參與事件的學生至少4人。

Freeman Yu認為,大陸留學生在國內被洗腦很嚴重,使他們非常容易成為中共煽動的工具。事件有可能是黨化教育仇恨教育的結果,也有可能是這些學生有投機心理,因為這種行為在領事館在國內都會受到鼓勵和表揚,甚至會有各種形式的獎勵。

「但那種幾百人的,肯定是有組織的,學生會是受領事館控制的。中共的統戰條例裏面明確寫了海外留學生是統戰工作的對象。」他說。

Freeman Yu介紹,紐西蘭被中共滲透得非常厲害。因為紐西蘭國家小,國際貿易順差嚴重依賴中國。好多議員都跟中國的公司有生意往來,或者被腐蝕。

他舉例說,紐西蘭大學教授安妮‧瑪麗‧佈雷迪(Anne-Marie Brady)因撰寫中國外資影響力的文章被持續的騷擾威脅,政府都不敢說話。在紐西蘭開會,如果討論中國影響力等問題,全場會議都不敢說中國兩個字,只用代碼ABC代替。

最近的一次,奧克蘭理工大學取消之前預定的六四30周年的教室,現在被曝是中共領事館副領事施壓的結果。

7月31日,澳洲公民吳樂寶也在推特上貼出一組照片,他們在坎培拉製作Lennon Wall的過程中,兩名中國留學全程站立,阻止他們黏貼。其中一名學生不斷對在場同學說 「call me dady」。

Freeman Yu認為,西方國家接受中國留學生將會面臨越來越大的困擾,因為中國留學生越來越有攻擊性,也不太理解西方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西方國家對於來自獨裁國家的留學生,應該進行常識教育,避免他們侵犯本地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製造衝突。

中共宣傳港獨運動 防止和平抗爭蔓延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五獨」(港獨、台獨、疆獨、藏獨、蒙獨)的宣傳由來已久,這是它們一貫的做法,對他們不同意見的人進行妖魔化。以前中共是在國內窩裏鬥,鬥自己人,關起門來鬥;後來中共兜裏有錢了,就是把這種野蠻行為推廣到海外去。

「現在(破壞連儂牆)這些表現只是這裏頭的一項,也是非常機會主義的行為。在昆士蘭那邊,相對而言反對共產黨的聲音相當少,在紐西蘭那邊比較薄弱,它就可以這樣做。在墨爾本、悉尼這邊有民運等很大的反對力量,他們根本就不敢。」他說。

馮崇義指出,香港對中共而言是非常棘手的事情。因為香港是一個國際都會,它不能像北京這樣去鎮壓,所以它現在就採取這樣一個方式,把它妖魔化。把整個運動宣傳成是一個激進的港獨運動,製造藉口把香港的警方的打壓合理化或者合法化。另外,把中國國內的民主主義激發起來,就是阻止香港的和平運動向國內延申。

他表示,香港是相當發達的公民社會,新聞自由,結社自由,和平抗爭是司空見慣的一個權利,這種公民權的行使是融入他們血液裏頭的,而且受嚴密的法律保護。但是,換了中共的制度,這就是一個犯上作亂、叛黨叛國行為。它是完全不同的一個價值體系,有很大的不可兼容性,有深層次的衝突。

「港人以前能忍就忍。香港人本來以前不是很政治化的一些人,都是屬於一些經濟難民去那邊謀生的,其實都是想逃避中國國內的政治糾紛、階級鬥爭才逃到香港去的,現在他們做這種反抗屬於忍無可忍。」他說,「(中共)它是掩蓋這個現實,香港人爭取自己的政治改革,爭取人權,維護法治秩序,這些信息它(中共)要切斷的。」

中共教育混淆黨和國的概念

馮崇義說,而在國際上,中共也是採取同樣的宣傳口徑,製造事端。中共的統戰戰略是相當狡猾、細緻的。投入的人力、物力也非常大。

他說,「學生會跟當地的領事館聯繫很密切,但是這樣的指令或背後的操控,他們不會留下痕跡。另外,這些學生從小受的教育,真的認為黨就是國家,國家就是民族、就是中國人,他們把這個捆綁在一塊。所以一批評政府、這個黨,他們就認為在攻擊中國人,在當叛徒、不愛國。這種民族主義在前面的二三十年內已經代替共產主義作為共產黨專制政權的意識形態。」

「還有第三種可能,現在這些留學生本身大部份學完之後還要回中國就業,從小這些人就是當學生會主席、學生幹部過來的,從小形成的模式就是要逮住任何機會,就是通常所形容的『愛國賊』,為了自己的利益,去做愛國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