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7月31日),中美最新一輪貿易會談在上海結束。雙方沒有顯示取得突破性進展的跡象。《華爾街日報》稱,本周談判進展緩慢,部份原因是北京採取「拖延」戰術。

中共認為,拖延可能會產生更有利的協議。但三大原因表明,中共的拖延戰術恐誤判。

對於近3個月來的首次中美貿易高層會談面對面談判,談判只歷時四個小時,時間之短引發不少猜測。

《華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話稱,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帶領美國團隊此次前往上海,希望中方將會承諾購買一定數量的美國農產品。

白宮在發佈的聲明中表示,中方確認他們對增加採購美國農產品出口的承諾,但沒有提供細節。

中共商務部在周三晚些時候稱,此次談判討論了中方根據國內需求增加採購美國農產品的問題,美方將為採購創造良好條件。

雖然中美雙方各自發表了聲明,但聲明內容並未讓外界看到此次談判取得突破進展。美國財政部長姆欽在前些輪的談判結束後都會發推文,簡短說明進展情況。但這次上海談判,他的推特上仍未出現任何相關內容。

談判進展緩慢 中共使用「拖延」戰術

《華日》指出,據中國專家和其他熟知貿易會談的知情人士透露,雖然北京希望表現出願意進行談判的姿態,但其越發相信,可以通過不匆忙做出讓步來獲取更好的條款。

圖為7月31日萊特希澤和姆欽與劉鶴交談。(NG HAN GUAN/AFP/Getty Images)
圖為7月31日萊特希澤和姆欽與劉鶴交談。(NG HAN GUAN/AFP/Getty Images)

這些專家和知情人士表示,儘管長達一年的貿易爭端中,美方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實施的懲罰性關稅,加劇了中國經濟增長的放緩,但中共政策層認為,中國經濟正在觸底反彈。與此同時,他們認為,由於中共對美的報復性關稅在美國大選前夕可觸痛美國農民和消費者,因此拖延談判可能會令特朗普總統頭疼。

「中國(中共)可以放輕鬆,耐心等待。」《華日》引述中共商務部的智囊研究員梅新宇(Mei Xinyu,音譯)的話說。

實際上,針對中共的拖延戰術,美方早已看透。特朗普總統此前多次提出相關警告。就在周二美國貿易代表團抵達上海後,特朗普還連發推文暗示中共,美國已經非常了解其拖延伎倆,而使用這種戰術只會令結果變得更糟。他直言,中共可能正在等待明年的選舉結果,以期民主黨人可以當選,「那時候他們就可以(跟民主黨)簽訂對他們有利的協議,就像過去30年一樣,繼續佔美國的便宜!」

「甚至佔比以前更大更多的便宜。然而,他們拖延的後果是,如果我贏了,他們到時候會得到比現在更嚴厲的協議,或者根本沒有協議。所有的牌都在我們手上,這是過去的美國領導者從未有過的!」特朗普表示。

特朗普還警告說,中共希望他敗選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

貿易戰促使供應鏈轉移 中國失業人數增加

《華日》稱,中共目前選擇拖延戰術與北京去年對貿易談判的態度有很大區別,當時中國經濟急劇放緩使中共高層感到不安,迫使他們進入談判桌。據知情人士透露,最近幾個月,應中共政府的要求,經濟學家和其他分析師一直在各省進行巡視,研究數據,以評估國內經濟是否能夠抵禦美國懲罰性關稅的長期影響。目前他們正在研究的一個問題,是美國公司將供應鏈從中國轉移出去的潛在影響。

就業是中共領導層的首要任務,在中國大陸的工廠為應對國內經濟放緩、全球需求下降和美國懲罰性關稅而大量裁員。根據證券公司中金公司(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的估計,自去年7月以來,約有500萬中國工人失去了工作崗位,其中有多達190萬人因關稅而失業。該報告的數據沒有涵蓋今年5月美國對2,000億中國商品提高關稅(從10%提高至25%)之後的數據。這表明,從去年7月到現在,實際失業人數可能會更多。

特朗普周二重申,中國最近的經濟增長數據是27年來最糟糕的一次。他說:「由於關稅,它們(中共)度過了糟糕的一年。很多公司都搬離了中國。你以前從未見過這個(情況)。」

採取拖延戰術 中共恐打錯算盤

根據近期的分析,中共拖延戰術恐誤判的原因主要可歸為三大點。第一,美國國會兩黨在對華強硬立場上罕見一致,因此,中共對民主黨寄予期望意義不大。第二,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中沒有一人表示,當選後會立即放棄特朗普的關稅舉措。第三,美國農民是特朗普的忠實粉絲,中共通過報復性關稅企圖動搖農民對特朗普的支持,這一伎倆恐泡湯。

以下分別對這三大原因詳細闡述。

國會兩黨一致對中共持強硬立場

美國前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丹尼爾・羅素此前表示,中共當局企圖算計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如何使其在貿易戰中受益,此舉恐是誤判。

他指出,美國兩黨皆同意,美國應該要求中共採取行動,制止知識產權盜竊、對國有企業進行政府補貼和限制美國公司的市場准入。

《紐時》也報道,對中共強硬政策已成為美國共和、民主兩黨共識,不管誰入主白宮都會採取同樣路線。

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理斯・舒默(Charles Schumer)雖然在很多事情上反對特朗普,但卻一向支持特朗普的對華關稅政策。實際上在美國去年啟動關稅之前,舒默曾敦促特朗普這麼做。他在一次接受媒體採訪中表示,特朗普對華徵稅是對的,因為中共對美國行事不公平。「中共完全在佔美國的便宜。他們使用網絡間諜方式盜竊我們的知識產權。」

圖為美國國會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MANDEL NGAN/AFP)
圖為美國國會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MANDEL NGAN/AFP)

「他們不僅僅盜竊我們的知識產權,而且將我們的公司排除在外,還說,你們可以在中國出售你們美國產品的唯一辦法……是把技術和知識產權交給我們。」

7月16日,美國參眾兩院兩黨議員提出一項法案,旨在把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寫入法律,從而對華為保持嚴格限制。該法案規定,在沒有參眾兩院的批准下,禁止把華為從商務部的貿易黑名單上除名,同時允許國會拒絕給與華為有業務往來的美國公司豁免權。

民主黨籍參議員克里斯・范荷倫(Chris Van Hollen)表示,解決美國所面臨的來自中國電信公司的國家安全威脅,最佳方法就是「劃清界限」。通過禁止美國公司與華為開展業務,「我們最終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息,即我們認真對待這一威脅」。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沒有立即放棄關稅的想法

中美上海談判前,美國網絡媒體Axios7月29日發表文章說,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中沒有一人表示,如果當選總統,他們會立即放棄特朗普對華的關稅舉措。

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前幕僚長、2012年大選期間前副總統拜登的副幕僚長斯科特・穆豪澤斯(Scott Mulhauser)說:「任何不表達對中國(中共)強硬態度的民主黨人,都會在比賽開始之前陷入困境。」

他補充說,關稅是對中共採取強硬措施的一個解決方案,並指出如何通過關稅回饋美國人,並利用這一舉措讓兩國貿易平衡,要求中方讓步。穆豪澤斯表示,關稅不僅僅是在貿易領域,也擴及其它方面。

CNBC財經名嘴吉姆・克萊默(Jim Cramer)在7月30日警告中共,最好趕緊在2020年大選前與特朗普達成協議,不要誤認為,若2020年大選換成民主黨總統條件會更寬鬆。

他以民主黨主要總統候選人、參議員伊莉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為例表示,中方最好對沃倫參議員保持頭腦清醒。假設她當選,對中方將會更加強硬。

沃倫近日曾發佈了一份名為「經濟愛國主義」議程,並概述了對她應對中共的辦法。她此前批評與中國的「接觸政策」。

沃倫指責中共糟糕的環保以及多年來的匯率操縱。

BBC指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與沃倫雖然與特朗普在眾多議題上針鋒相對,唯獨在對華貿易上,三人立場幾乎如出一轍。兩人皆支持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我認為關稅是重組我們貿易政策的一部份」,沃倫最近受訪時說,在必要時動用貿易關稅,有助於捍衛美國工人的權益。

美國農民:寧可承受短期痛苦 也要換來長期利益

美國農民是特朗普總統的巨大支持者,也是遭到中共報復性關稅打擊最嚴厲的群體之一。但CNN今年初的一項採訪調查顯示,很多美國農民表示,他們寧願承受短期痛苦,也要換來長期利益。

美國大豆是受中共報復性關稅影響的主要農產品之一。圖為示意圖。(Getty Images)
美國大豆是受中共報復性關稅影響的主要農產品之一。圖為示意圖。(Getty Images)

據CNN報道,豆農戴夫・沃爾頓(Dave Walton)沒有指責特朗普的政策,他堅定地說,「雖然人們有點越發感到擔憂,但我認為,我們會讓事情發揮作用的。」

沃爾頓表示,與中國的貿易是需要解決的問題。它們(中共)已經做了損害知識產權的事情,不只是iPhone和iPad,它們也在盜竊愛荷華州的基因改造種子。

為了給中共一個教訓,沃爾頓說,他願意承受短期痛苦,以便換取長期收益。他認為,如果甚麼都不做,再過幾年,美國農民就會開始變得難以維持業務。

受訪者布賴恩・沃肯(Brian Wolken)說:「很多農民都是特朗普的忠實粉絲」,「直到他卸任,我不認為你會聽到他們(農民)會說任何有關他(特朗普)的壞話,他們只會說,『從長遠看來,這將對我們有利』。」

特朗普在7月26日表示,他並不介意中共拖延。因為美國正在徵收大量來自中國的關稅。「我們正在接受價值數百億美元的關稅。農民們很高興,因為我給了他們160億美元(的補助)。」#